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觀法師

請問在不了義山頂想再攀了義山頂,是否得先下山再重上山?

  1. 「比喻」有它的局限性,僅能說明部分類似內容,無法面面俱到。例如《大品般若經》提到佛的座位名「師子座」,結果卻有人追問:是佛化作獅子?還是真的獅子來了?還是以金銀木石作獅子的像?龍樹菩薩回答如下:
    《大智度論》卷7〈1 序品〉 (CBETA, T25, no. 1509, p. 111, a28-b8)

    問曰:何以名師子座?為佛化作師子,為實師子來,為金銀木石作師子耶?又,師子非善獸故,佛所不須,亦無因緣故,不應來!
    答曰:

    1. 是號名師子,非實師子也。佛為人中師子,佛所坐處若床若地,皆名師子座。譬如今者國王坐處,亦名師子座。
    2. 復次,王呼健人,亦名人師子;人稱國王,亦名人師子。又如師子,四足獸中獨步無畏,能伏一切;佛亦如是,於九十六種道中一切降伏無畏故,名人師子。

「藏通別圓」或「小始終頓圓」之間的差別?

釐清「判教」的幾個觀念

  1. 天台宗及華嚴宗有感於佛教典籍非常廣博,有些經典之間說法不太一致,有加以分門別類的必要,因而作了「藏通別圓」、「小始終頓圓」等不同的判教。除了「分門別類」之外,古德確實也作了一些「淺深的價值判斷」,從印順導師以下的引文即可瞭解這一點:
    《成佛之道(增註本)》(自序p.2):「臺賢大師們,統攝了全部佛法,而組成淺深的進修歷程,顯出彼此間的差別,又顯出彼此間的關聯。」
  2. 雖然有人依著這些判教作為「淺深的進修歷程」,但有多少人按此步驟進修的呢?因此太虛大師感嘆到:「賢臺雖可以小始終頓,藏通別圓,位攝所餘佛言,然既為劣機而設,非勝根所必須。縱曰圓人無不可用為圓法,亦唯俟不獲已時始一援之,而學者又誰肯劣根自居,於是亦皆被棄。」

耶和華已斷欲界的五下分結了嗎?

所謂五下分結,是:1、欲貪,2、瞋恚,3、有身見,4、戒禁取見,5、疑。其中「有身見」(薩迦耶見)是凡聖的主要差別。佛典中確實有提到梵天斷五下分結,證三果阿那含的記載。但導師僅從梵王的淨行與慈愛精神相合的觀點來說「印度的大梵天,與基督教的耶和華相合」,並沒有明白說基督教的耶和華也是斷五下分結的三果阿那含。

總之,「色界初禪天」與「斷欲界五下分結的阿那含」並不相同。

補充:《新約》與《舊約》中的耶和華

  1. 在佛典中,就我目前看到的資料,梵天有「慢心」,但還沒看到「起瞋心要毀滅他人」的記載。(如其他人有看到,請告訴我們)
  2. 《舊約》確實有欲毀滅眾生的說法;如:《我之宗教觀》p.181引《舊約》(創六•7)云:「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又《成佛之道(增註本)》160 - p.161云:神教說:『上帝愛世人』,我想在他們想像中的上帝,這話是對的。因為愛極了,所以會恨到極點,如洪水為災,幾乎使人類與動物絕了種(見《創世記》)。這是『上帝愛世人』的最好事例,因為有愛就有瞋,愛與瞋是難得分離的。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理解上「勝義」是真正的實踐-真實的,有點出世的;「善巧方便」並不完全真實的,有點欺騙的,為契機的,不知這樣的理解是否有誤?

「方便」,佛教的用語是「朝一目標前進,從出發點到目的地,中間所有經歷的過程、方法、手段都叫方便(註)」。「方便」有淺有深,譬如,較淺的,有修定的前方便;較深的,有菩薩修行的般若道與方便道。方便道的「方便」,指七地(或八地)無生法忍之後的八、九、十地菩薩,有畢竟空的基礎,「方便將出畢竟空,嚴土熟生」,以《大智度論》的比喻,是已具熟練的般若,能做種種善巧方便,這不是不真實或欺騙,或許以循循善誘的用語較為妥當吧!

(註)波羅蜜多是梵音,譯成中文可有兩個意思:一、凡事做到了圓滿成就的時候,印度人都稱做波羅蜜多,就是「事業成辦」的意思。二、凡作一事,從開始向目標前進到完成,中間所經的過程、方法,印度人也稱做波羅蜜多,這就是中文「度」(到彼岸)的意思。(《般若經講記》p.143)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地獄眾生有得道者不?

《大智度論》提到地獄眾生雖不能得道,但可種得道善根因緣。畜生道及鬼神道眾生,則有得道者,有不得者,應當分別。「鬼子母」得道,於部派佛教已經提到;「畜生道」得道之說,是否見於《阿含經》及部派論書,還請大家幫忙提供。

  1. 《大智度論》卷39 (CBETA, T25, no. 1509, p. 344, a12-29)
    【經】
    舍利弗!有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變身如佛,為地獄中眾生說法,為畜生、餓鬼中眾生說法。
    【論】
    問曰:是菩薩何以故變作佛身,似不尊重佛 ?
    答曰:有眾生見佛身得度者,或有見轉輪聖王等餘身得度者,以是故變身作佛。
    復次,世間稱佛名字是大悲,是世尊。若以佛身入地獄者,則閻羅王諸鬼神不遮礙,是我所尊者師,云何可遮!
    問曰:若地獄中火燒,常有苦痛,心常散亂,不得受法,云何可化?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三德與三心如何配合運用?

