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定中作觀」?還是「出定作觀」?

這問題可能沒那麼容易作結論,南傳的說法比較統一,北傳或大乘的三昧是可以「定中作觀」,雖名為三昧而內容是智慧,可能是學派不同的說法,我們可以再多搜集資料來確定。

導師雖曾說以定的餘勢修觀,但很多著作中都還是說「定中作觀」,有人請教導師這問題,導師還是說「定中作觀」,這可能是學派間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