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歸敬三寶

  學佛,就是向佛學習。我們以佛為理想,以佛為師範,不斷的向佛學習,如達到了與佛平等,那就是成佛了。佛是大覺者,大悲者,功德圓滿者,究竟無上的大聖者。想從薄福無智的生死凡夫,修習到這樣至高無上的佛果,並不太容易。這一定要修學應修的法門,遵循成佛的正道,才能由近而遠,自淺入深,到達成佛的目標。所以發心學佛,應該修習成佛的法門,遵循成佛的正道。成佛的法門,正道,就是「成佛之道」。佛法,為了適應不同的根性,所以有種種道:福德道,智慧道;難行道,易行道;世間道,出世間道;聲聞道,菩薩道……然究竟說來,並無二道,一切無非成佛的法門,無非是『欲令眾生開、示、悟、入、 [P2] 佛(之)知見』(1),所以說:『一道一清淨,一味一解脫』;『方便有多門,歸元無二路』。如長江、大河,從發源地起,有種種溪澗,種種湖泊,種種江河,都匯入而同趣大海一樣。一切法門,無非是成佛之道,所以《阿含經》與《法華經》中,稱佛法為『一乘道』。

  三寶,是佛法的總綱。「歸敬三寶」,是進入佛門的初基。三寶的功德,真是無量無邊,不可思議,但如不能歸向三寶,就不能得到,無緣受用,正像不能進入公園的大門,就不能領略林園花木的幽勝一樣。所以發心學佛,首先要歸依三寶。

  
註【1-001】《妙法蓮華經》卷一(略引)(「大正」卷九.七頁上)。

導師:

1.1 有海無邊際

甲一
乙一: 有海無邊際,世間多憂苦,流轉起還沒,何處是依怙?

  歸依,要有求歸依的誠心。如人落在大海中,隨波逐浪,四顧茫茫。在這生死邊緣,見到草束浮漚,也會伸手攀援;聽到風響鳥鳴,也會大聲呼救。求救護的心情,懇切萬分,可說惟有此求生的念頭。那時,如有船隻經過,拋下繩索或救生圈來,還不立刻抓住,盡力攀登船隻嗎?求歸依的誠懇,應該如落 [P3] 海者的求生一樣,這才能圓滿成就歸依的勝妙功德。

  現在,就以浮沈苦海來譬說。世間以眾生為本,有情識,有生命的眾生,是世間的現存事實,所以佛經稱眾生為「有」。每一眾生,向過去看,一生又一生,無邊無際。在沒有了脫生死以前,未來也還是一生又一生,沒個邊際。眾生的生命流(有),無限延續,如大「海」的茫「無邊際」一樣。現在這一生,不過生命大海中泛起的一個浪頭而已。

  從過去到現在,從現在到未來,一世又一世。在這時間推移的過程中,名為「世間」。眾生在世間,苦多樂少,樂盡苦來,實在是「多憂」多「苦」,所以佛說為:『憂悲惱苦純大苦聚』(2)。充滿憂苦的眾生世間,如海中的漩「流」一樣,「轉」來轉去。忽而上生天上人間,忽而下墜地獄、傍生、餓鬼 ──三途。升「起還」要沈「沒」,沈沒又會浮起,轉來轉去,始終轉不出去。這樣的流轉苦海,頭出頭沒,還有比這更可悲可痛的嗎?人類如落在大海中,隨波逐浪,四顧茫茫,還知道求救求護。眾生浮沈生死苦海,怎麼不求救求 [P4] 護,尋求解脫自在,超登彼岸呢!想到這裡,求歸依救護的心情,油然而生,自會懇到迫切起來。然而,「何處是」真歸「依」處,何處是可恃「怙」處呢?總不能亂抓草束浮漚為救生圈呀!

註【1-002】《雜阿含經》卷三(「大正」卷三.一七頁中)。

導師:

1.2 積聚皆銷散

乙二
丙一:
積聚皆銷散,崇高必墮落,合會要當離,有生無不死,
國家治還亂,器界成復毀:世間諸可樂,無事可依怙。

  有的不知道求歸依,有的求歸依而誤信邪師外道。為什麼不求歸依?死心眼兒迷著了現世的事情,以為極有意義,充滿福樂。等到事到臨頭,從金色夢中醒來時,悲哀失望,再也來不及了!迷戀的現事很多,主要的有六種:

  一、財富的「積聚」:有些人以為經濟第一,有了錢什麼也行得通,甚至說:『有錢使得鬼推磨』。不知無論富有到什麼程度,財富終歸要「銷」解「散」失的。不要以為這是他們不會經營,過分浪費;財富是個人所不能自主的,所以佛說:『五家所共』(3)。逢到大水,大火,遇到盜賊,惡王,還有生了不肖的兒女:財富是轉眼就完了。積聚財富,不但為了經營與保存,引起種種 [P5] 憂苦,有時財富更成為苦難的直接原因。明末,李闖入北京,對一般富有的大臣宰官,用夾棍與腦箍來追索金銀,金銀是完了,腿也斷了,腦骨也破了,有的連命也丟了。現在,被稱為秧歌王朝的暴政,對於有資財的,從大富到小富,甚至一畝田,一隻牛,都被鬥爭清算。有的除了送上老命而外,還連累全家妻兒。這就是佛說盜賊與惡王的實例。財富本身,多憂多苦而無法保存,還能說有錢就有辦法嗎?

