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卉異色,皆同一陰」,此「陰」同於五「陰」(蘊)?

姓名或匿稱: 
迦多

「如來所得(菩薩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現覺諸法如義。這是達一切法相的虛妄無實,離妄相而徹見如實相。但一切法自性,即一切法自性不可得;以無自性為自性,這當然不可執實,又焉能執為虛妄。無實無虛的無上遍正覺,即離一切相,達一切法如相,這本非離一切法而別有什麼如如法性,所以說:一切法皆是佛法。「百華異色,同歸一陰」;「高入須彌,咸同金色」。於無邊差別的如幻法相中,深入諸法原底,即無一法而非自性空的,無一法而非離相寂滅的。」(《般若經講記》,pp.108-109)

「佛在經中,說一切法時,什麼有見無見、有色無色、有漏無漏、有為無為等,在世俗幻有的心境上,雖有種種的相貌,但觀察一切法的真實時,就是一切法性空,所謂「百卉異色,同是一陰」。這一切法性空,就是「諸佛所說」的「真實微妙法」,就是一切法的真實相,離卻戲論顛倒錯覺,不是凡夫所能正覺的。一切法真實相,沒有證覺到的,不認識他,他是畢竟空;悟入這真實相的聖者,深刻而透徹的現覺了他,他還是畢竟空。」(《中觀論頌講記》,p.74)

(3)「​《大品經遊意》卷1:「百華異色皆成一陰」」《無諍之辯》p.157

「然《阿含》、《般若經》論,總是在一切法上說,稱為「諸法空相」、「諸法實相」,並不專說心性。此法性為一切法的本性;到離名相而現證時,一一都是如此,所以說「遍一切一味相」。由於此是一切法性,不僅是心的,不僅是個人的,不僅是有情的,而為一切一切的大總相。所以比說為:「百卉異色,皆同一陰;高入須彌,咸同金色」。如一見法性等名詞,即解說為佛心,解說為絕對精神,這是不大妥當的。」(《無諍之辯》,pp.156-157)

以上所說「百卉異色,皆同一陰」等語,有解說此「陰」同於五「陰」(蘊)者。

但,「同是一陰」,似在說花雖百色相好,但是花的陰影,卻還是同一陰暗色。所以,「高入須彌」,也還「咸同金色」。以此比喻,諸法緣起萬象宛然,但諸法性畢竟空寂,一空一切空,是諸法本來。即色是空。以上不知是否正確?

 

Comments

這是很有意義的論題,它與聲聞乘及大乘之修行方法有關,也可說是導師所立「三重因緣」或「依有明空」觀法之運用。

一、聲聞乘及大乘所觀的「一切法」不離十二入處:亦即不離「蘊、處、界」

《雜阿含319經》說:  「一切者,謂十二入處。…若復說言:此非一切。沙門瞿曇所說一切,我今捨(之),別立餘一切者,彼但有言說,問己不知,增其疑惑,所以者何?非其境界故。」  所以,佛說「一切」、「一切有」、「一切法」,只是現實的一切。…離了十二處,就沒有什麼可知可說,可修可證的。那些離十二處而有所施設的──超經驗的,形而上的,在佛看來,那是戲論,是無關於實存的幻想,佛總是以「無記」去否定他。(《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p.92)     

 

二、「百卉異色,皆同一陰」,是指百花各有不同的顏色樣態,但同為眼根所觸對的外「色塵」,也可同為歸屬(外)色蘊(陰)。擴至一切法皆如所有(空)性(自相→共相→空相)。

(一)《阿含經》教示如實知五蘊等十一法: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實知。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雜阿含86經》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無常色有常者,彼色不應有病、有苦;亦不應於色有所求,欲令如是,不令如是。以色無常故,於色有病,有苦生,亦得不欲令如是,不令如是。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於意云何?色為常,為無常耶」?比丘白佛:「無常,世尊」!「比丘,無常為是苦不」?比丘白佛:「是苦,世尊」!「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於中寧見是我,異我,相在不」?比丘白佛:「不也,世尊」!「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實知。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正觀於色,正觀已,於色生厭,離欲,不樂,解脫;受、想、行、識生厭,離欲,不樂,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二)「皆同一陰」之意含:小至一色陰(蘊)擴及內外一切法(無為法)、一切時空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42:「有說:慧照相續則煩惱不侵,如室有燈賊不能盜。有說:慧能照一切法,外日月等唯照一界、一處、一蘊、一世,少分。慧能普照十八界、十二處、五蘊、三世及無為法。」(CBETA, T27, no. 1545, p. 732, c21-p. 733, a1)

 

《阿毘曇毘婆沙論》卷37〈使揵度2〉:「復次,若身中有慧照,則煩惱賊不能偷劫,猶如屋中有燈照者,賊則不能偷劫。彼亦如是,復次,以慧能照一切法外物,如日、月、藥草、摩尼珠、諸天宮,能照一界、一入、一陰、一世、少分。一界少分者謂色界,一入少分者謂色入,一陰少分者謂色陰一世少分者,謂現在世。慧能照十八界、十二入、五陰、三世及無為法。」(CBETA, T28, no. 1546, p. 275, a1-16)

《鞞婆沙論》卷4:「或曰:謂慧能照一切法。此外事,如日、月、星宿、摩尼、藥、瓔珞、宮殿,能照一界一入一陰一世少所,入一界者色界,一入者色入,一陰者色陰,一世者現在。此慧能照十八界、十二入、五陰、三世。或曰:謂慧能斷諸法自相及共相,立法自相及共相,壞種癡及壞緣癡,於法中不顛倒行。」(CBETA, T28, no. 1547, p. 443, c17-24)

 

《出曜經》卷13〈道品13〉:「智為世長者,為最為上為微為妙,亦名三義。云何為三?一為事義,二為見義,三為緣義。亦名眼義、首義、道義、覺義、賢聖出要義。以此普照諸法,猶如外物有所照明。外物者,日月星宿衣服宮殿,名入一界、入一入、入一陰、入一道。入一界,色界也;入一入,色入也;入一陰者,色陰也;入一道者,現在道也。以此智慧光明,照十八界十二入五陰,當來過去現在世以智慧普有所照,多所饒益多所成就。」(CBETA, T04, no. 212, p. 682, a10-24)

 

《大品經遊意》卷1:「。所謂百華異色皆成一陰,萬品體殊皆歸波若,波若能照第一義空。」(CBETA, T33, no. 1696, p. 63, b23-25)

 

《大乘玄論》卷5:「所謂百華異色共成一陰,萬法殊相同入波若,無可分別。」(CBETA, T45, no. 1853, p. 64, b4-5)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