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菩薩大行」

「更重菩薩大行」

對於印順法師的追隨或繼承或可分有兩個向度:一在於佛學思想或佛法見解上,另一是菩薩信念或大乘精神的認同,兩者之間並非是截然二分或僅取其一,只不過深淺比例各有不同,有偏重佛法見解、有強調菩薩信念,也有兩者兼而具之。

若以此初步二分,有些是接受印順法師的思想進而接納其人,有些則直承其精神理念;是以繼承者中,未必全然都深入其著述,有些則直契印順之學佛歸趣,可說是了解印順法師、卻未必了解印順法師思想。

在上述兩者中,印順法師當是看重精神之契入;如在<為自己說幾句話>,印順法師說:「說我贊同「緣起性空」,是正確的,但我重視初期大乘經論,並不只是空義,而更重菩薩大行。」[1]──大致可看出佛法見解及大乘精神的兩個層面。雖然就印順法師而言兩者是二合一的,即肯認初期大乘(精神)的佛法見解,但在兩者當中,印順強調的關鍵在於「菩薩大行」,如其行文所述是「『更』重菩薩大行」而非「『也』重菩薩大行」,從中或可看出不同的重視程度。甚可說,僅在思想層次的見解上認同大乘佛學,卻少了菩薩偉大精神的嚮往,就印順法師而言,可能僅得到大乘的骨肉而未必及於心髓。

印順法師認為,太虛法師即是「菩薩大行」的典範,即便太虛不以性空唯名或法性空慧為佛法究竟,反高推的大乘三宗的「法界圓覺宗」,而與印順判攝不同,然這絲毫無損太虛在印順心中的地位,印順之崇敬太虛未必關乎法義判攝,卻在於太虛的菩薩心行。[2]同理可推,即便證嚴法師在佛教的義理思想上,未必和印順全然一致,但證嚴確以「菩薩大行」為心之所向,就此來說,師徒間心意相通不言可喻,也因菩薩所見略同而惺惺相惜。

總之,「更重菩薩大行」表達了印順佛教信仰的根本關懷,有比空性法義更重要、更優位的價值。也因此,儘管印順法師對傳統中國佛教之發展有所保留,然不管是禪門的虛雲法師還是淨宗的印光法師,印順法師皆曾為文悼念禮敬。[3]可知菩薩誓願所滿懷的度眾悲心,才是權衡之所重,於此也讓人重新審視印順的思想意旨及信仰歸趣。


[1]《永光集》(CBETA 2022.Q1, Y43, no. 41, p. 255a2-3)

[2] 此可見印順之〈略論虛大師的菩薩心行〉、〈太虛大師菩薩心行的認識〉、〈我懷念大師〉等,以此皆收錄《華雨香雲》一書。

[3] 除太虛大師外,印順對於近代中國佛教的祖師大德亦曾表達他的崇敬之意,如禪門巨匠虛雲老和尚捨報之際,他寫有〈懷念長老‧想起佛教〉(收在《華雨香雲》Y 23p365~369)。另也肯定印光大師之老實念佛、切實履踐,對儒學及佛教有著深廣知識,發揮廣大的教化力量等。見《佛在人間》(Y 14p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