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禪宗史-第三節 南歸與出家

第三節 南歸與出家

大庾嶺奪法

慧能在黃梅得法,當夜就走了。過長江,到九江驛,然後直回嶺南。東山門下,知道衣法付與慧能,有些人就向南追來。其中有名慧明的,一直到大庾嶺上,追到了慧能。慧明曾任四品將軍,有軍人的氣質。當時,慧能就將衣給慧明;慧明是「遠來求法,不要其衣」。是的,傳衣是表徵了傳法,但有衣並不就有法。慧明要的是法,慧能便為慧明說法(說法的內容,古說不明。後來才傳說為:「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慧明言下大悟。慧能就要他向北去化人,慧能這才平安的回到嶺南。

大庾嶺奪法一幕,『壇經』以外,『神會語錄』(石井本),『曆代法寶記』,『曹溪別傳』,都有記錄。慧明後來住袁州的蒙山(今江西新喻縣)。『別傳』作「濛山」,『曆代法寶記』作「象山」,都是蒙山的訛寫。『曆代法寶記』說:慧明的弟子,也還是「看淨」的,似乎沒有能擺脫東山的一般傳統。慧明本是弘忍弟子,因為奪法,聽慧能說法而作為慧能弟子,一向沒有異說。但存心否定『壇經』為六祖說的學者,找到了一位湖州佛川慧明。以為蒙山慧明,根本是虛造的,只是影射佛川慧明而故意造出來的。佛川慧明,『宋僧傳』(卷二六)有傳(大正五〇‧八七六上──下)。清晝『唐湖州佛川寺故大師塔銘并序』(全唐文卷九一七)說:

「俗姓陳氏。陳氏受禪,四代祖仲文有佐命勳,封丹陽公。祖某,雙溪、穀熟二縣宰。父某,蘭陽(「陽」應為「陵」字的誤寫)人也」。

佛川慧明的四代祖,當陳氏(霸先)受禪時,有過功勳而被封丹陽公;姓陳,但不是帝裔。而蒙山慧明:「姓陳氏,鄱陽人也。本陳宣帝之孫,國亡散為編氓矣」(宋僧傳):二人的先世不同。蒙山慧明是鄱陽人(今江西鄱陽縣),住於江西的袁州。佛川慧明是蘭陵人(今江蘇武進縣),住在浙江的湖州,這是分明不同的二人。佛川慧明卒於建中元年(七八〇),年八十四。慧能去世時(七一三),還只十七歲,不可能是慧能的弟子。清晝的碑文說:

「降及菩提達摩,繼傳心要,有七祖焉。第六祖曹溪能公,能公傳方巖策公,乃永嘉覺、荷澤會之同學也。方巖,即佛川大師也」。

碑以方巖策為佛川大師,顯然是傳寫的錯誤。據『宋僧傳』及碑文,都說佛川慧明是從方巖策公而頓明心地的。方嚴策即婺州玄策,是慧能弟子,所以碑文有脫文,應為:「方嚴即佛川之師也」;或「方巖即佛川大師之師也」。『神會語錄』成立於神會生前(卒於七六二);『曆代法寶記』作於七七五頃。『壇經』有關慧明爭法部分, 比『語錄』更簡要,成立更早。慧明奪法的傳說,決不是後起的。『初期禪宗史書之研究』,以為佛川慧明生前,『神會語錄』就影射佛川慧明,造出慧明奪法的故事。然神會為慧能的祖位而努力,佛川慧明有什麼不利於南宗慧能呢!佛川慧明是慧能的再傳,神會的後輩,神會有什麼必要,要影射一位後輩,誣說他與慧能爭法呢?其實,這不是神會影射佛川慧明而偽造奪法說,而是存心要否定『壇經』為慧能所說,不能不將韋據、法海、慧明等一起否認而引起的幻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