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敬一切正信宗教

禮敬一切正信宗教

雖然宗教的思想各有不同,但宗教精神應是相通的,如佛教的「菩薩」精神,猶如基督宗教的「使徒」精神,真正基督徒「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樂於縮小自己,把自己交給天主,如是而奉獻無私的大愛,如此之無私亦是自我的消融,走向「離苦得樂」的道路。 

人之所以痛苦煩惱,即在於自我意識的強勢支配,急欲宰制一切順於我意,以自我為中心,任由貪、瞋、痴、慢、疑橫行作祟,也因此佛教的解脫以斷身見或薩迦耶見((巴sakkāya-diṭṭhi、梵satkāya-dṛṣṭi))為首務。 

是以任何宗教信仰的實踐皆重於破除自我,所談之謙卑、忍辱、慈愛、禮讓等美德,皆可說是自我的縮小。 

佛教雖說「唯我獨尊」,但更云「諸法無我」;在佛法義理系統底下,「無私」雖未必進至「無我」,而泰半只能視為「大我」,但猶然是福報功德累積所必須、人天善法所著重;事實上,化小愛為大愛、小我為大我,已然令人敬佩與動容,畢竟自以佛法殊勝的佛弟子,也未必多數都能做到「大我」。 

證嚴上人創辦的慈濟志業不分宗教,在慈善利他的大方向上,信什麼未必重要,只怕信得不夠徹底;[1]信得徹底、自我勘破得就多,也因此愈不會想到自己,愈只會心繫著別人。 

「在遙遠的地方,一切虔誠終當相遇!」宗教之間最後是虔誠的相遇,也因虔誠的那一念心,所有正信宗教都是平等的,都值得我們的敬信禮拜! 

相關文章  「我」的四種層次  「無我」的兩個向度


[1] 證嚴法師說:「你信仰什麼宗教,並無影響,我只怕你信仰得不夠透徹。」又說:「基督教強調的博愛,與佛教主張的慈悲大愛,都是在疼愛人類,雖然宗教不同,教義方向卻是一致。若你信得徹底,我一樣很歡喜。」以上見潘煊,《證嚴法師琉璃同心圓》(台北:天下文化,2009年),頁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