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二節 律部

第二節 律部

第一項 廣律

律部,分「廣律」、「戒經」、「律論」──三類。先敘「廣律」:

A《銅鍱律》:從印度傳入錫蘭,現在為緬甸、泰、柬、寮──南方五國佛教所傳承的廣律,以巴利語Pāli書寫;這是赤銅鍱部Tāmraśāṭīya的廣律(簡稱《銅鍱律》)。銅鍱部自稱上座部Sthavira,又稱分別說部Vibhajyavādin。在部派統系中,這是屬於上座部中的分別說部,從分別說部流出的赤銅鍱部。這部廣律,起初由口誦傳入錫蘭;到西元前一世紀,Vaṭṭagāmaṇi王的時代,才以筆墨記錄出來。現有羅馬字本、泰文本、緬文本(1)。日譯的『南傳大藏經』的律藏──第一卷到第五卷,就是依據H.Oldenberg氏刊行的羅馬字本,參照泰文本而譯成。

南傳巴利語的律藏(廣律),內容分三大部:一、〈經分別〉Suttavibhaṅga,是戒經的廣釋;內分〈大分別〉Mahāvibhaṅga、〈比丘尼分別〉Bhikkhunī-vibhaṅga二部。二、〈犍度〉khandhaka,是有關僧團的規章制度;內分〈大品〉Mahāvagga、〈小品〉Cullavagga二部,共二二犍度。三、〈附隨〉Parivāra,附錄部分,凡一九章。

B《十誦律》:《十誦律》為我國最初譯出的廣律,屬於流行罽賓Kaśmīra的薩婆多部Sarvāstivādin,譯為說一切有部,如『大智度論』卷一〇〇(大正二五‧七五六下)說:

「罽賓國毘尼,除卻本生,阿波陀那,但取要用作十部」。

現存漢譯的《十誦律》,依『大正藏』所載,分為六一卷(2)。這部律,經四位大師的傳譯與整理而成的。據『出三藏記集』與『高僧傳』所說:初於姚秦弘始六年(西元四〇四)十月起,由罽賓Kaśmīra三藏弗若多羅Puṇyatāra誦出,鳩摩羅什Kumārajīva譯文;僅完成三分之二,弗若多羅就去世了。到七年(西元四〇五)秋,因盧山慧遠的勸請,西域的曇摩流支Dharmaruci,依據梵本,與鳩摩羅什繼續譯出。但僅成初稿,還沒有整治,鳩摩羅什又示寂了。後來有罽賓的卑摩羅叉Vimalākṣa,將《十誦律》的初稿,帶到壽春的石澗寺。在那裏重為整治,開原譯的五八卷本為六一卷;又將名為「善誦」的末後一誦,改名為「毘尼誦」。以上是《十誦律》六一卷本的翻譯經過(3)。《十誦律》的內容是:初誦到三誦,是「比丘律」;四誦名「七法」;五誦名「八法」;六誦名「雜誦」,內分「調達事」與「雜事」;七誦名(比丘)「尼律」;八誦名「增一法」;九誦名「優波離問法」;十誦的內容極複雜,就是本名「善誦」而改為「比尼誦」的部份。

漢譯的律部中,有『薩婆多部毘尼摩得勒伽』,凡十卷,為宋元嘉十二年(西元四三五),僧伽跋摩Saṃghavarman所譯。一向稱為「五論」之一,看作律部的論書。但勘對內容,這就是《十誦律》「優波離問」及「毘尼誦」的異譯(部分不全)。詳細比對,如後第五章中說。這部『薩婆多部毘尼摩得勒伽』,現存本已有缺佚。因為一卷後半,到三卷上半(大正二三‧五六九下──五七九中),名「優波離問分別波羅提木叉」,與八卷到十卷──三卷,內容完全相同,僅文字上有少少的增減。比對《十誦律》,部分不完全,所以可論斷為:十卷原本,後三卷應為「毘尼誦」中其他部分,但早已佚失。於是將「優波離問分別波羅提木叉」的初稿與治定本,合成十卷,而一直這樣的誤傳下來。