「空慧」配「智德」再配「般若德」比較沒問題;但其他的配對,可能還要斟酌。

  1. 先談二類三德是否全同?
    • 第一類的三德:智德、斷德、恩德。
      • 「斷德」比較重在斷煩惱習氣。
      • 「恩德」似乎重在恩澤眾生。
    • 第二類的三德:般若德、解脫德、法身德。
      • 「解脫德」:重在不為惑業所繫縛而解脫生死得大自在。(似與「斷德」相近)
      • 「法身德」:「如來色無盡,智慧亦復然」,證得最清淨法界。《攝大乘論講記》p.472說:法身德是般若德、解脫德二者的總和。因此,導師於《勝鬘經講記》p.35僅說:「般若即智德,解脫即斷德」,但沒有明確說到「法身德即恩德」。或許「法身德」與「恩德」切入的角度不盡相同吧!
    1. 再談三心(空慧、菩提心、慈悲心)與第一類三德(智德、斷德、恩德),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如何分別「性種性」與「習種性」?

    有關「性種性」與「習種性」,可參見導師《如來藏之研究》(p.199 - p.206)「第七章,瑜伽學派之如來藏說,第二節,瑜伽唯識學的如來藏說」,其中除了提到經論出處之外,還討論了一些異說。有興趣的人可以進一步研讀。

    1. 《瑜伽論•本地分》,《莊嚴經論》,立本有的本性住種性,而《攝大乘論》,立種子從熏習而有的新熏說。(p.200)
    2. 唯識學對出世無漏法的生起,有本有說、新熏說二流(《成唯識論》綜合而加以會通),而都是以種子為種性的,約不定種性而說會三歸一的。(p.202)
    3. 與《攝大乘論》相契合的,是《瑜伽師地論》的〈攝決擇分〉,如卷52(大正30•589a-b)說:「諸出世間法,從真如所緣緣種子生。」(p.202)
    4. 一切眾生本有無漏種子,而無漏種子非虛妄分別識自性,多少還有本有如來藏的形跡。也許為了這樣,《瑜伽論•攝決擇分》,《攝大乘論》改取了新熏說。但新熏無漏種,是「法界等流聞熏習」,「真如所緣緣種子」,「真如種子」,與法界及真如,有了不可離的關係。(p.205)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緣起法如何跟其他如力學﹐相對論等的“自然法則”區分﹖

    佛教的緣起論通有情與無情,但以「有情的緣起」為中心

    1. 印順導師《中觀論頌講記》p.7:
      「緣起」是佛法不共世間的特質
      有外道問佛說什麼法,佛就以「我說緣起」,「我論因說因」答覆他。這是佛法的特質,不與世間學術共有的,佛弟子必須特別的把握住他。
      佛教的緣起論,是以有情的緣起為中心
      緣起是因果性的普遍法則,一切的存在,是緣起的。這緣起的一切,廣泛的說:大如世界,小如微塵,一花一草,無不是緣起。扼要的說:佛教的緣起論,是以有情的生生不已之存在為中心的。佛說緣起,是說明生死緣起的十二鉤鎖。
      緣起的定義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即緣起的定義。
      緣起的內容
      「所謂無明緣行,行緣識……純大苦聚集。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純大苦聚滅」;這是緣起的內容。
    2. 《中觀今論》p.59 - p.60: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現今的佛教或古來的佛教,只有“四念處”解脫道的單一修法?

    四念處在經典中曾說是一乘道,英國普林斯頓大學一位 Gethin 教授,以三十七道品為主的博士論文,對一乘道(以南傳為主),有唯一的道路、沒有岔路、…等五種不同的解釋。說唯一,並不是把其他可能都排除掉,從佛典看,八正道、四聖諦等也都是通往解脫之道。導師《成佛之道》中說,論師們討論三十七道品,是個別不同或彼此相通的,《大毘婆沙論》從其體性彙整為十類,譬如四正勤、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等都有精進的成分,是否有微妙的不同,莊老師從菩提比丘的翻譯中也有不同的用語。導師著作中特別提到,為何《阿毘達磨》中討論自相、共相、相攝等就是在分析法與法間彼此的關係。從這角度可以看出,唯一之路,不是排他或與其他無關,所以我們學習時,了解法的自相、共相、相攝的問題,就不會認為就此一個而其他的不是。

    具體實踐的方法,《般若經》、《大智度論》中提到大乘的四念處,可與聲聞的四念處作比對。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聞思修的「修」與通常所說「修行」的「修」是否同義?

    1. 一般說修行的「修」並不一定即指的是修所成慧的「修」。
      修所成慧的「修」,梵文是 bhāvanā,是要「與禪定相應的智慧」才可稱為「修所成慧」,散心觀察還不能稱為「修所成慧」。
    2. 導師對「修行」的定義,也沒有侷限在「修所成慧」。
      如《學佛三要》p.16-p.19云:佛法中,從信仰到證悟,有「解」「行」的修學過程;「解」是了解,「行」是實行。佛法的解行有無量無邊,現在僅舉出扼要的兩點,加以解說。
      理解方面:一、「生滅相續」;二、「自他增上」。
      關於修行的方法,雖然很多,主要的不外:「淨心第一」和「利他為上」。
    3. 《大智度論》對「修行」之定義,也分成「狹義的定義」與「廣義的定義」二種。
      「狹義的修行」是指行六度;「廣義的修行」是「從初發意乃至坐道場,於其中間所行皆名修行」。

      《大智度論》卷27(CBETA, T25, no. 1509, p. 262, c5-25)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厚觀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