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研討會」感言

「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研討會」感(2001/03/31於中央研究院)

 

    今天是為導師九十六歲生日祝壽所舉辦的研討會,在此我有三點感想:

(一)導師「人間佛教暢佛之本懷」的思想,為何能引導人發心,而產生推動正法的力量呢?我想到中國儒家所說的:「微(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就佛法如實而言,應該說:「微佛陀,萬古如長夜」,如《雜阿含二九九、三九五經》所示:「眾生無明之所縛,愛結之所繫……」、「世間長冥,無有明照,唯有長夜,純大闇苦,現於世間」;另外《增一阿含經》亦說:「如日出,如來出世,除去闇冥。靡不照明」,佛法確實能讓人,心裡產生光明,照耀人生的道路。從《轉法輪經》看出,當佛陀初轉法輪時,佛弟子聽到四聖諦,即得到「眼、智、明、覺」(得到佛法的智慧、光明、正見)。導師常說「正聞、正信、正行」,我就想到導師創辦「正聞出版社」來傳播佛法,扮演了「開啟我們明亮智慧的眼睛」,使我們從思想,產生信仰及力量的功效。所以,我覺得「人間佛教」的法源,是來自佛陀所教導的「四預流支」:透過正聞而得到內心真正的力量,而不是「宗教只是人們的慰藉」。

(二)中國佛教一向重視傳承,如中國禪宗的「楞伽師資血脈」,其他現代世界性的佛教也是如此。但是讀到《中阿含》第一四五《瞿默目犍連經》所提示的「佛陀的教誨」:「我(般涅槃後)不立一人為僧團之所依」,我的感受是很深!經上說「依法不依人」,是指,法味很強時,人治的力量弱了;自力增強時,他力減弱了,但它並不表示我們自己的傲慢隨之而起,而是緣起法的力量,使我們自己知道「自我的渺小」,我慢漸漸消融。二十年前張曼濤教授說:「導師的思想目前是潛流,未來將是洪流」,現在或許有人似乎感受到導師思想好像是一股洪流,可是在此洪流中,早上藍吉富老師提到了「印順學」、「妙雲學」,這使我有很大的警愓:談「印順學、妙雲學」,最好不是要成立印順導師的一家之言,而造成排他性,而是透過印老思想所掘發經論中真理的聲音(正覺之音),讓真理的聲音變成洪流,但沒有排他性,這才是今天「薪火相傳」最大的意義。

    (三)導師修學佛法及指導後學,都是為了把握及宏揚純正佛法。在此想順便回應早上藍吉富老師對於「印老批評『密勒日巴尊者為了求法,不惜以邪術降雹毀壞一村的人畜、莊稼』」之質疑。記得導師九十三歲那一年,我編輯《妙雲華雨的禪思──印順導師止觀開示錄》時,剛好也引述這段話,由於有人質疑,也就特別去請示導師。這段話的原文(《華雨集第五冊》第五五頁)是:

    「我的修學佛法,為了把握純正的佛法。從流傳的佛典中去探求,只是為了理解佛法;理解佛法的重點發展及方便適應所引起的反面作用,經怎樣的過程,而到達一百八十度的轉化。如從人間成佛而演進到天上成佛;從因緣所生而到達非因緣有;從無我而到達真常大我;從離欲梵行得解脫而轉為從欲樂中成佛;從菩薩無量億劫在生死中,演變為即身成佛;從不為自己而利益眾生,到為了自己求法成佛,不妨建立在眾生苦難之上(如彌勒惹巴為了求法成佛,不妨以邪術降雹,毀滅一村的人、畜及莊稼)。這種轉化,就是佛法在現實世間中的轉化。泛神化(低級宗教「萬物有靈論」的改裝)的佛法,不能蒙蔽我的理智,決定要通過人間的佛教史實而加以抉擇。這一基本見解,希望深究法義與精進持行者,能予以考慮!確認佛法的衰落,與演化中的神化、俗化有關,那末應從傳統束縛,神秘催眠狀態中,振作起來,為純正的佛法而努力!」。

      據當時導師的開示,他的重點是站在「依法不依人」的立場批評西藏佛教「求法的制度」(先供養再教授法),這就像鴦掘摩羅碰到不好的老師,結果做了一些不如法(殺人)的事情,這是「依人優於依法」造成的,老師若不如法,我們要不要相信依從?另外,依菩薩道的精神,是不能傷害眾生來成就自己的,密勒日巴不能為了自己的求法,先傷害其他眾生。就佛法緣起的觀點,每一位眾生的生命都是平等尊嚴的,當我要成就自己卻先要傷害別人的時候,就佛法及菩薩道的「護生」(戒)精神來說,都是不宜的!(蔡淑敏整理)

(以上內容,口頭報告於二OO一年三月之「第二屆人間佛教薪火相傳學術研討會」,詳請參考「弘誓文教基金會」發行之V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