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或是隨信行

戊三: 或是隨信行;或是隨法行。

  這又是兩大類的根性不同,是通於在家出家的。在聲聞弟子中,「或是隨信行」的,是鈍根;「或是隨法行」的,是利根。信與智,是學佛所不可缺少的功德。有信又有智,是佛法與外道(基督教等)的最大差別。信是情意的,智是理性的,學佛的要使這二者,平衡進展到融和。因為『無慧之信,增長愚癡』;『無信之慧,增長諂曲』(2)。佛法說信智一如,但在學者的根性來說,有是重信的,一切以信為前提而進修的;有是重智的,一切以智為前提而進修的。所以雖然究竟的目標一致,但下手時,信與智不免偏重,形成了佛弟子的二大類。

  『行』,是由於一向的慣習而造成特性的意思,如『貪行』,『瞋行』等。所以,隨信行是個性慣習於信順,一切隨信心而轉的。這類根性,如遇到了佛法,師長只要叫他怎麼做去就得了。他並不想追求所以然,怎麼說,就怎麼信,怎麼行。這類根性,切勿給他詳細開示,說多了不但不感需要,有的反而 [P142] 糊塗起來。真是『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主要是親近善知識,依師長的教授而修學的。簡單直捷,提起便行,從修習的經驗中,漸長智慧。可是法行人就不同了,他是一向慣習於理性(法)的,先要追求所以然,打破沙盆問到底。聽了師長的教導,要加上自己的觀察,推求,參證經論。有了深刻的理解,這才深信不疑,精進修學。這類的根機是利根,因為法行人,更有引導人進修的能力。這二類根性,都是信智不離的,但不免偏重。不但初學的如此,就是證了果,也還是個性不同的。

  
丁三: 雖復種種性,同修出離行。

  上面說到,發出離心的,有聲聞,緣覺,菩薩;有在家的,出家的;有獨住的,人間住的;有信行人,法行人。「雖」然有這「種種」不同的根「性」,表現的風格不同,只要他真能發起出離心,就「同」樣的能「修出離行」,達到解脫生死的目的。

  一般人,總以自己的個性,自己的偏好去衡量一切,而不知學佛(這還是 [P143] 共三乘的)是有不同類型的。這才重信的,把專究法義的法行人,看作不修行,而自己才是利根。重視慧解的,把重信者的信行,看作盲修瞎鍊(這可能是盲修,要看師長的教導怎樣)。又如有的偏重山林,讚美精苦的生活,甚至說:『行必頭陀,住必蘭若』,輕視人間比丘。而遊化人間的,又每每輕視獨住比丘,說是自私自利。又如在家與出家的,也常因觀點的不同而互相輕毀。過去,佛教是偏重出家的。不問是否能適合出家的生活,是否能少欲知足,是否對利養心與眷屬心,能不太染著,大家來出家了,而多數不合於出家的性格,這才僧格低落了。不是爭名利,便是圖享受。打著弘法利生的招牌,實際是爭地盤,打天下。或者攝受徒眾,爭取信眾,造成與佛法無關的派系惡果。也許做在家弟子,還適當得多,可以多修集些功德呢!總之,學佛是有不同根性,不同風格的,所以應尊重別人,更應該認識自己。 

註解~4.(2)《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六(大正二七�二六下)。

 

導師:

Comments

有關隨信行與隨法行,謹節錄《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第五十四》幾段文供參考:

云何隨信行補特伽羅?謂有一類,本來稟性多信、多愛、多恩、多樂、多隨順、多勝解,不好思量、觀察、簡擇。由彼稟性多信等故,有時遇佛或佛弟子為說法要,教授教誡,廣為開闡無常、苦、空、無我等義。彼作是念:「所為我說無常、苦、空、無我等義。甚為善哉!欲令我修如是觀行,我應無倒精勤修學彼,勤修學無常、苦、空、無我等觀。」既淳熟已,漸次引起世第一法,次復引生苦法智忍,從此見道十五剎那一切皆名隨信行者。此隨信行補特伽羅,或是預流向,或是一來向,或是不還向。謂若具縛,或乃至斷五品結,已入正性離生。彼於見道十五心頃,名預流向。若斷六品或乃至斷八品結已入正性離生。彼於見道十五心頃,名一來向。若離欲染或乃至離無所有處染已入正性離生。彼於見道十五心頃,名不還向。

云何隨法行補特伽羅?謂有一類,本來稟性多思、多量、多觀察、多簡擇,不好信、愛、思 [KatieSea:此「思」疑為「恩」之誤植]、樂、隨順及與勝解。由彼稟性多思等故,有時遇佛或佛弟子為說法要,教授教誡,廣為開闡無常、苦、空、無我等義。彼作是念:「所為我說無常苦空無我等義。我應觀察。為實為虛審觀察已知無顛倒。」復作是念:「甚為善哉!欲令我修如是觀行,我應無倒精勤修學。」所餘廣說如隨信行。

 復次,或有鈍根,或有利根。若鈍根者,名隨信行;若利根者,名隨法行。

多聞思版主

無論是隨信行或是隨法行的佛弟子,終究須以智慧觀察才能證入聖流(包含初果向),差別的可以說是「少慧」與「增上慧」的不同。如《雜阿含892經》(節錄):

世尊告諸比丘:「有內六入處。云何為六?謂眼內入處、耳、鼻、舌、身、意內入處。於此六法觀察忍,名為信行,超昇離生,離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要得須陀洹果。若此諸法增上觀察忍,名為法行,超昇離生,離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要得須陀洹果。…阿羅漢…」

對於內六入處等,名為法行的須以「增上觀察忍」(這裡的忍是一種智慧),名為信行的也還是須以「觀察忍」觀察諸法。《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p.310提到

原始佛教中,雖有此二流,而依「五根」來統一了信與慧﹔只是重信與重慧,少慧與增上慧的不同。將「信」引入佛法,攝受那些信行人,而終於要導入智慧的觀察分別忍,才符合佛法的正義。

多聞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