《十誦律》的「毘尼誦」與『薩婆多部毘尼摩得勒伽』中,名符其實的毘尼摩得勒伽部分,G‧Macartney在Kashgar地方,曾發現有梵文寫本的斷片三葉(4)

C《四分律》:《四分律》是曇無德部Dharmaguptaka的廣律。姚秦弘始一二到一五年(西元四一〇──四一三),罽賓三藏佛陀耶舍Buddhayaśas所出。依『出三藏記集』、『高僧傳』等古記,《四分律》為佛陀耶舍所出,竺佛念所譯,道含所筆受(5)。出,是誦出;『四分律』的譯出,當時並沒有梵本,所以由佛陀耶舍憶誦出來。譯,是將誦出的梵文,譯為漢語(6)。筆受,是依所譯成的漢語,筆錄成文。出、譯、筆受,是古代傳譯的情形。南北朝以下,都依梵本譯出;譯主每每兼通梵漢,因而出與譯不分。關於《四分律》的傳譯,也就有「佛陀耶舍與佛念共譯」,「道含、竺佛念二人筆受」等異說。《四分律》的卷數,古來開合不定,現作六〇卷。《四分律》的內容,略分「比丘律」、「比丘尼律」、「二十犍度」、「集法毘尼」、「調部」、「毘尼增一」。

D《摩訶僧祇律》:Mahāsaṅghi,譯義為大眾,所以《摩訶僧祇律》也稱『大眾律』。這是大眾部的廣律,漢譯凡四〇卷。據法顯『摩訶僧祇律私記』所說:律本為法顯西遊天竺時,在摩竭提國Magadha巴連弗邑Pāṭaliputra阿育王塔天王精舍(或作大乘寺)所寫得。晉義熙一二到一四年(西元四一六───四一八),法顯與道場寺禪師──佛陀跋陀羅Buddhabhadra合作譯出。這部律的來源,本是從祇洹精舍Jetavanânāthapiṇḍadasyârāma傳來的。在部派分裂中,這部律是根本的,固有的;經大眾行籌表決時,是為大多數所遵用的(7)。這是大眾部的傳說,與『舍利弗問經』所說相合(8)。這部律的組織,與上座部系各部廣律,非常不同。大致分二:一、「比丘毘尼」──「波羅提木叉分別」、「雜跋渠法」、「威儀法」。二、「比丘尼毘尼」──「波羅提木叉分別」、「雜跋渠法」、「威儀法」。這是分為二部的,但「比丘毘尼」部分,共三五卷,占全書八分之七,可見「比丘尼毘尼」部分,實只是附屬而已。

僧祐所作『出三藏記集』、「新集律來漢地四部序錄」(大正五五‧二〇下──二一上)說:

「婆麤富羅,此一名僧祇律。……婆麤富羅眾籌甚多,以眾多故,改名摩訶僧祇」。

婆麤富羅Vātsīputrīya,就是犢子部。在部派傳承中,屬於上座部系;婆麤富羅與大眾部,是決非同一的。僧祐將婆麤富羅部與大眾部,混而為一,當然是誤解的;是由於五部的傳說不同而來。但大眾部,為七百結集中,東方跋耆比丘Vṛji P. Vajji發展所成,為近代學者所公認。而梵語的犢子部,巴利語作Vajjiputtaka,恰與跋耆的對音相合。所以,僧祐的這一傳說,在部派中,雖顯然是誤解的,而可能與錫蘭的傳說有關。

E《五分律》:《五分律》,或作『彌沙塞律』,『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為彌沙塞部(Mahīśāsaka譯為化地部)的廣律。律本為法顯西遊時,在師子國Siṃhala,即今錫蘭得來。直到宋景平元年(西元四二三),罽賓化地部的律師佛陀什Buddhajīva來中國,才請他誦出;由于闐沙門智勝譯;竺道生與慧嚴,也曾參與譯事(9)。現本作三〇卷,分為五分:一、「比丘律」;二、「尼律」;三、「受戒等九法」;四、「滅諍法」與「羯磨法」;五、「破僧法等八法」,又「五百集法」、「七百集法」。

