為何導師認為「共下士法」以「念死」為入道要門似有所偏?

正如導師於《成佛之道》序p.4所說:以二乘法為本的傾向,宗喀巴大師也不能免,所以他說的共下士法,把「念死」作為入道的要門。其實,不念死,未嘗不能熏修人天善業。這樣的下士道,雖順於厭離的二乘,但不一定順於悲濟的大乘道。對於這,(太)虛大師深入佛乘,獨具隻眼,揭示了如來出世的真實意趣 ──教導人類,由人生而直趣佛道。所以著重熏修十善正行,不廢世間資生事業,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而不以厭離(如念死)為初學的法門。

《大智度論》說明有了大悲心與空性見,那學習一切法都是菩薩法。因為《大品般若》、《大智度論》說菩薩要遍學一切法門,連二乘的三解脫門(涅槃門)也要修學,但不急著證入涅槃。不過,一般人初學者還未具足大悲心與空性見,開始就以「念死」為入門,容易順於厭離的二乘,但不一定順於悲濟的大乘道。所以太虛大師與導師在這一點上,與宗喀巴大師看法不同。

Taxonomy upgrade extr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