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禪宗史-壇經的原始部分

壇經的原始部分

弘忍以來,有公開的開法傳禪。傳授的方便,彼此都有所不同,但有一共同的形式,那就是戒禪合一。第二章指出,道信法門的特色之一,是菩薩戒與禪法的結合。第四章中,曾列舉南宗、北宗、淨眾宗、宣什宗──東山門下的開法情形;南宗與北宗,明顯的達到了戒(佛性本源清淨)與禪的合一。這是歷史的事實,一代的禪風。了解一般開法的特性,就知道『壇經』也有這一部分──大梵寺說法。這一部分,現有的『壇經』不同本子,在次第上,文句上,雖有些出入,然分析其組成部分,是大體相同的。燉煌本的次第是:

「善知識!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法」。

「善知識!我此法門,以定慧為本」。

「善知識!我此法門,從上已來,頓漸皆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

「善知識!總須自體與受無相戒。一時逐慧能口道,令善知識見自三身佛」。

「今既歸依自三身佛已,與善知識發四弘大願」。

「既發四弘誓願訖,與善知識無相懺悔三世罪障」。

「今既懺悔已,與善知識受無相三歸依戒」。

「今既自歸依三寶,總各各至心,與善知識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

大梵寺說法部分,不是一般的說法,是公開的開法傳禪,是與歸戒、懺悔、發願等相結合的。明藏本說:「於城中大梵寺講堂,為眾開緣說法」(大正四八‧三四七下)。「開緣」,正是開法傳禪的別名。

宣什與淨眾宗的開法,沒有詳細的記錄流傳下來(『曆代法寶記』有金和上開示三句的大意)。神秀有『大乘無生方便門』;神會有『壇語』;慧能有『壇經』的大梵寺說法部分。開法,是不止一次的。無論是神秀,慧能,神會,或其他禪師,每次開法,特別是開示法門部分,不可能每次都是一樣的。如每次同樣,那就成為宣讀儀軌,失去了開法的意義。『大乘無生方便門』(現有燉煌出土的,四種大同而又多少增減的本子,就是不同一次的開法,不同記錄的例子),『壇語』,都不是神秀與神會的著作,而是一次一次的開法,由弟子憶持其共通部分而記錄下來的。慧能的開緣說法,想來也不止一次。現存的是以大梵寺開法為主(這應該是當時最盛大的一次),由門人憶持記錄而成。

『壇經』現存各本的內容,含有其他部分,而不限於大梵寺說法的。然『壇經』的主體部分,即『壇經』之所以被稱為『壇經』的,正是大梵寺說法部分,如燉煌本『壇經』(大正四八‧三三七上)說:

「慧能大師於大梵寺講堂中,昇高座,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刺史遂令門人僧法海集記,流行後代,……說此壇經」。

宋代禪者的意見,也正是這樣。如宋道原於景德元年──一〇〇四年上進的『傳燈錄』卷五(大正五一‧二三五下)說:

「韶州刺史韋據,請於大梵寺轉妙法輪,並受無相心地戒。門人紀錄,目為壇經,盛行於世」。

『傳法正宗記』,是契嵩的名著,嘉祐六年(一〇六一)上呈。卷六(大正五一‧七四七中──下)也說:

「韶之刺史韋據,命居其州之大梵寺說法。……其徒即集其說,目曰壇經」。

契嵩曾寫了一篇『壇經贊』,是至和元年(至和三年的前二年──一〇五四)所作,編入『鐔津文集』卷三。所贊的『壇經』內容,是:「定慧為本」,「一行三昧」,「無相為體」,「無念為宗」,「無住為本」,「無相戒」,「四弘願」,「無相懺」,「三歸戒」,「說摩訶般若」,「我法為上上根人說」,「從來默傳分付」,「不解此法而輒謗毀」(大正五二‧六六三上──下)。契嵩所贊的『壇經』內容,就是大梵寺說法部分,次第完全與燉煌本相同。這是燉煌本『壇經』,為現存各本『壇經』中最古本的明證。古人心目中的『壇經』,是以大梵寺說法部分為主體的。所以現存的『壇經』,應分別為二部分:一、(原始的)『壇經』──「壇經主體」,是大梵寺開法的記錄。二、『壇經附錄』,是六祖平時與弟子的問答,臨終付囑,以及臨終及身後的情形。二者的性質不同,集錄也有先後的差別。在『壇經』的研究上,這是應該分別處理的。

『壇經』,尊稱為「經」,當然是出於後學者的推崇。為什麼稱為「壇」──大梵寺說法部分,被稱為「壇經」呢?這是由於開法傳禪的「壇場」而來。如『傳法寶紀』說:「自(法)如禪師滅後,學徒不遠萬里,歸我法壇」。『曆代法寶記』說:「荷澤寺神會和上,每月作檀場,為人說法」(大正五一‧一八五中)。『壇語』也說:「已來登此壇場,學修般若波羅蜜」(神會集二三二)。當時的開法,不是一般的說法,是與懺悔、發願、歸依、受戒等相結合的傳授。這是稱為「法壇」與「壇場」(壇,古代或通寫為檀)的理由,也就是被稱為『壇經』,『壇語』的原因。 壇,有「戒壇」、「密壇」、「懺壇」、「(施)法壇」。戒壇是出家人受具足戒的壇場;慧能、神會的時代,「戒壇」早已成立。開元中,又有「密壇」的建立,這是傳授密法,修持密法的道場。禮懺有「懺壇」,如隋智顗所說,灌頂所記的『方等三昧行法』(大正四六‧九四五上)說:

「道場應作圓壇,縱廣一丈六尺。……作五色圓蓋,懸於壇上」。

「道場」,是行道──懺悔、坐禪等處所。「壇」是道場的主要部分,是陳設佛像、經書,莊嚴供養的。依天臺家所傳,懺悔也與歸依、受戒、坐禪等相結合。神會的『壇語』,說到「道場」,又說到「壇場」,這是懺悔、禮拜、發願、受戒、傳授禪法的地方。凡懺悔,受戒,傳授密法,都有「壇場」。唐代禪者的開法,也在壇內進行授戒、傳禪,這就是「法壇」或「施法壇」了。

上來的引述,主要為了證明:東山門下的禪法,取公開的、普遍的傳授方式,與懺悔、歸戒等相結合。所以仿照「戒壇」(或「懺壇」)而稱之為「法壇」、「施法壇」。慧能在大梵寺,「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授無相戒」。弟子們記錄下來,就稱為『壇經』或『施法壇經』。這就是『壇經』的主體,『壇經』的原始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