  二、「崇高」的(名位與)權位:這是一般所迷戀的。在位時,叱吒風雲,得心應手,大有一切由我的氣概。然而,崇高「必」然「墮落」。近一些說,慕尼黑時代的希特勒,那還了得!可是等到柏林失陷前夕,也就一籌莫展,只有一死了事。史達林主宰蘇聯三十年,一切榮耀歸於史達林。可是屍骨未寒,就被他的黨徒清算。在佛教傳記中,頂生王統一四洲,上升忉利天,與帝釋共同治理天宮,但末了墮落人間,不免憂愁而死。那位自稱天地之主,人類之父的天帝,也還是不免墮落驢胎馬腹去。崇高的地位,實在是不足依怙的。 [P6]

  三、親愛眷屬的「合會」:或是父母兒女,夫婦的會合,洋溢著家庭的溫暖。或是學校中的師生,同學,社會上的同事,意氣相投,互相扶助,結成深厚的友情。人是被稱為社會的動物,能有親人益友,共住合作,這是極理想而又安心的事。然而,由親愛的而變為冤家,這姑且不說。不論是怎樣的親愛共住,總「要當」來分「離」的。一旦生離死別到來,拋下父母,丟下妻兒,孤苦悽惶的各奔前程,誰還顧得了誰呢!

  四、生存:經驗告訴我們,凡是「有生」的,「無」有「不死」的。死亡的事實,鐵一般的到處都是,可是人類對於自己,總好像是不會死的。生存,一切才有意義,於是為名為利,爭取一切來屬於自己。就是口頭說到要死,而對人對事,還是毫不覺悟。『人生不滿百,常有千歲憂』,這是顛倒的『不死覺』,永生與長生的邪見,都由此而來。然而,你真聽說有不死的嗎?──上面四句,是有名的四非常偈。

  五、「國家」的繁榮:國家對於我們,可說是安全的保護者。國家的強盛 [P7] 繁榮,對於國民的安樂與自由,是有密切關係的。因此,有的以為:只要國家強盛,我們便有了著落。可是國家的強盛,不一定等於自己(自己的家)的安樂。不但政治上的派系起伏,不完全以是否忠於國家為標準;而國家一直在一治一亂的流轉中,「治」平而「還」為紛「亂」。中外歷史,是無可置疑的實證。所以,以國家為惟一依怙,是不正確,不安全的。

  六、社會進步:有的以為:人是社會的動物,社會的文明,一直在進步中;這就是人生的真正意義,何必為個己著想,求覓空虛的歸依?這是見群體而不見個己的偏見!社會文化的進步,姑且看作人生的真正意義。然人類社會的活動,依於所住的「器界」(我們住的世界──地球),是不能離開這一據點的(即使轉移到另一世界,也還是一樣)。但器世界是在凝「成」而「復壞」,壞了又成立的流轉過程中。請設想一下:地球一旦壞了,那時的人類文明,人生的真正意義何在?以社會進步為人生真正意義的人物,才是真正空虛的幻想者! [P8]

  總之,一般人不能引發求歸依的熱心,是由於迷惑了眼前的短暫意義,在人「世間諸」般「可樂」事上,生起錯覺。經上面一一的論究,證明了這些,「無」有一「事」是真正「可依怙」的。一切都是非常非樂,那什麼才是可歸依處呢?

註【1-003】《大智度論》卷一一(「大正」卷二五.一四二頁中)。

導師:

1.3 鬼神好凶殺

丙二: 鬼神好凶殺,欲天耽諸欲,獨梵依慢住,亦非歸依處。

  
知道求歸依了,可是又每為外道邪宗所誤。歸依的對象,不但是依賴他,也是以他為典型而效法他,就是沒有這種自覺的心境,也是會受熏染的,所以這是不能不謹慎的。歸依的宗教對象,形形色色,現在略說三類,從他們的缺點中,說明他不是真正的可歸依處。

  一、「鬼神」:照中國的說法,天神,地祇,人(死為)鬼,人死而有功德的也成為神。這是各式各樣的,風神,雨神,山神,水神,土地神,五穀神 ……,山精木怪,魑魅魍魎;《易經》所說的『精氣為物(即魅),遊魂(指無人祭祀的孤魂)為變』(4),都是。據佛經說:鬼是餓鬼;神是四大王眾天所 [P9] 統攝的,主要是夜叉,羅剎,那伽(龍),摩!7畝羅伽(蟒神),迦樓羅(金翅鳥)等,或是大力鬼王,或是高等畜生。還有基督教所傳的魔鬼(大龍,蛇),鬼靈,生著翅膀的天使等。這些鬼神,確有一些功德,有一些神力,也有向善而為高級天服役的。在某種情形下,確能給人以多少助力,所以常為人所崇拜‧懇求賜福,求他驅逐邪惡,或者請求不要傷害。然鬼神都充滿煩惱,他們的德性,有時還不及人類;特別是瞋恚成性,嗜「好凶殺」傷害。他們所要人類供給的,是犧牲──血肉,甚至要求以人為犧牲。如人而不恭敬供養,或者冒犯了他,就會用殘酷的殺害來報復──狂風,大雨,冰雹,瘟疫等。這等於人間的黑社會,惡勢力,在你不幸時,也許會拔刀相助,慷慨解囊。可是你可不能得罪他,或者使你就此落入罪惡淵藪。從前,大勇法師在北平,想去西藏學密宗,依照密宗規例,請得一護法神,據說是廣濟寺的狐仙。狐仙來護法了,卻反對大勇法師去西藏;要去,他就非搗亂不可。真的是來時容易去時難,費了好大力量,才把他趕走。俗語說:『引狼入室』,『引鬼入門』。鬼神的 [P10] 崇拜者,每每為了得罪鬼神,弄得家敗人亡,這真是何苦呢!孔子到底是人類的偉人,他的『敬鬼神而遠之』(5),不失為聰明的辦法!

