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的淺深次第?

「多神教」:最低級的宗教,要算是(幽靈,妖怪等)多神教了。在三界中,最低的天是:四王天與忉利天(四王天以下,還有一些夜叉天)。這二天,可說是鬼神王國。忉利天主──帝釋,近於道教所傳說的玉皇;天女圍繞,享受著物欲的幸福。帝釋,有著戰鬥神的特性,手持金剛杵(從此以上,再沒有戰爭。這個多神王國的叛亂者,名為阿修羅,住在海底),為多神王國的共主。四王天的分化一方,猶如四嶽。他們所統攝的部屬,遍布在人間,山、林、江、湖;是龍、夜叉、羅剎、犍達婆、緊那羅、迦樓羅、摩[目侯]羅伽等,為首的都是大力的鬼王、畜王。龍與夜叉王等,統攝著一切的鬼靈、妖怪。忉利天王與四王天王,雖比較高尚,而該括一切天龍八部──神來說,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因為鬼神們,有時會發極大的瞋心,毀傷多數的眾生,或者毀壞稼穡。貪欲──貪財、貪色──心也還非常強;忉利天王也還沈醉於金粉的樂欲中。這類天神,自我的貪欲極強(瞋是貪的反動)。(《我之宗教觀》 p.13 - p.14)

「一神教」:比多神教高一級的,應該是一神教。這在三界中,自兜率天以上,一直到初禪的大梵天。大梵天即世界的創造主。梵天說:這世界,世界的一切,以及人類,都是從他而有的。印度傳說的創造神,近於希伯來傳說中的耶和華。大梵天以下,有著政治形態的天國。到達大梵天,有一無二,名為「獨梵」。所以在宗教中,這是唯一神教。大梵天(包括梵眾、梵輔──天國中的臣民)是超欲界──超過屬於情欲世界的。屬於情欲世界的統治者,是他化自在天王──魔王,與基督教的撒旦相近。一神教,比多神教的神格,高尚得多。依佛法說:貪欲心極微薄(物欲與男女欲,都沒有了,所以說:要以心靈來崇拜他);瞋恚也沒有了(神是完全的愛)。但我慢卻特別強,總以為自己最高:自己是常住不變,是無始無終,是究竟自在;是一切的創造者,一切的主宰者。由此神格的特點,凡是一神教,都充滿了唯我獨尊的排他性。佛經中說:一次,馬勝尊者到大梵天去,大梵天正在宣揚他是:常住、究竟安樂、人類之父等教說。大梵天見到馬勝,怕尊者揭露他的真面目,就拉著尊者的手,到僻靜處,請他不要說破。這雖是傳說,卻說明了大梵天的不究竟。不但有著狂妄的自我慢,還有矯誑心呢!不過,我以為一神教有他的長處,他把多神教中,穢惡、迷濫的毛病,一齊淨除,而著重道德與善行,敬虔與純潔,充滿了無瞋的慈愛! (《我之宗教觀》p.14 - p.15)

「梵我宗教」:從大梵天向上,經二禪,三禪,到達四禪的色究竟天。這與初禪,可總名為梵天(但初禪有政治形態,故別說)。這類天國,是西方所不大明了的。他不是一神,也不是多神,是無神的(有時也神格化,那是梵天的本地)。在宗教方面,可名為梵我教,因為這是自我的宗教,以恢復自我的自由,常住與妙樂之本性的。要完成這種自我解脫的目的,須修習禪定,發明「神我」的真智。這是沒有政治形態的,純為個己解脫的宗教。所以在人類的宗教信仰中,並不普遍,而是少數玄學者,本體論者的宗教。從禪定──瑜伽的實修中去解脫自我,依佛法說,這是一類專著自我(小我、大我)見的宗教。(《我之宗教觀》p.16)

「自心宗教」:此上還有四空處,這四天,是自心宗教。不但沒有政治組織,而且還是離開物質世界,純為安住於內心的靜定。四天的次第,便是唯心觀的次第。在一般宗教中,自心宗教是最高的。這一類的宗教學者,自以為是最究竟的超脫。然依佛法來看,這還是不出無明──癡的窟宅,還在虛妄的流轉中。多神與一神是神教,在哲學中,是泛神論與唯神論。自我宗教,在哲學中是唯我論。自心宗教,在哲學中,當然是唯心論。(《我之宗教觀》p.16 - p.17)

「正覺的宗教(佛教)」:上面所列的宗教層次──四類宗教,都不離自我的妄執,都是虛妄的,不徹底的。唯神、唯我、唯心,追根究原,只是同一內容──自性見(我見)的變形。佛教,是超越這印度的四類宗教而實現為正覺的宗教。西方缺少後二類(唯我與唯心宗教),所以對佛教的境界,不容易理解,因為距離太遠了。佛經中有《小空經》,說明修行的過程。從人間起,一地一地,一界一界的超出,末後完全出離了三界。等到超出三界,經裡告訴我們,還在人間,著衣,喫飯,教化眾生。所以認真說來,佛教是否定了神教,我教,心教;否定了各式各樣的天國,而實現為人間正覺的宗教。如以一般神意論的宗教眼光來看佛教,確是難以理解的。部分的西方人,研究南傳的佛教,覺得佛教是無神論,起初本不是宗教。那裡知道,宗教不一定要有神的。無神論的梵我教,自心教,佛教,還是一樣的宗教。佛教是無神的宗教,是正覺的宗教,是自力的宗教,這不能以神教的觀念來了解他。(《我之宗教觀》p.17)

Taxonomy upgrade extr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