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之道》關於「二乘人能否回小向大」的立場

  1. 《成佛之道(增註本)》p.256 - p.257說:「二乘的學者,也是會發菩提心而入大乘道的:有的初學聲聞行,不曾決定,就轉學大乘;有的在聲聞中已得決定(忍位),或是已證入法性而得初果(須陀洹)以上的;有的已證第四阿羅漢果的;也有入了無餘涅槃,再發大心的。從佛法唯是一乘道來說,小乘本是大乘方便道,當然遲早要入大乘道的。」
  2. 我曾聽導師說過,《成佛之道》是通俗的開示,目的是鼓勵大家修學菩薩道,所以此處說二乘已得忍位或阿羅漢都可以再回小向大,是採取《法華經》的立場而說;如果真要論「二乘能否回小向大」,那是另一問題,導師會引經證作學術的討論。
  3. 現代禪溫金柯曾撰寫〈印順法師對大乘起源的思考〉,質疑導師說法前後矛盾。導師曾為文回應:「『通俗的論述』與『佛教史、學術的論述』有些不同,這不是矛盾,而是對象不同。」因此,導師著作中之所以會有看似不同的描述,應留意導師當時說法的對象,以及導師是站在什麼立場來解說這部經論。參見:(《永光集》p.193 - p.195):

    正如聖嚴與宏印法師所說:我的著作太多,使讀者不容易認清我的思想。溫君相當讚賞我「最是想像而沒有實據的(雖然這種想像滿合理的)」──在家為中心的佛法,為什麼不一直想像下去,滿足溫君的願望,要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中,說:「初期大乘的傳宏者,多數是比丘,也有少數的在家人」呢?說我「早期的大乘觀和後期的大乘觀,有一種性質上的差異」,但這是不對的!他自己也說:三十一年寫作的《印度之佛教》,「更接近印順法師在(六十九年出版的)《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一書的看法」。關於大乘佛教的起源,我在印度佛教史的觀點,是前後一致的。《佛法概論》等似乎不同,那不是佛教史,是通俗的論述,但也不是隨意論述,是依大乘經而這樣說的(下面再為解說)。從前閱藏時,「我讀到阿含經與各部廣律,有現實人間的親切感、真實感,而不如部分大乘經,表現於信仰與理想之中」(《遊心法海六十年》九頁)。也許大乘經有「信仰與理想」的特性,使我的解說也成為「想像式」吧!

    在著作界,如有長達五十年的寫作歷程,後來的有些修正、補充,或提出不同的意見,原是極平常的事。但我覺得,民國二十七年到四川,四十一年來台灣,這中間的十四年,是思想「確定」時期。修正、補充是不可免的,而為學的立場與觀念,一直到現在,是沒有什麼不同的。《印度之佛教》自序(三頁)說:「自爾以來,為學之方針日定,深信佛教於長期之發展中,必有以流變而失真者。探其宗本,明其流變,抉擇而洗鍊之,願自治印度佛教始」。我的研究印度佛教史,是想從歷史的流變中,「抉擇而洗鍊之」,提供契理契機的佛法,以有益於佛教與社會。四十一年所講的〈人間佛教要略〉說:「人間佛教為古代佛教所本有的,現在不過將他的重要理論,綜合而抽繹出來,所以不是創新,而是將固有的刮垢磨光」(《佛在人間》九九頁)。《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二頁)也說:「我不是復古的,也不是創新的,是主張不違反佛法的本質,從適應現實中,振興純正的佛法」。秉持這一理念,《印度之佛教》自序提出了:「能立本於根本佛教之淳樸,宏闡中期佛教之行解(梵天化之機應慎),攝取後期佛教之確當者,庶足以復興佛教而暢佛之本懷也歟」(七頁)!

  4. 「阿羅漢能否成佛」的問題,因為經論主張各不相同,可能隨讀者的心性與理解而有不同的看法,難以得到一致的結論。不過,如果要勉強會通的話,或許有如下的可能。
    1. 《大智度論》引《華嚴經》說,七住地菩薩得無生法忍,欲入涅槃,諸佛勸請,還生本心向佛道。菩薩從初發心以來,多生累劫都發願要度眾生,但證得眾生空時,都還想入涅槃,可見這對欲成佛道的修行者來說是一大考驗。即使阿羅漢可以回小向大成就佛道,但阿羅漢已經證得眾生空,之前沒有像菩薩發願要長久於三界度眾生,一旦證得涅槃之後,還要發大乘菩提心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
      • 《大智度論》卷10,大正25.132a18-b13

        是十方佛,世世勸助釋迦牟尼佛。如七住菩薩,觀諸法空無所有,不生不滅。如是觀已,於一切世界中,心不著,欲放捨六波羅蜜入涅槃。譬如人夢中作筏,渡大河水,手足疲勞,生患厭想。在中流中夢覺已,自念言:何許有河而可渡者?是時,勤心都放。菩薩亦如是,立七住中,得無生法忍,心行皆止,欲入涅槃。爾時,十方諸佛皆放光明,照菩薩身,以右手摩其頭,語言:善男子!勿生此心!汝當念汝本願,欲度眾生。汝雖知空,眾生不解,汝當集諸功德,教化眾生,共入涅槃!汝未得金色身,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無量光明,三十二業。汝今始得一無生法門,莫便大喜!是時菩薩聞諸佛教誨,還生本心,行六波羅蜜以度眾生。如是等初得佛道時,得是佐助。又佛初得道時,心自思惟:是法甚深,眾生愚蒙薄福,我亦五惡世生,今當云何?念已,我當於一法中作三分,分為三乘以度眾生。作是思惟時,十方諸佛皆現光明,讚言:善哉!善哉!我等亦在五惡世中,分一法作三分以度眾生。是時佛聞十方諸佛語聲,即大歡喜,稱言南無佛!如是十方佛處處勸助為作大利,知恩重故,以華供養十方佛。

    2. 或許部派論師與《維摩經》等認為阿羅漢再發大乘菩提心不容易,而說「二乘無法回小向大」也不一定。而《法華經》則從另外的觀點來談:站在性空的立場,即使機率很小,阿羅漢再發大乘菩提心不是不可能,因而說「二乘可以回小向大」。但阿羅漢要如何再發大乘菩提心,如何長久在三界度眾生這是個問題。
    3. 即使二乘人可以回小向大,問題是:成佛要發菩提心度眾生,福德、智慧、慈悲都是要圓滿的。即使阿羅漢可以回小向大成就佛道,阿羅漢也必須發大乘菩提心度眾生,圓滿具足福德、智慧、慈悲才可以成佛。因此《大智度論》會通說:「是人著小乘因緣,捨眾生,捨佛道,又復虛言得道。以是因緣故,雖不受生死苦惱,於菩薩根鈍,不能疾成佛道,不如直往菩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