  二、「欲天」:欲是物質的五欲──微妙的色聲香味觸,男女的性欲。天是光明的意思,即一般的天,帝。在這三界中,欲界共有六天,最下是統攝八部鬼神的四大王眾天,向上是忉利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這六天,同有物質的貪欲,男女的淫欲,所以稱為欲天。欲天中,與人類關係最切的,要算忉利天王釋提桓因──帝釋了。他崇尚和平,愛好道德,希望人類進步。雖為了天國的統治,偶爾也發動戰爭,但寬恕敵人,以不殺為主。他成為多神王國的大帝,通過鬼神而統治人間。天女圍繞,與中國傳說的玉皇大帝相近。比起鬼神來,欲天當然高尚得多,毛病就出在迷戀「耽」著「諸」般「欲」事上。在物欲與性欲的享受中,不免驕奢淫佚,沈醉於糜爛的生活,而智慧與德性的精神生活,反而會退落下來。從前,帝釋曾請佛說法,可是回去不久,連佛說的是什麼也忘記了。『欲為苦本』,這種物欲享 [P11] 受而容易墮落的諸天,自身不保,還需要求歸依呢!

  三、「獨梵」:欲界以上,叫做色界。色界分四禪,初禪又分三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梵是清淨的意思,與聖潔的含義相近。梵眾天,如人民;梵輔天,如官吏;大梵天如獨一無二的帝王,所以稱為獨梵。梵天是非常清淨的,沒有淫欲,也不再貪戀世俗的物欲。德行方面,慈悲博愛的精神,非常高上。這在一般宗教中,可說是佼佼者了!據佛經說:大梵天出現,還沒有臣民,也還沒有欲界──地球等住處。大梵天想有天地,欲界也就漸漸凝成了。想有人,人也恰好出生了。由於大梵天心「依」憍「慢」而「住」,不免引生狂謬的知見,以為天地由他而創造,人類由他而出生。他生存一較長的時間 ──一劫半,便向他的臣民宣說:自己是常住不變,無始無終。印度的大梵天,與基督教的耶和華相合。梵王的淨行──克制世俗的情欲,與慈愛精神,原是可稱讚的。可惜狂慢的邪說,奴視一切,成為信我者生,不信我者滅亡的大獨裁者。一神教的邪毒,泛濫世界,成為罪惡的一大根源。試想:如不是誇大 [P12] 狂,增上慢,這位流轉生死苦海的大梵天王或耶和華,憑什麼說創造萬有呢?憑什麼說常住而無始無終呢?

  梵天以上,還有二、三、四禪天,以上還有無色界天。但與人類沒有什麼接觸,只是極少數人能信受奉行,不能成為社會共信的宗教,所以也就不說了。一般的宗教,不外乎鬼神,多神教的大神,一神教。如上所說,都是不離煩惱,不出生死,都還是自救不暇的苦惱眾生,所以說:「亦非歸依處」。

註【1-004】《周易》「繫辭上」。
註【1-005】《論語》「雍也」。

導師:

1.4 歸依處處求

丙三: 歸依處處求,求之遍十方,究竟歸依處,三寶最吉祥!

  人們感到生死的苦迫,想尋求「歸依」,「處處」去「求」,雖然「求之」不息,「遍十方」──四方,四維,上下──都求過了,卻盡是些鬼神,鬼神王國的大神,創造神,都不是真正的歸依處。這才知道,「究竟」的真「歸依處」,惟有佛教的「三寶」。佛,法,僧三者,都是希有難得的,價值無上的,妙用無比的,所以都稱之為寶。歸依三寶,使我們化凶為吉,化難成祥,離惡向善,轉黑暗為光明,離苦痛得安樂。這一切吉祥事,都能夠成就,所以 [P13] 說「最」為「吉祥」。

  一切都值不得歸依,惟有三寶才是真歸依處,這不是自讚毀他,而是從事實與理由兩方面得來的結論。事實是:釋迦佛成佛不久,創造神梵天王,從天上下來,懇請如來說法。他覺得,他對於他的兒女(自以為是他的兒女),實在是毫無辨法了。釋迦佛答允了他,這才大轉法輪,救度人頹。梵天王也就作了佛的弟子,得到了離欲的聖果。還有,過去世中,與玉皇大帝神格相近的帝釋天,自己知道快死了。不幸的是,死後要墮落豬胎中。他憂愁苦惱,去請大梵天王,大自在天等設法;甚至天南地北,山中水邊,到處去請問鬼神,與外道仙人,結果是一切徒然。末了,他遇到佛陀,聽佛說法,這才救免了豬胎的厄運,還生天國。多神教的大神,與一神教的創造神,都非歸依佛不可。『歸依處處求,求之遍十方』,正是帝釋天的親身經歷。至於理由,下面將分別讚歎三寶功德,說明三寶功德的究竟,所以真是眾生的歸依處。

導師:

1.5 正法以為身

甲二
乙一
丙一
丁一
戊一: 正法以為身,淨慧以為命,智月朗秋空,禮佛兩足尊。

[P14]

