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關懷與信徒情感

學術與信仰分際的拿捏,不是件容易的事,兩者雖存在界線,卻又不是截然二分,畢竟在宗教的研究上,既要出乎其外也要深入其中。如果只知道出乎其外,有可能「旁觀者『迷』」,相對的「當局者『清』」,沒有走到裡面去,再怎麼看都只是霧裡看花,而難以鞭辟「入裡」。

然而「入戲」太深也是問題,不可自拔的一廂情願,也是一種障礙、一種迷失;是以學術與信仰兩者的平衡,在宗教研究上不是件容易的事。

換句話說,對有宗教理想、實踐傾向的研究者而言,可以展開信仰關懷的研究,卻不是信徒情感的研究;信仰關懷是好的、也是應該的,但是過度的信仰情感只會流於主觀而失之片面。

正因為懷抱著信仰的理想關懷來從事學術研究,所以更必須客觀分析、冷靜討論,如此才有助於信仰品質的把關;意即,正因信仰關懷而願直言不諱,甚至言人所不敢之言,透過求真求實來求美求美。

相對的,研究過程中信徒情感涉入太深,在自我陶醉中自我催眠、甚至迷失,對自己以及所信的宗教來說都不會是件好事。

印順法師說:佛教的研究要求其真實,同時也要重視其宗教性,兼此兩者來平衡學術和信仰,而可謂「中道」的宗教研究。

總之,信仰關懷的宗教研究,不同於信徒情感的宗教研究,為了信仰關懷必須跳脫信徒情感;宗教研究少了信仰關懷,所研究的宗教就不成其為宗教,而淪為一般世俗學問,領受不到宗教淨化人心乃至「超凡入聖」的向度,大概僅止於皮肉而未及骨髓。

相關文章  學術與信仰   情理平衡的佛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