『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題目中的「和醯」二字,意義不明;古代經目中,也缺此二字。彌沙塞部,漢譯或作「彌嬉捨娑柯」、「彌嬉捨婆挹」。「婆挹」,雖可能為娑柯sakāḥ,或婆拖vādāḥ的誤寫,但與「和醯」的音相合。所以不妨這樣說:化地部的梵音,傳為「彌沙塞和醯」,為古人所知。但「彌沙塞加醯部五分律」,被誤寫為「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和醯」二字,這才成為不可解說了!

上來的《十誦律》、《四分律》、《摩訶僧祇律》、《五分律》,就是我國古傳的「四律」。

F『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是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in的廣律。現有梵文、漢譯、藏譯三部,但都有部分的缺佚。一、漢譯:唐義淨西遊印度,特重視律部的探求。回國以後,從周證聖元年(西元六九五),到唐景雲二年(西元七一一),將根本說一切有部的律典,大部譯出。屬於廣律部分的,『開元釋教錄』卷九,僅出四部,並且說(大正五五‧五六九上): 「又出說一切有部跋窣堵[即諸律中犍度跋渠之類也梵音有楚夏耳],約七八十卷。但出其本,未遑刪綴,遽入泥洹,其文遂寢」。

其後,『貞元新定釋教目錄』(10),又搜輯遺文,得七部五〇卷(內缺三卷)。但對於說一切有部的「跋窣堵」(事),還是有所遺失的,今總列如下:【圖片

『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毘奈耶』(律分別之一)五〇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毘奈耶』(律分別之二) 二〇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律事之六)   一八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律事之十七) 二〇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出家事』(律事之一)   四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安居事』(律事之四)   一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隨意事』(律事之三)   一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皮革事』(律事之五)   二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羯恥那事』(律事之八)  一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         四〇卷
『根本說一切有部尼陀那目得迦』        一〇卷

二、西藏譯而屬於廣律的,「十七事」完全不缺。比對漢譯,缺『尼陀那目得迦』(這在『十誦律』中,屬「比尼誦」末後部分)。藏譯「毘奈耶藏」的次第組織,與其他的律部都不同,現在次第列出,並注明漢譯的缺失如下(11):【圖片

    一、「毘奈耶事」── 1.『出家事』
              2.『布薩事』(漢譯缺)
              3.『隨意事』
              4.『安居事』

              5.『皮革事』
              6.『藥事』
              7.『衣事』(缺)
              8.『羯恥那事』
              9.『拘閃毘事』(缺)
              10.『羯磨事』(缺)
              11.『黃赤苾芻事』(缺)
              12.『補特伽羅事』(缺)
              13.『別住事』(缺)
              14.『遮布薩事』(缺)
              15.『臥具事』(缺)
              16.『諍事』(缺)
              17.『破僧事』
    二、「毘奈耶分別」──1.『(苾芻)毘奈耶分別』
               2.『苾芻尼毘奈耶分別』

    三、『毘奈耶雜事』
    四、『毘奈耶上分』(缺)

三、梵文:屬於說一切有部廣律的梵文斷片,在Gilgit, Bāmiyān(古稱梵衍那)等處不斷發現。而Gilgit發現的根本說一切有部律,數量最大。經N Dutt於西元一九三八年,在Gil-git Manuscripts, Vol, 111,刊出關於「毘奈耶(十七)事」部分。其中完整無缺的,有「衣事」、「羯恥那事」、「拘閃毘事」、「羯磨事」、「黃、赤苾芻事」、「補特伽羅事」、「別住事」、「遮布薩事」──八事。首尾或中間略有脫落的,有「出家事」、「布薩事」、「隨意事」、「安居事」、「皮革事」、「藥事」──六事。「臥具事」與「破僧事」,沒有刊出。「滅諍事」缺佚(12)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與《十誦律》同為說一切有部的廣律,但組織與內容,都多少不同。《十誦律》的傳譯,在西元五世紀初;而『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漢譯為西元八世紀初,藏譯在九世紀中。所以稱《十誦律》為有部律,『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為新有部律(13),是不妨這樣說的(但新與舊的分判,極易引起誤會)。龍樹Nāgārjuna『大智度論』卷一〇〇(大正二五‧七五六下)說:

「毘尼……有二分:一者,摩偷羅國毘尼,含阿波陀那、本生,有八十部。二者,罽賓國 毘尼,除卻本生、阿波陀那,但取要用作十部」。

龍樹所見的二種毘尼,是否就是『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與《十誦律》?據『大智度論』卷二(大正二五‧六九下)說:

「二百五十戒義,作三部、七法、八法、比丘尼、毘尼增一、憂波利問、雜部、善部,如是等八十部,作毘尼藏」。

龍樹所說的『八十部律』,次第與《十誦律》相合,而與『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簡稱《根有律》)的次第不合。《根有律》是否就是『八十部律』呢?現存的《根有律》,漢譯的不完全,西藏譯本也是不完全的。而西藏所傳《根有律》的組織,是晚期的新組織;在漢譯『根有律』的論書中,可以明白的看出,《根有律》的組織,是近於《十誦律》的(如本書第六章說)。《根有律》就是『八十部律』,與《十誦律》為同一原本,只是流傳不同而有所變化。起初,《十誦律》從摩偷羅Madhurā而傳入罽賓──健陀羅Gandhāra、烏仗那Udyāna一帶,為舊阿毘達磨論師所承用。如《十誦律》說的結集論藏,為:「若人五怖、五罪、五怨、五滅……」,與『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學處品」相合(14)。其後,《根有律》又從摩偷羅傳到北方,為迦濕彌羅Kaśmīra阿毘達磨「毘婆沙師」所承用。例如『大毘婆沙論』解說「譬喻」為:「如大涅槃持律者說」(15)。所說大涅槃譬喻,出於『根有律雜事』(16)。又如『順正理論』,說結集論藏為「摩呾理迦」(17);也與『根有律雜事』相合(18)。流行於北方的說一切有部,源遠流長,化區極廣,隨時隨地而有多少不同。這二部廣律,不全為廣略的差別,實為同一原典而流傳不同。

註解:

[註 13.001]參照平川彰『律藏之研究』(六五──六六)。

[註 13.002]本書引用漢譯經律的卷數,一概依『大正藏』。

[註 13.003]參照平川彰『律藏之研究』(一二一──一二四)。

[註 13.004]參照平川彰『律藏之研究』(七七──八五)。

[註 13.005]『出三藏記集』卷三(大正五五‧二〇下)。『高僧傳』卷二(大正五〇‧三三四中)。

[註 13.006]我國所譯,古來或稱「譯為晉言」、「譯為秦言」等。本書概稱之為「漢語」、「漢譯」,以資統一。

[註 13.007]《摩訶僧祇律》卷四〇(大正二二‧五四八中)。

[註 13.008]『舍利弗問經』(大正二四‧九〇〇中)。

[註 13.009]『出三藏記集』卷三(大正五五‧二一上)。

[註 13.010]『貞元新定釋教目錄』卷一三(大正五五‧八六八下──八六九上)。

[註 13.011]平川彰『律藏之研究』(六九──七一)。又(六二一──六二四)。

[註 13.012]平川彰『律藏之研究』(九五──九七)。

[註 13.013]呂澂『諸家戒本通論』(『內學』第三輯五一──五三)。

[註 13.014]《十誦律》卷六〇(大正二三‧四四九上)。『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卷一(大正二六‧四五三下)。

[註 13.015]『大毘婆沙論』卷一二六(大正二七‧六六〇上)。

[註 13.016]『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三五──三九(大正二四‧三八二下──四〇二下)。

[註 13.017]『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卷一(大正二九‧三三〇中)。

[註 13.018]『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四〇(大正二四‧四〇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