  先論讚佛寶功德。佛是梵語,意思是覺者。佛所覺證的,是「正法」,正法也可譯為妙法。法是可軌可則的,不變不失的,所以正法是中正而不偏邪的,微妙而非淺顯的真理;這是有永久性,普遍性的絕對真理。圓滿覺證了正法,才名為佛,所以佛是「以」正法「為身」的,名為法身,也就是絕對真理的具體顯現者。

  佛為什麼能圓滿覺證呢?因為佛有無漏(離一切煩惱雜染)的清「淨」智「慧」。智慧最清淨,所覺證的正法也就最清淨,所以稱為『最清淨法界』(法界即法身)(6)。正法是無往而不在的,迷了並不損減,覺證了也沒有增多,有淨慧才能證覺清淨的正法,所以佛「以」淨慧「為命」,稱為慧命。

  法身與慧命的統一,就是佛。現在舉譬喻說:佛的「智」慧,如明「月」一樣;淨慧的體證正法,如明月的「朗」照「秋」夜的晴「空」一樣。如沒有雲翳,月光皎潔,蔚藍色的虛空,在月光中也分外清淨。這是說:清淨覺照的佛智,徹底證覺正法,正法也究竟清淨顯現於淨慧之中。經上說:『菩薩清涼 [P15] 月,遊於畢竟空』(7);菩薩尚且如此,何況是佛呢!

  法身與慧命,到達徹底圓滿,這是值得眾生歸敬的。「禮」是敬禮,如禮拜問訊是身禮,讚歎功德是語禮,虔信恭敬是意禮。要這樣的三業禮敬,來表示我們對於「佛」的歸信。「兩足尊」是讚歎佛的,有二種解說:一、兩足就是人類,佛為人類中的最尊勝者,所以名兩足尊。如經說:『正覺兩足尊,生馬四足勝』(8)。二、兩足是福德與智慧的圓滿。有大福德與大智慧的,不但是佛,大菩薩等也都是如此的。但在福德與智慧圓滿的聖者中,佛是最尊最勝的,所以名兩足尊。

註【1-006】《攝大乘論本》卷上(「大正」卷三一.一三六頁下)。
註【1-007】《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四三(「大正」卷九.六七0頁下)。
註【1-008】《雜阿含經》卷三六(「大正」卷二.二六三頁下)。

導師:

1.6 三世佛無量

戊二: 三世佛無量,十方佛亦爾。悲願來濁世,禮佛釋迦文。

  佛是大覺聖者的通稱,誰能圓滿的覺證了正法,誰就是佛,所以發心學佛的人多,成佛的也多。從時間上說: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三世」出現的「佛」,是「無量」的。現在是釋迦牟尼佛;向上推,過去是迦葉佛,拘那含牟尼佛,尸棄佛,毘婆尸佛等;未來是彌勒佛,樓至佛等。過去佛無量無 [P16] 數,未來佛也如此。如從空間上說:東,南,西,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上,下──「十方」世界的「佛」,「亦爾」──也是這樣的。十方的世界無量,佛也無量,如東方現有不動佛,藥師佛,西方現有阿彌陀佛等。學佛的歸依三寶,應歸敬三世十方一切佛。

  然從這個世界的我們來說,有一位是應該特別歸敬的,那就是本師釋迦牟尼佛。釋迦佛在菩薩因中,本著救苦救難的大「悲」心,忍苦忍難的大「願」力,不願往生淨土,發願在穢土修行成佛,因為穢土眾生太苦了,需要救濟太迫切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偉大精神,由釋迦佛完滿實踐出來。他「來」五「濁」惡「世」的此土成佛,便是為了救護我們,不遺棄我們這些苦惱眾生。過去二千五百年左右,釋迦佛誕生於印度,經出家,修行,成佛的歷程,然後我們這個充滿罪惡的黑暗世界,有了佛法的光明。這一世界的佛教,由釋迦牟尼佛而來;對我們來說,真是恩德無窮!釋迦佛的偉大,不但為我們所尊敬讚歎,十方諸佛也異口同聲的讚歎呢!如經上說:『彼諸佛等,亦稱讚 [P17] 我(釋迦牟尼)不可思議功德』(9)。所以,我們在歸敬十方三世佛而後,應特別敬「禮」本師「佛」──「釋迦文」。釋迦文,即釋迦牟尼的異譯。這等於歸依僧是歸依一切僧,但對自己的歸依師,有著更大的恩德一樣。

註【1-009】《佛說阿彌陀經》(「大正」卷一二.三四八頁上)。 [P35]

導師:

1.7 智圓悲無極

戊三: 智圓悲無極,斷障無餘習,三德等究竟,方便示差別。

  再依古代聖者的讚佛法,以三德來讚佛。佛的「智」慧,究竟「圓」滿,不但覺了一切法的本性,也覺察一切法的特性,形態,作用,關係等;覺了現在,也覺了過去,未來。從種種方面,覺了一切法的種種相,所以佛名一切種智。眾生的苦痛,不能解決,無非是愚昧作怪。佛的智慧圓滿,所以不但自己解脫,也能以無量的方便善巧(智慧的妙用)來解脫眾生。這是讚佛的智德圓滿。佛陀救苦的大「悲」心,不限於一人,一事,一族,一地區,一世界,而遍為一切世界,一切眾生,一切苦難而發心。悲心的深切,徹骨徹髓,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因位菩薩,如觀音,地藏等,已經是大悲大願到了不得,何況佛果呢!這是讚佛的恩德圓滿。有的智慧高而悲心薄;有的重悲愛而不 [P18] 重智慧;有的悲智並重,但由於內心的煩惱雜染,還不能徹底清淨,所以算不得究竟。惟有如來,「斷」盡一切煩惱──理障,事「障」,甚至「無」有絲毫「餘習」。這是讚佛的斷德圓滿。什麼叫餘習?就是無始以來,久習煩惱的慣習性。佛弟子阿羅漢,煩惱都斷了,習氣還有餘留的。所以有的還要罵人(罵慣了,脫口而出,連自己都不覺得),有的還會蹦蹦跳跳,有的還是堅執己見。惟有佛,才能將煩惱與餘習完全斷盡,這才是最清淨,最聖潔!基督教徒,每說耶和華是聖潔的,其實,他動不動就發怒,殺人千千萬萬,甚至用洪水來淹沒地球,幾乎連人類和動物都斷了種。狂慢凶狠到這步田地,還能說聖潔嗎?我們歸信佛,不是迷信,也不是為了與佛有什麼同族等關係。佛教徒是,誰能圓滿一切功德,我們就歸敬誰。真能究竟圓滿一切功德的,惟有佛,所以我們要歸依他,不歸依外道的天神。

  智德,恩德,斷德──「三德」,一切佛都是平「等」的,都是「究竟」圓滿的。不能說甲佛願力大,乙佛願力小;或者說乙佛智慧高,神力大,丙佛 [P19] 要小些。因為如佛與佛之間,有大小多少的差別,便有不圓滿的,不圓滿的就不能稱為佛。所以『佛佛道同』,『佛佛平等』。但從經典看來,佛的色身有大小,壽命有長短,國土有淨穢,弟子有多少,正法住世也不一致。要知道,這是佛的「方便示」現,為了適應眾生的根機,才有這種種「差別」。並非佛的真實功德不同,切勿妄生分別!──上來讚歎佛寶功德。

導師:

1.8 丘井空聚落

丁二
戊一: 丘井空聚落,朽故寂無人,彼岸林泉樂,禮法離欲尊。

  這是讚歎法寶的功德。上二句,含著兩個譬喻,要分別解說。「丘井」,是枯井。有人在曠野散步,一不小心,落在枯井裡。虧得一手攀住井裡的枯藤,這才不致落到井底。井底有四條毒蛇,張口吐舌的望著他。一隻老鼠,正在咬那枯藤,說不定就會斷下來。在這危急的情況下,仰頭見藤上有蜂蜜,他伸舌去舐那蜂蜜,便什麼都忘了!甚至蜂群的飛來螫人,他也在甜蜜的享受中忽略了。這是說:眾生在生死曠野裡,由於業力,感到了五蘊身。枯藤,是命根。老鼠的咬那枯藤,如無常的侵逼,一息一息的過去,命根快就會斷了。無論 [P20] 是丘井,枯藤,鼠咬,都譬說無常的苦迫,所以說「朽故」。四蛇,是四大,四大不調和,就會生病而致人於死,如毒蛇的傷人。蜂蜜,如五欲的快樂。人在生死無常的苦迫中,享受些少的欲樂,便忘記了。不顧蜂群的來螫,如對於五欲而來的苦果,也不管。生死大苦,都不能使眾生警覺,真是愚癡極了!

  「空聚落」,是無人的村莊,所以說「寂無人」。有人想逃避國王的罪罰,路過一無人的村莊。他想住下來,過一宿再走。忽聽見天人說:走呀!這是盜賊來往地帶,如遇見盜賊,怕會喪身失命呢!這是說:有人想脫離魔王的控制,修學佛法,有的在六根門頭失敗了。空村,如六根。六根──見聞覺知,一般以為是內有自我,而實是沒有自我(無人)可得。此無我的六根,觸對六塵境界,引起有漏的六識,如盜賊。六識遊歷六根,不應該貪的起貪,不應該瞋的起瞋,種種煩惱,劫奪功德法財,有的因此而墮落惡道。所以,想出離三界的魔王統治,修學佛法,就不應該為六根所欺誑;應該向前進行,到達安全的境界。 [P21]

  上面說起的逃難的,離開盜賊往來的空村,前進到國境邊沿,為大河擋住了去路,而追捕的人,卻快要追來。那時,他望見大河「彼岸」──不屬國王的境界,有園「林」流「泉」,真是又安全,又快「樂」。他就不顧一切,游過大河,這才離了死亡的恐怖,真的可以休息了。這譬喻說:學佛法的,不受六根的誑惑,渡過生死大河,這才越出魔王境界,到涅槃彼岸,可以享受不生不滅的寂滅樂,到達了大休息的境地。

  上面從『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說到『涅槃寂滅』──這是三法印,是佛法的三大真理。而涅槃又是通過無常無我而實現的,為一切聖者的究竟歸宿,這就是我們要歸依「禮」敬的「法」寶。如世俗修習禪定的,也能出離一部分的煩惱──欲,但三乘聖者,由慧而得涅槃,才是究竟離欲,在一切離欲中,涅槃為最尊最勝,所以說「離欲尊」。

導師:

1.9 正法妙難思

戊二: 正法妙難思,善淨常安樂,依古仙人道,能入於涅槃。

  涅槃,為一切聖者,一切學佛者的歸依處。由於證入的程度不同,有有餘 [P22] 涅槃,無餘涅槃,大般涅槃等差別。實則,涅槃就是「正法」。正法是自證的境地,微「妙」得「難」以「思」議,所以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今依經論的方便開示,略加說明。一、正法是「善」:這是勝義的絕對完善。二、是「淨」:由於正法不是煩惱等雜染所能污的,也不是煩惱雜染等所能緣起的,所以名為清淨。三、是「常」:正法是超越時間性的,不生不滅,本來如此。四、是「安樂」:這是沒有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的,是離繫的絕對樂。總之,正法不可思議,功德也不可思議。

