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是否要把煩腦斷盡了,再斷習氣?

  1. 「如作媽媽的或作老師的,有種習慣性想常糾正別人的錯誤」,這是一種習慣。如《成佛之道(增註本)》p.158 - p.159說:「眾生都是有煩惱的,但各有偏重。一向慣習於多起某類煩惱,就會造成不同的個性,如貪行人,瞋行人,癡行人。」

    習慣有好、有壞,有根深蒂固的、有淺薄一點的。根深蒂固的習慣,由於經常熏習,「習以成性」,也就是一般說的「習慣造成個性」,一旦習以成性,要改變它就費力了。

    「尸羅」在印度原是一般的用語,也就是「習慣」的意思,習慣有好、有壞,佛教後來將「好的習慣」稱之為「尸羅」,也就是「戒」的本意:要養成防非止惡、積極行善的習慣性,這才是「戒」!如果持戒很不自在,還沒有養成止惡行善的習慣性,那表示還沒有得到「戒」的精義。

  2. 是否要把煩惱斷盡了,再斷習氣?我還沒有找到明確的經證,不過導師於《成佛之道(增註本)》p.402解釋「初地歡喜地菩薩」時說到:「菩薩是:初學就勝解法空性,深細抉擇,後觀無我無我所而證入法空性,所以也斷三結,而且能漸斷習氣,習氣淨盡就成佛了。」這句話的意思是初學菩薩就開始漸漸斷習氣,或是菩薩斷三結之後再斷習氣,待考。

    另外,《大智度論》說:「聲聞辟支佛習氣,於菩薩為煩惱」,就我的理解,養成好的習性,不管斷煩惱也好、斷習氣也好,都是極其重要的。

  3. 煩惱有粗、有細,粗重的煩惱如貪、瞋等,以戒、定可以暫時降伏,微細的煩惱如「我見、我愛、我慢、無明」(參見《成佛之道(增註本)》p.161 - p.164)等則必須以無漏慧才能斷除。您說:「將粗煩惱大致伏住了,就可見到自己的細煩惱」,試問外道得了禪定,已降伏了貪、瞋等粗煩惱,是否就能見到自己微細的「我執」煩惱而加以斷除呢?我想還需要聽聞正法才可以吧!
  4. 「遍學一切法門」,在《般若波羅蜜經》、《大智度論》中都是說:菩薩除了六度等菩薩法之外,二乘的三十七道品、三解脫門也要學,只是學而不急證涅槃;此外,佛的四無礙智等也要隨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