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五項 根本說一切有部律

第五項 根本說一切有部律

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in的律藏,與犍度khandha部相當的部分,依藏譯所傳,分為「毘奈耶事」Vinayavastu、「毘奈耶雜事」Vinayakṣudrakavastu二部。如第二章(第二節第一項)所說:根本說一切有部的「毘奈耶事」,是分為十七事的。唐義淨曾譯成七八十卷,但已殘缺不全,僅存四十七卷了。

Ⅰ「毘奈耶事」中,一、「出家事」Pravrajyā-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出家事』,五卷,現為四卷。以央伽Aṅga與摩揭陀Magadha的興衰,及舍利子Śāriputra與目乾連Mahāmaudgalyāyana出家為緣起。與《銅鍱律》的〈大犍度〉相當(與《十誦律》「受具足戒法」的緣起不合)。

二、「布薩事」Poṣadh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布薩犍度〉相當。

三、「隨意事」Pravāraṇa-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隨意事』,一卷。與《銅鍱律》的〈自恣犍度〉相當。

四、「安居事」Varṣā-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安居事』,一卷。與《銅鍱律》的〈入雨安居犍度〉相當。

五、「皮革事」Carma-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皮革事』,一卷。與《銅鍱律》的〈皮革犍度〉相當。

六、「藥事」Bhaiṣajya-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二〇卷,現為一八卷。與《銅鍱律》的〈藥犍度〉相當;但內容增廣,與各部律的距離很大。分別來說:1.醫藥飲食規定,與「藥犍度」相當;但雜有冗長的圓滿Pūrṇa故事(卷一──七)。2.佛次第遊行說法(卷八──九中)。3. 佛與金剛手Vajrahasta遊北天竺(卷八中──九中。4.佛與阿難Ānanda次第遊行,廣說宿緣(卷九中──一二中)。5.佛受波斯匿王Prasenajit請,說菩薩本生──長行及偈頌(卷一二中──一五)。6.佛說氈戰女Ciñcā帶盂謗佛的宿緣(錯簡,應移在末段。卷一六初)。7.遊無熱池Anavatapta,諸大弟子自說先世業緣(卷一六──一八中)。8.佛自說山石傷足等業緣(一八中──終)。在這八段中,與藥食有關的,僅有第一段。「藥犍度」組織的特色,是佛的次第遊行。「藥事」就應用這次第遊行,而不斷延長,集錄了眾多的本生與(業緣)譬喻。

七、「衣事」Cīvar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衣犍度〉相當。

八、「羯恥那衣事」Kaṭhina-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羯恥那衣事』,一卷,與《銅鍱律》的〈迦絺那衣犍度〉相當。

九、「拘睒彌事」Kosambī-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拘睒彌犍度〉相當。

一〇、「羯磨事」Karm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瞻波犍度〉相當。

一一、「黃赤事」Paṇḍulohitak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羯磨犍度〉相當。《十誦律》的「般茶盧伽法」,就是黃赤。

一二、「補特伽羅事」Pudgal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集犍度〉相當。《四分律》作「人犍度」,與補特伽羅名稱相合。

一三、「別住事」Parivāsik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別住犍度〉相當

一四、「遮布薩事」Poṣadhasthāpan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遮說戒犍度〉相當。

一五、「臥具事」Śayanāsan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臥坐具犍度〉相當。

一六、「諍事」Adhikaraṇa-vastu,義淨譯缺,與《銅鍱律》的〈滅諍犍度〉相當。

一七、「破僧事」Saṃghabheda-vastu,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破僧事』,二〇卷。與《銅鍱律》的〈破僧犍度〉相當;但內容增廣,與各部律有很大的出入。義淨所譯的「破僧事」,次第有點紊亂,內容也已有殘脫,現在重為整理:

1.佛傳:從釋迦族Śākya起源,到佛還故國,度釋種苾芻及優波離Upāli。與『眾許摩訶帝經』相合(卷一──九)。2.廣說宿緣──五苾芻得度‧六年苦行……阿難陀(卷一一中──一三中)。3.提婆達多Devadatta修得神通‧索眾‧籌畫破僧‧……放醉象‧破僧‧舍利弗率眾歸佛(卷一三中──二〇中)。4.佛化阿闍世王Ajātaśatru(二〇卷終)。文義不完全,有缺佚,應依『沙門果經』來補足。5.闍王不再信提婆達多‧殺羅漢尼,佛記地獄一劫‧提婆達多還故國‧求作王‧求耶輸陀羅Yaśodharā‧毒爪害佛‧墮地獄‧舍利子等往觀(卷一〇)。6.優波離問破僧(卷一一──一一中)。

Ⅱ「毘奈耶雜事」,義淨譯為『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全部四〇卷,部帙龐大。『雜事』分為八門,每門十頌。因緣的敘述很詳細,又以「內攝頌」,附加了佛涅槃等譬喻,所以顯得特別廣。如將因緣簡化,除去「內攝頌」,那末『雜事』的內容,與《十誦律》「雜法」的五大段,還是相合的。如一門‧一頌「磚石」起,二門‧七頌「嚼噉五食」止,合於「雜法」的「上二十法」。二門‧八頌「安門扇」起,四門‧十頌「栽樹」止,合於「雜法」的「中二十法上」。四門‧十頌「賊緂」起,六門‧四頌「刀子」止,合於「雜法」的「中二十法下」。以上,也就與《銅鍱律》的〈雜事犍度〉相當。六門‧四頌「下天宮」起,八門‧六頌「不畜琉璃盃」止,合於「雜法」的「下二十法上」,也就是「比丘尼法」。八門‧七頌「錫杖」起,八門‧十頌「禮四老宿」,及「內攝頌」的「廣說弟子行」,合於「雜法」的「下二十法」。這也與《銅鍱律》的〈儀法犍度〉相當。

『雜事』卷三五,敘述佛的涅槃譬喻。「次明五百結集事」、「七百結集事」。這二部分,與《銅鍱律》的〈五百犍度〉、〈七百犍度〉相當。在《十誦律》中,這是不屬於(「雜誦」)「雜法」的,另外成為「毘尼序」的二品。在『雜事』中,這也不是八門‧十頌所攝,所以也只是『雜事』的附屬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