  從智慧的境界說,名為正法。如從智慧證入正法而得真自由來說,名為涅槃,所以,正法就是涅槃,只要「依」著往「古」──過去諸佛大「仙人」的正「道」,就「能」證「入於涅槃」的解脫。說到古仙人道,《阿含經》與《楞伽經》等,都曾說到。因為正法是本來如此的;能入涅槃的修行正道,也是本來如此的。過去一切佛,無不經歷此正道而得入涅槃;這不是釋迦佛所造作的,是古佛的常道,所以名為古道。──上來讚歎法寶功德。 [P23]

導師:

1.10 依法以攝僧

丁三
戊一: 依法以攝僧,和樂淨為本,事和或理和,禮僧眾中尊。

  釋迦佛成佛說法,就有好多人隨佛出家,佛就把他們組織為僧伽──或簡譯為僧。僧是群眾,是有組織有紀律的集團,所以古人義譯為『和合眾』。佛憑什麼來集結僧眾呢?不是憑自己的才能,所以佛說:『我不攝受眾』(10)。佛是「依法以攝」受他們,使之成為「僧」伽的。法,是人生的正道,究竟的涅槃;佛是以此法來感召大眾,讓大眾為這人生大事而集合攏來。法也是律法制度,就是契合於人生正道的規制;佛是本著這自他共處的完善法則,制為規章法度來組織大眾的。

  依法而組合的僧眾,以「和樂淨」三者「為」根「本」的特色。一、和合,這又有「事和或理和」二種。事和又分為六,名為六和。1.見和同解:大眾有一致的見解,這是思想的統一。2.戒和同遵:大眾奉行同一的戒律,這是規制的共同。3.利和同均:大眾過著同樣的生活受用,這是經濟的均衡。思想,規制,經濟的和同,為佛教僧團的實質。能這樣,那表現於身心的活動,彼此 [P24] 間一定是:4.身和共住;5.語和無諍;6.意和同悅了。此六和,是出家僧眾所應該一致奉行的。還有理和,是佛弟子證到的真理──法或涅槃,內容是彼此完全一致,所以說:『心心相印』;『與諸佛一鼻孔出氣』。這是聖者所特有的,而且是通於在家出家的。單是事和,是世俗僧;理和是勝義僧。不過,釋迦佛在這五濁惡世,依法攝僧,成為住持佛教的中心力量,卻是著重事和。二、安樂:僧眾在這事和(或理和)的集團中,大眾都能身心安樂,精進修行。三、清淨:在和樂的集團中,互相勉勵,互相警策;如有了罪惡,也能迅速的懺悔清淨,僧團才能做到健全。佛制的僧伽,原來是這樣完善的集團。

  從自修到身心清淨來說,僧伽是使我們得安樂得清淨的殊勝因緣,是陶賢鑄聖的大冶洪爐。從利他的宏揚佛法來說,僧伽是推動佛法的集體力量。僧伽為三寶之一,佛弟子應歸依敬「禮僧」伽。宗教的大眾集團,本不限於佛教,如印度的六師沙門團,都是有僧眾的。但在各教的僧「眾中」,奉行佛法的僧伽,最為「尊」勝,所以稱讚為眾中尊。 [P25]

註【1-010】《長阿含經》卷二《遊行經》說:「如來不言我持於眾,我攝於眾」,引文取意(「 大正」卷一.一五頁上)。

導師:

1.11 敬僧莫呵僧

戊二: 敬僧莫呵僧,亦莫衡量僧,隨佛修行者,住持正法城。

  僧寶為歸依的對象,所以特為在家的信眾,說此一頌。在家的信眾們,應該尊「敬僧」伽:或是內心的誠敬;或是語言文字的讚歎;或是身體的禮拜。稟承僧眾的意思,為比丘僧服務;隨僧眾所需要的,隨分隨力,以衣服,飲食,醫藥,床敷,日用品來供養。對於僧眾,千切不可生輕慢心。近代中國,信佛信法,敬佛敬法的還有,而信敬僧伽的實在太少。或是但敬歸依師,或是敬一二人,三寶的歸敬不具足,難怪佛法的希有功德,不易生長起來。

  僧眾這麼多,當然『龍蛇混雜』,有聖僧,也有凡僧,有持戒清淨的,也有毀戒不淨的。在家弟子們,如見有不清淨的,不合法的,應承認:這是出家人的『僧事』,自有僧伽依照一定的規律去處理。切「莫」隨便「呵」毀「僧」伽全體,或者呵毀一人或少數人。真誠護法的信眾,可以向僧伽提出意見,處理的責權,還是屬於僧伽。依佛制,沒有逐出僧團以前,犯了罪,國法也不能隨便處罰。遇有諍執,國王也只能依律來表決,不能以自己的意見來決定。 [P26] 否則,只有造作毀辱僧伽的重罪,或反而增加僧眾的諍執。

  還有,凡是出了家的,就成為僧伽的一員。你不要多生分別:年高或者年少,男眾或者女眾,博學或者淺學,精進或者放逸,持戒或者犯戒,老鄉或者外籍。凡是僧伽的成員,都應尊重恭敬,一律布施。因為僧伽猶如大海,有大龍也有魚蝦,有藻苔也有珍寶;大海是不加簡別,一樣含容的。然世間儘多是這種人,或重持戒的,或重禪定的,或重念誦的,或重威儀的,或重義學的,就此妄生分別,說長說短,某優某劣,擁護誰,反對誰。信眾們!切「莫」心不平等,「衡量僧」伽!僧眾的功德,不是一般所能認識的。例如一般的偏重老年,輕視少年,不知『生年上座』只是皮皴髮白,只是六根衰朽,想貪著受用而不能,與佛法功德有什麼關係呢!

