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新註冊者請閱討論規則):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法海涓滴,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再談「佛教多元主義」

再談「佛教多元主義」

佛教有兩種形象,一種是和合無諍、不與世間諍,主張大慈大悲和柔和忍辱;另一種是為「求真」而勇猛精進、大雄無畏,如經上形容佛陀──「沙門瞿曇論士能伏一切外道異學」、「執持利智金剛杵,當破外道一切邪」,中觀學家之「破邪顯正」亦在於此。

從苦難、宗教到療癒

宗教即療癒

宗教原不是給人研究的,而是給人信仰,因信仰而產生力量,透過實踐去療癒自己、療癒他人。如是宗教即療癒,宗教與療癒密不可分、互為一體。

阿難至佛入滅真的僅證得初果?

姓名或匿稱: 
智民

「一、安慰阿難:佛度了須跋陀羅,阿難感到佛要入滅,而自己還「所業未成」,情愛未盡,不覺得悲從中來。佛特地安慰他,讚譽他侍佛的功德極大;有四種未曾有法,勝於過去諸佛的侍者。勉以「汝但精進,成道不久」!這一安慰,讚歎,是其他五本所共有的,但都記錄在到了拘尸那,教化須跋陀羅以前。這一記錄,見於漢譯《中阿含》的《侍者經》(《中含》八‧三三)。而四種未曾有法,也見於巴利文的《增支部》(《A》四‧一二九)。」(《華雨集》第三冊,p.124)

阿難至釋尊入滅時僅證得初果,這不是很可疑?這是阿難為了做佛侍者而故意如此?

或係為後世學人留下「菩薩行典範」?

否則,以阿難當佛侍者二十餘年,聽法二十餘年,又常在僧團,怎會不能證得四果羅漢還需頭陀行者大迦葉威逼?

空宗說緣起是空,唯識宗說依他起是有,此問題的根本為何?

姓名或匿稱: 
智學

「法尊法師是我的老學長,讀他從藏文譯出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辨了義不了義論》,《密宗道次第廣論》,《現觀莊嚴論略釋》,月稱的《入中論》等,可說得益不少!空宗為什麼要說緣起是空唯識宗非說依他起是有不可,問題的根本所在,才有了進一步的理解。」(《華雨集》第五冊,p.11)

導師在此僅提出結論,未見說明,不知導師所謂「此問題的根本」為何?

是因為龍樹體見緣起無我的深意,皆示八不緣起;而無著學空無所入,故另闢蹊徑?

請老師慈悲開示

信仰的中道

信仰的中道

信仰需要信心,但切忌過度信心,過度信心是一種迷失,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基本教義派,甚至成了極端份子、恐佈主義。 

我的繼承與追隨

我的繼承與追隨

一個佛弟子的信仰、知見與修行,無庸置疑當是以佛陀、以三寶為依歸,然在現實人間的實踐指引,仍不免另有人格典範作為參照指引。 

著眼於佛教根本法義

著眼於佛教根本法義

  本書《心識與解脫》主要著眼於佛教根本(或基本)思想來回應現今心意識課題,而避免陷於各學派複雜爭議中,試著以簡明的觀念進行詮釋。換言之,本書重視佛教之共通法義,雖不是全部,但至少可以視為是基礎。或許會問:佛教的唯識學談八識,一般人最多只講到六識,為什麼不以唯識學來討論意識呢?誠然,唯識學對心意識細緻而深入的解釋、解析,確有見人所未見之處(而有其特色),但有三點或要一併考量:

鬆緊之間

鬆緊之間

或許是因為性格使然,某種程度完美主義性格,我常常把自己逼得很緊,有時放鬆不下來;然而無法放鬆,思路就難以活絡,因緊而阻塞。 

情理的兩面

情理的兩面

人有理性和感性的兩面,情感不分彼此,把人與人連結在一起,理智明斷人我,尊重每個人的獨立性與個體性。理智和情感同屬於每個人的一部份,既分又合、不分不合,維持某種「中道」的平衡。 

心意識觀點之多元分歧

心意識觀點之多元分歧

  正因為研究主題本身之繁複,衍生另一限制是相關文獻太多,古今中外所涉及到的討論太廣,而且隨著時代發展推陳出新,讓人有「生有涯而知無涯」之嘆。換言之,心意識問題現代的研究材料不在少數,倘若再納入梵、巴、藏等古代文本,已然不可勝數,而且文本內容也未必一致,再加上不同人的不同解讀,研究之挑戰亦增鉅。

Pages

Subscribe to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