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新註冊者請閱討論規則):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法海涓滴,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善根是經薰習而漸累積成為「攝識」的?

姓名或匿稱: 
善見再請問

「這幾位特出的事例,到底是希有的,如不是過去生中的善根,到了成熟階段,是不可能這樣頓入的。佛法到底不是容易契入的

這是說戒定慧的薰習過程是累積,如「真諦所譯《顯識論》說:熏習力,大眾部中「名為攝識」。如誦經一樣,一遍一遍的讀下去,第十遍就會背誦,那是後一遍能攝得前一遍的關係。攝識,名為識而實是不相應行,應該是攝藏在識中的一種力量。」(《印度佛教思想史》,p.215)

眾生經過生生世世累積善根,直至成熟的階段。即成佛之道所說「經於種熟脫」?如南傳「痲瘋者經」的蘇巴達,也是如此?

http://www.charity.idv.tw/f/f41.htm

又,「觀剎那定」即是「未至定」的意思?

「言下直入」緣起正見,這是專心諦聽聞法的威力?

姓名或匿稱: 
善見
佛陀時代,聽佛說法,專心諦聽,很多人都能直下悟入「緣起正法」,即便是弒父的阿闍世王也得到了無根信,若非弒父的業障,將可得證初果。這些人未修戒定,怎能因為聽法,就能得淨法眼?
導師在書上說「那不妨再舉幾則事實來說明:
一、波羅奈(Vārāṇasī)的長者子耶舍(Yaśa),一向過著奢侈的欲樂生活。一晚,忽然感到了物欲的空虛,內心非常不安。一個人外出,走向山林,喃喃自語的說:「禍哉!禍哉」!那時釋尊在露地經行,見到了就對耶舍說:「這裡沒有災禍」。耶舍坐下來,佛為他說法,當下就悟入了正法。這還可以說:耶舍雖長在欲樂生活中,內心已激發了厭患的情緒。但二、毘舍離(Vaiśālī)的郁伽(Ugra)長者可不同了。郁伽長者與婦女們,在大林中飲酒歡樂。在酩酊大醉中,見到釋尊,就忽地清醒了。佛為郁伽說法,也就當下悟入。這二位,是從貪染欲樂中來的。三、鴦掘魔羅(Aṅgulimāla)是一位逢人就殺的惡賊,行旅非成群結隊,不敢通過。

正義與意義-「因信稱義」另解

「因信稱義」另解       

基督徒接受上帝信仰,以耶穌基督為救主,基督徒稱為「義人」,罪名因此得到赦免,萬能的神將應許信仰者一切所應得的,即便不是在今生此地、也會是在來世的天國。

「文以載道」

「文以載道」

一篇文章通常有兩個重點,一是「說什麼」、二是「怎麼說」。所謂「文以載道」,可知文章是為了提出觀點、說明道理;或者一般所說的「言之有物」,文章的書寫皆不是無病呻吟,反而是有所感、有所悟,因此抒發為文。 

「善門入佛門」之延展詮釋

「善門入佛門」之延展詮釋

證嚴上人秉承印順導師「為佛教,為眾生」之師訓,創立「四大八法」的慈濟志業,開展以慈善為法門的佛教修行,實踐「善門入佛門」的修學理想。 

學術和信仰的四種傾向

學術和信仰的四種傾向

佛法作為一種宗教,當重其「宗教性」,佛法作為研究對象,亦也要「求真實」,如印順法師所言;意即,學佛之「宗教性」與佛學之「真實性」(世俗意義)當是相輔相成、相互制衡,這裡的「學佛」是廣義的,代表心靈淨化、人格完滿等理想。 

「執空」

「執空」

「執空」的人,猶如一個人緊抓著放下,然如緊握住欲鬆開的拳,說什麼拳頭也打不開。 

《雜阿含經》第262經讀後有感

《雜阿含經》第262經讀後有感

《雜阿含經》從第一經記載世尊告諸比丘「當觀色無常」,乃至於「觀受、想、行、識無常」,表示「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活的哲學」之展望

「活的哲學」之展望

  勞思光在〈中國哲學研究之檢討及建議〉關心如何使中國哲學成為「活的哲學」,勞思光說:「我們可以將中國哲學看成「已死的哲學」或「活的哲學」。若是當它是「已死的」,我們可以滿足於哲學史的研究。若是當它是「活的哲學」,則哲學史的研究只是我們瞭解它的必要工作,而中國哲學的研究不能停在這一個層面上。」[1]其中讓中國哲學活起來的可能,勞思光期許著「心靈哲學」的發展,而這樣的「心靈哲學」包括道德哲學、文化哲學,使中國傳統心性論轉為現代化的型態。[2]

佛學論爭之「國際仲裁」

佛學論爭之「國際仲裁」

  面對佛學上的歧見紛爭(乃至釋道佛間的論辯),有時交付「第三者」(客觀外部人士)進行「國際仲裁」,以決斷思想史上的爭辯,或也是值得考慮的,這也意味著佛學研究面臨更多元的挑戰。[1]

頁面

訂閱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