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空」

「執空」

「執空」的人,猶如一個人緊抓著放下,然如緊握住欲鬆開的拳,說什麼拳頭也打不開。 

「空」原是要人放下,無奈眾生愚痴,竟又緊抓著這個放下,也因此經論上說:「寧起我見如須彌山,不起空見如芥子許」」、「大聖說空法,為離諸見故;若復見有空,諸佛所不化」等,描繪「執空」的可怕。 

可知,中觀學之「悉斷一切見」,不是要提出一個主張,而是要人放下所有主張(的執著),也因此「歇即菩提」、放下才能解脫,只不過放下的本身亦要放下,一如「空亦復空」所說,否則超越不成其為超越,超越因執著之纏縛而不能得度。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空」掌握的好可以破除煩惱,相反的錯解了「空」是自尋煩惱,解空反被空害;如《中論》說:「不能正觀空,鈍根則自害,如不善咒術,不善捉毒蛇」。 

在解空解惑、破除煩惱的過程中,再再挑戰著過去的慣性思維,因鬆動而驚動,不免心生畏懼,因此《金剛經》云:「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此等都說明佛法的「空」是如何的難知難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