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心」

為何我喜歡中觀

1949年印順導師人在廈門南普陀寺,為《中觀今論》作序時表示:「本論完成於社會變動日急的今日,回想《中論》與我的因緣,二十多年來給我的法喜,不覺分外的歡喜!

印順導師雖遍讀三藏教典,但若說「情有獨鐘」之特別愛好,仍以龍樹所傳之中觀學為其最愛。就我個人而言,確也對中觀有一種莫名偏向。

不只「緣起性空」是我所認同,其義理境界亦是我所嚮往,我從中觀思想中感受到「大無畏」的精神情操。

如《中論》〈觀因緣品〉云:「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去;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我稽首禮佛,諸說中第一」;龍樹標示出「八不緣起」,以因緣法摧破一切邪見,並讚揚佛陀思想的偉大,推崇為「諸說中第一」。

從此「皈敬頌」中,大致已傳達出中觀學的思想性格,意即嘉祥吉藏《三論玄義》所言之「破邪顯正」[1],從「能說是因緣」之「顯正」以達乎「善滅諸戲論」之「破邪」。而這樣的「破邪顯正」似也代表菩薩之「悲智雙運」,如吉藏所說「破邪」是為「下拯沈淪」,「顯正」則是「上弘大法」。

「摧破」是掃蕩一切無明惑業,如文殊菩薩手持智慧之劍斬除「煩惱賊」,所需的是魄力與勇氣,從中似顯示菩薩之「戰鬥」性格(「大雄無畏」)。

然中觀學的義理傳統,又是充滿著慈悲。如提婆菩薩為外道所殺,不只沒有瞋怒,反在臨終時掛念仇家安危,不只請其自取遺物,並指引「逃亡」之路。

印順導師為法、為中觀之喜悅,吾亦心有同感。中觀學人格特質,有象徵智慧的菩薩剛猛,亦有代表慈悲的菩薩柔和;如此,在慈悲、智慧的修學中流露出「法喜」(如十四世達賴喇嘛亦為一例),成了吾人信佛、學佛心之所嚮。


[1] 「但論雖有三,義唯二轍:一曰顯正,二曰破邪。破邪則下拯沈淪,顯正則上弘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