  信眾對於僧眾,應該信仰:凡是出家而屬於僧伽的,雖程度千差萬別,但同樣是「隨佛修行者」。只要有出家眾,就會有寺院,有聖像,有經書,就有三寶可尊敬。佛法,始終是由於出家僧而延續下來。所以分別起來,不免有高 [P27] 下,優劣,凡聖的差別;而總合起來,卻成為一有力的僧團,「住持」如來的「正法」,堅固得金「城」湯池一般,不為天魔外道所破壞。大家不妨反省:自己對於佛法的最初起信,或最初引起興趣,不一定都是賢聖吧!所以說:破戒比丘而服袈裟的,還是人天福田。真誠的在家信眾,應特別尊敬僧伽(團體),愛護僧伽,從旁助成僧團的和樂清淨;切不可呵毀嫌責,或以權力來從中鬥爭。佛世,僧伽發生了諍執,連佛的話也不肯聽,分成二部。佛對信眾們說,這都是僧,都應該供養。所以,『如破金杖為二分,二俱是金』(11),實可為在家信眾的座右銘。──上來讚歎僧寶功德。

註【1-011】《四分律》卷四三(「大正」卷二二.八八三頁中)。

導師:

1.12 三寶真實德

丙二: 三寶真實德,無漏性清淨。化世真亦俗,佛法得長存。

  三寶,是我們的歸敬對象,在一切宗教的教主,教理,教徒中,三寶是最圓滿,最清淨的。然佛像與僧眾,不一定能符合這一意義吧!這應該知道:如現在,佛是或玉,或石,或金,或銅,或木雕,或土塑,或紙晝的佛像;法是三藏經典,或古今大德的法義;僧是出家眾。這稱為住持三寶,是佛滅後,佛 [P28] 教流傳於世間時的三寶,恭敬供養,依此而歸向於真實的三寶。又如釋迦佛出世時,釋迦佛是佛寶,佛所開示的教說──四諦,緣起,涅槃等是法寶;隨佛出家的凡眾聖眾,是僧寶。這是化相三寶,是佛出人間教化時,以此三相為三寶。恭敬供養,依此而歸向十方一切佛,正法,一切賢聖僧。化相與住持三寶,都是佛教在世間的具體形相;以此為歸依對象,從而更深入一層。

  論究到真實的歸依處,是「三寶」的「真實」功「德」,這在古來,又有好多分別,現在略說二類。一、佛的無漏功德是佛寶:依聲聞來說,是五分法身;依大乘說,是無上(四智)菩提所攝的一切無漏功德。正法或涅槃,是法寶。有學無學的無漏功德是僧寶:依聲聞乘說,即是四雙八輩的無漏功德;依大乘說,是菩薩,攝得聲聞,辟支佛的無漏功德。二、大乘教所說:究竟圓滿所顯的最清淨法界(攝得體相業用),是佛寶。少分顯現清淨法界的,是僧寶。遍十法界而不增不減,無二無別的法界(或名真如,實相等),是法寶。平常所說的一體三寶,理體三寶,常住三寶,都不過此一意義的不同解說。所以, [P29] 三寶的真實功德──真實的三寶,是「無漏」的,是不與煩惱雜染相應的,也不為煩惱雜染緣起的。又是「性清淨」的:無漏的有為功德,稱為清淨;無為功德,不但是離垢清淨,在雜染中,也還是本性清淨的。無漏而性淨的三寶,才是真正的歸依處。

  不過,從佛法「化」導「世」間,利益眾生來說,不但應該歸敬於「真」實的三寶功德,「亦」應歸敬於世「俗」事相的住持三寶(佛世為化相三寶)。因為,但歸依世俗,自不免流於形式的崇拜;而專重勝義(真實),也不免過於高深,不是一般所能明了。所以必須歸依現實事相的住持三寶,依此進向真實的三寶。佛教的重視『像教』,其理由就在此。住持三寶為事象的,從此表顯真實三寶的功德,這才能淺深由之,事理無礙,「佛法」才能「得長存」世間,為一切眾生作救護,作福田。

導師:

1.13 自誓盡形壽

乙二: 自誓盡形壽,歸依佛法僧,至心修供養,時念諸勝利。

  佛法僧三寶,是沒有污染的;具足功德的,所以是真正的歸依處。受歸依 [P30] 的,先要懇切懺悔,生恭敬心,清淨心。長跪合掌,在歸依本師前,依師長教,「自」己立下「誓」願說:『我弟子某某,「盡形壽,歸依佛」,兩足尊;盡形壽,歸依「法」,離欲尊;盡形壽,歸依「僧」,眾中尊(三說)。願大德憶持,慈悲護念,我是優婆塞。我從今者乃至命終,護生。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三說)(依《大名經》及律說)(12)。凡發願受持歸依的,那怕是生死關頭,也不能中途變悔。就是說笑,也不可說我不信三寶,或者說我不是三寶弟子。如歸依而又棄捨,生生世世,受苦無窮。所以,要切記『盡形壽歸依』的誓言。

