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孝終身念師恩

大孝終身念師恩

證嚴法師曾以「慧命導航師」,形容印順法師在其學佛歷程中的重要性乃至關鍵性。證嚴深受中華文化傳統影響,孝道禮儀一直是她自持和教化的重點,尤其大孝終身慕父母、念師恩,證嚴對印順惦記之深、感念之重,亦不時在日常開示中表露出來。證嚴法師對於印順法師的惦念,大致可從以下五點來說:

1、「為佛教,為眾生」的啟發

  如證嚴法師表示:「為佛教、為眾生」六個字,如雷貫耳,字字清楚、紮紮實實地重烙在其心裡,也因為這六個字,使她拳拳服膺,不敢須臾懈怠,成其終身受用不盡,盡形壽、全力以赴的目標。[1]正因印順法師開啟她佛法修行之路,為此證嚴曾自述:「今天的慈濟,始於『為佛教,為眾生』的啟蒙深因。若問我這生受誰的影響最深,那就是我的師父。」[2]以及說:「人生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年輕時父親突然往生;再者是我的師父,他推行人間佛教。」[3]

2、剃度恩情

  證嚴法師對印順法師的感念亦在於度化之恩,回想當初證嚴上人出家無門、求戒受阻,困頓中印順如貴人般即時出現,使能正式取得出家身份,同時完成比丘尼受戒的心願。此偶然殊緣的瞬間相遇,一切自然而然的發生,成為證嚴人生中重大的轉捩點,而此困境中的剃度恩情,也使得證嚴「點滴之恩,湧泉以報」。

3、精神人格

  如證嚴法師表示:父母給的是生命,老師給的是慧命,老師對學生最可貴的影響力是對人生的啟迪、對人格的薰陶與對精神的挹注,而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正是由於慧命引導與人格感召。在證嚴心目中,印順不僅是一位傑出的「經師」,也是一位成功的「人師」,更是一位受人崇敬的「導師」;所謂的「導師」,證嚴表示不僅予人以慧命,同時也要能在人生旅程中,產生領航作用,轉化一個人的生命內涵,導引一個人的生命方向。[4]

4、支援護持

  慈濟志業開創過程,可謂蓽路藍縷、創業維艱,然始終得到印順法師各種有形、無形的支持,證嚴法師也定期或不定期向印順法師報告會務推展情形,印順亦多所鼓勵期勉,如其簡單一句「人間事」,證嚴心有所入,心中懸繫也因而淡然釋懷;[5]甚至相傳「慈濟」二字,亦與印順導師有關、為印順所賜名。[6]其他如1984年花蓮慈濟醫院、2002年台中慈濟醫院等之開工動土,印順皆親臨會場並公開致詞,以具體行動表達對慈濟志業的支持,如證嚴所說:「是師父的恩德,庇蔭著我走慈濟路。當初建設慈院時,歷經無數艱辛,師父給予我有形的贊助和無形的鼓勵,令我感恩!」[7]

5、師徒情誼

  恩情在於有恩,然就一般師徒而言,純然建立在師徒之間的情感連結,亦多一分親切感、歸屬感。因此退一步而言,即便不存在上述四點特殊緣份,印順、證嚴兩人仍舊是師徒一場,而佛門中的師徒關係,猶如世間家庭概念的親子關係,也因此日常的寒暄問暖、互道珍重,彼此加油打氣等亦為常態。尤其兩人皆身形瘦弱且多病,師徒也因病身常在而病緣相惜。[8]


[1] 見釋證嚴,<吾師,用生命灌注了佛教與蒼生>,收在《看見佛陀在人間:印順導師傳》之「序」,台北:天下遠見,頁3。對於「為佛教,為眾生」密切關乎慈濟志業的開展,證嚴多所表述,如:「其實,『靜思法脈』不是現在才開始,『慈濟宗門』也不是現在才說。早在四十多年前,我在皈依時從師父得到『為佛教,為眾生』這六個字的那一剎那間,就深植在我的心中,直到現在」(釋德𠆩編撰,《證嚴上人思想體系探究叢書》(第一輯),頁73。);證嚴也說過:「導師叮嚀我『為佛教,為眾生』,四十多年來我以此自勉,致力於『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在沉重而不捨的心情中,感恩我師百年來為人間開拓了一條『為佛教,為眾生』的道路」(釋證嚴,〈我思‧我師‧人間導師〉,收入《禮敬‧追思 人間佛教導航師──印順導師》,頁205)以及:「一九六三年,我皈依印公導師時,師父給我六個字:『為佛教,為眾生』。我永銘於心,誓願要提升佛教的精神與形象,同時能跨越宗教、種族與國界,廣度苦難眾生。」(釋證嚴,《從竹筒歲月到國際NGO:慈濟宗門大藏》,台北:經典雜誌,2011年,頁40);以及「慈濟宗門,就是要『為佛教』,致力將佛法生活化,以出世的精神,『為眾生』行入世之事,才不枉來人間一趟的殊勝因緣。」(釋證嚴,《真實之路──慈濟年輪與宗門》,頁138。)

[2]《慈濟月刊》第463期,台北: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慈濟期刊部,2005年6月,頁12。

[3]《慈濟月刊》第503期, 2008年10月,頁162。

[4] 見釋證嚴,<吾師,用生命灌注了佛教與蒼生>,頁2。

[5] 如證嚴說:「這幾年來,普天之下發生了很多事。天下有災難,傷亡慘重,我心裏難過,也對慈濟人要進入危險地區救援而擔憂;慈濟人多,無常現前的時刻,我也會心疼……每每對師父述說種種,他靜靜地聽,老人家都很簡單地說:『人間事嘛!』」、「只要師父簡單的一個點頭、簡單的一句『人間事嘛!』我就能釋懷。對啊!人間事不就是天下事嗎?要做人間事,難免煩惱多。」《慈濟月刊》2005年07月464期,頁116。

[6] 見釋德懋等編《雲淡風輕似水人生:記憶德恩師父》花蓮:靜思精舍,2005,頁48。1996年「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成立之際,證嚴曾把成立功德會的構想草案向印順報告,受其歡喜認可。雖然慈濟是否為印順所取仍待商榷,但依證嚴之尊重師父、尊重長輩之行事風格,可以確定的是,此一定名當請示過印順之意並獲其首肯。

[7] 王慧萍等編《禮敬.追思人間佛教導航師:印順導師》,台北:慈濟人文志業中心,2005年,頁122。

[8] 見廖憶榕、林建德<「為佛教,為眾生」:試探印順法師與證嚴法師之師徒因緣及其傳承意義>,收在《正觀》第98期, 2021.09,頁16。另兩人之相互關懷,可參《禮敬‧追思 人間佛教導航師──印順導師》(頁106、109、112、121)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