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解脫、俱解脫、心解脫的分別

  1. 關於「俱解脫」之定義,如依據說一切有部之講法:「得滅盡定的阿羅漢」才是「俱解脫」;若得「未到定」的阿羅漢,是「全分慧解脫阿羅漢」,得「初禪乃至非想非非想定」的阿羅漢,則是「少分慧解脫阿羅漢」。參見釋厚觀編《成佛之道》講義第四章p.111-p.113。
  2. 《成佛之道》p.240:俱解脫阿羅漢,不消說是能得「六通及三明」功德的。其他的阿羅漢,凡能得四根本禪的,都能修發三明、六通。
    阿羅漢與六通:
    1. 全分慧解脫阿羅漢(未到定):具漏盡通但無前五通。(如《雜阿含經》卷14(347經)〈須深經〉所說,大正2,96b-98a)
    2. 少分慧解脫阿羅漢(四禪八定):具根本禪者,可修發三明、六通。
    3. 俱解脫阿羅漢(滅盡定):一定具備三明、六通。
    ※三明阿羅漢:
    1. 或是具根本禪的慧解脫(《雜阿含經》卷45(1212經),大正2,330a-c)
    2. 或是具滅盡定的俱解脫(《大毘婆沙論》卷143,大正27,734b-c)
    參見:
    1. 《發智論》卷9大正26,966a:
      慧解脫無願三摩地現在前時……他心智(現在前)。
    2. 《大毘婆沙論》卷109大正27,564 b5-15):

      問:此中數說慧解脫者起他心智,此起必依根本靜慮,若慧解脫亦能現起根本靜慮,豈不違害蘇尸 摩經。彼經中說:慧解脫者,不能現起根本靜慮?
      答:慧解脫有二種,一是少分,二大全分。少分慧解脫於四靜慮能起一二三;全分慧解脫於四靜慮皆不能起。此論中說少分慧解脫,故能起他心智。
      蘇尸摩經說全分慧解脫,彼於四靜慮皆不能益。
      如是二說俱為善通,由此少分慧解脫者,乃至能起有頂等至但不得滅定。若得滅定名俱解脫。

  3. 「心解脫」之種類舟橋一哉教授「阿含中解脫思想之展開---心解脫與慧解脫」一章中提到幾種「心解脫」之用法,收於《原始佛教思想之研究》(法藏館,昭和58年1月第7刷)p.204-p.228,略述大意如下:
    1. 心解脫:表示「心」離開束縛得到解脫,不是「身」得解脫。所以此「心解脫」是指「心的解脫」。
    2. 心解脫即是慧解脫:「心」之所能得到解脫,主要是依著「智慧」才能得解脫,所以此「心解脫」即是「慧解脫」。
    3. 離貪欲,得「心解脫」;離無明,得「慧解脫」。如《雜阿含經》卷26(710經)(CBETA, T02, no. 99, p. 190, b9-20)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聖弟子清淨信心,專精聽法者,能斷五法,修習七法,令其滿足。何等為五?謂貪欲蓋、瞋恚、睡眠、掉悔、疑,此蓋則斷。何等七法?謂念覺支,擇法、精進、猗、喜、定、捨覺支,此七法修習滿足。淨信者謂心解脫,智者謂慧解脫。貪欲染心者,不得、不樂;無明染心者,慧不清淨。是故比丘離貪欲者,心解脫;離無明者,慧解脫。若彼比丘離貪欲,心解脫,得身作證;離無明,慧解脫。是名比丘斷愛縛、結,慢無間等,究竟苦邊」。(《雜阿含經論會編(中)》p.333)

      從「淨信者謂心解脫,智者謂慧解脫」文句看來,此處「智的慧解脫」似乎比「淨信的心解脫」來得高一些。

    4. 「心解脫」與「定」之關連:「心增上學」即是「定增上學」,所以有些經典也將「心解脫」與「禪定」拉上關係。
    5. 「俱解脫」:表示「慧解脫」之外,也沒有「禪定的障礙」(定也解脫=心解脫)。
    6. 其他還有種種的「心解脫」,其中有的是「心三昧」的不同翻譯,不一定是聖者的解脫,如下文所說:「無所有心解脫,是四無色中的無所有處定」,這只是「禪定而已」,還不是真正的解脫。
      1. (《空之探究》p.7):
        《相應部》的「質多相應」,說到了四種心解脫cetovimutti──無量心解脫,無所有心解脫,空心解脫,無相心解脫(《雜阿含經》作四種心三昧)。四種心解脫,名字不同,意義當然也不同了。但都是心解脫,也就可說文異義同。約意義不同說,空心解脫是「我、我所有空」,與「空世間」義一致。如約意義相同說,無量、無所有、無相──三種心解脫,修到最第一的,是不動心解脫。「不動心解脫者,染欲空,瞋恚空,愚癡空」(1.017)。這是說,無量等心解脫修到究竟處,是不動心解脫,也就是空心解脫。貪、瞋、癡,是煩惱的大類,可以總攝一切煩惱的。離一切煩惱的不動心解脫,就是阿羅漢的見法涅槃。
      2. (《空之探究》p.20 - p.21):與空有密切關係的定法,主要是四種心三昧(citta-samādhi),《相應部》作心解脫ceto-vimutti。《雜阿含經》卷二一大正二•一四九下說:

        「質多羅長者問尊者那伽達多:此諸三昧,為世尊所說?為尊者自意說耶?尊者那伽達多答言:此世尊所說」。

        從那伽達多與質多羅的問答,可見當時所傳的定法,有些是佛說的,有些是弟子們傳授時自立名目的。這四種心三昧(或心解脫),那時也還沒有達到眾所周知的程度,所以有此問答。與此相當的《相應部》經,問答者是牛達多與質多長者(3.001)。又編入《中部•有明大經(四三)。是舍利弗為大拘絺羅說的(3.002)。依《相應部》,四種心解脫是:無量心解脫,無所有心解脫,空心解脫,無相心解脫。問題是。這四種心解脫,到底是文異義異,還是文異義同呢?依質多長者的見解,可從兩方面說。
        一、名稱不同,意義也就不同。不同的是:無量心解脫,是慈、悲、喜、捨──四無量定;無所有心解脫,是四無色中的無所有處定;空心解脫,是思惟我我所空;無相心解脫,是一切相不作意,得無相心三昧。
        二、名稱雖然不同,而意義可說是一致的。這是說:貪、瞋、癡(代表了一切煩惱)是量的因,漏盡比丘所得無量心解脫中,不動心解脫最為第一;不動心解脫是貪空、瞋空、癡空,貪、瞋、癡空即超越於限量,是漏盡比丘的究竟解脫(不動阿羅漢)。同樣的意義,貪、瞋、癡是障礙,貪、瞋、癡空即超越於所有(3.003),不動心解脫是無所有心解脫中最上的。貪、瞋、癡是相的因,貪、瞋、癡空即超越於相,不動心解脫是無相心解脫中最上的。經中說無量、無所有、無相,卻沒有說到空心解脫,這因為空於貪、瞋、癡的不動心解脫,就是空心解脫的別名。從文異而義同來說,無量心解脫,無所有心解脫,無相心解脫,達到究竟處,與空心解脫──不動心解脫,平等平等。依觀想的方便不同,有四種心解脫的名目,而從空一切煩惱來說,這是一致的目標,如萬流入海,都是鹹味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