  歸依了三寶,應該以「至」誠「心」來「修供養」。對於佛像(佛塔),經典,僧眾,即使是不大莊嚴(例如佛像的工巧不妙),不大清淨,也不可輕慢,要一律生尊敬心。供養佛,如禮拜,讚歎,右繞,及供奉香,華,伎樂,燈明,幢,幡,寶蓋等莊嚴具。供養法,如書寫,印刻,或者莊嚴經典,以香,華等來供養。供養僧,是衣服,飲食,坐臥具,醫藥,日用雜物,但必須佛 [P31] 法所認為清淨的(僧眾可以用的),切勿供養不如法的物品。至於最上的供養,沒有比依從如來的法教,聽從僧眾的指導而切實奉行的了!

  我國的佛教徒,都修早晚課誦,時間比較長;對在家事務忙的信徒,多少有些不適合。最好,依印度舊法,日三時,夜三時──六時修行:次數不妨多,時間不妨短些。修三歸依「時」,要憶「念」歸依三寶的「諸」般「勝利」 ──功德。如一、成為佛弟子;二、是受戒的基礎;三、減輕業障;四、能積集廣大福德;五、不墮惡趣;六、人與非人,都不能嬈亂;七、一切好事,都會成功,八、能成佛道。如能時時憶念歸依三寶的種種功德而修習,那對於修學佛道,成就信心,獲得希有功德,是非常容易成就的。

乙三: 此歸依最尊,此歸依最勝,不由餘歸依,得樂得安隱。

  依上面所說,「此歸依」三寶,在一切歸依中,「最尊」,「最勝」。如有求歸依的真誠,那當然非歸依佛教的三寶不可了!不要邪正不分,以為歸依什麼宗教都一樣!其他宗教的教主,教法,教徒,沒有能究竟離染污的,也沒 [P32] 有具足功德的;自救不了,怎能為他人作歸依處呢?所以,即使歸依外道,也決「不」會「由」其「餘」的「歸依」,而能「得」到有為功德的安「樂」,「得」到無為功德的「安隱」。安隱,就是安穩,指涅槃的究竟常樂而說。

註【1-012】《大名經》,《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三七說:「佛告大名:諸有在家白衣男子,男根成就,歸佛法僧,起殷淨心,發誠諦語自稱:我是鄔波索迦,願尊憶持,慈悲護念」:「我從今者,乃至命終,護生」(「大正」卷二九.五五二頁下──五五三頁上)。

導師:

1.14 所說歸依者

乙四
丙一: 所說歸依者,信願以為體;歸彼及向彼,依彼得救濟。

  歸依的要求,歸依的對象,歸依的儀式,都已經說過了。但「所說」的「歸依」,到底是什麼呢?這是深切的「信」順,信得這確是真歸依處,的確是能因之而得種種功德的。知道三寶有這樣的功德,就立「願」做一佛弟子,信受奉行,懇求三寶威德的加持攝受。歸依,就是「以」此信願「為體」性的。所以受了歸依,就要將自己的身心,「歸」屬「彼」三寶,不再屬於天魔外道了。隨時隨地,都要傾「向彼」三寶,投向三寶的懷抱。例如迷了路的小孩,在十字街頭亂闖,車馬那麼多,不但迷路,而且隨時有被傷害的危險。正在危急時,忽見母親在他的前面,那時,他投向母親的懷抱,歸屬於母親而得到平安了。歸依三寶的心情,也應該這樣。能這樣,就能「依彼」三寶的威德,「 [P33] 得」到「救濟」。在梵語中,歸依是含有救濟意義的。所以,三寶的功德威力,能加持受歸依的,攝導受歸依的,使他能達到離苦常樂的境地。總之,從能歸依者說,歸依是立定信願,懇求三寶的攝受救濟。從所歸依的三寶說,不思議的功德威力,加持受歸依的,引攝眾生,邁向至善的境地。

  

丙二: 若人自歸命,自力自依止,是人則能契,歸依真實義。

  一般說來,歸依是信仰,希願領受外來的助力,從他力而得到救濟。一般他力宗教,都是這樣的。然佛法不只如此,而更有不共外道的地方。佛在涅槃會上,最後教誡弟子說:『自依止,法依止,不餘依止』(13)。這是要弟子們依仗自力,要自己依著正法去修學,切莫依賴別的力量。這正如《楞嚴經》中阿難說的:『自我從佛發心出家,恃佛威神,常自思惟,無勞我修,將謂如來惠我三昧,不知身心本不相代』(14),一切還得靠自己去修習。所以歸依的深義,是歸向自己(自心,自性):自己有佛性,自己能成佛,自己身心的當體,就是正法涅槃;自己依法修持,自身與僧伽為一體。佛法僧三寶,都不離自身, [P34] 都是自己身心所能成就顯現的。從表面看來,歸依是信賴他力的攝受加持;而從深處看,這只是增上緣,而實是激發自己身心,願其實現。所以說:「若人自」己「歸命」──命是身心的總和,歸命是奉獻身命於三寶。能依「自力,自」己「依止」自己而修正法,而不是阿難那樣的,以為『恃佛威神,無勞我修』,那末「是人」也就「能契」合於「歸依」的「真實義」了。

註【1-013】《大智度論》卷二(「大正」卷二五.六六頁下)。
註【1-014】《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一(「大正」卷一九.一0九頁上)。 [P37]

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