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積聚皆銷散

乙二
丙一:
積聚皆銷散,崇高必墮落,合會要當離,有生無不死,
國家治還亂,器界成復毀:世間諸可樂,無事可依怙。

  有的不知道求歸依,有的求歸依而誤信邪師外道。為什麼不求歸依?死心眼兒迷著了現世的事情,以為極有意義,充滿福樂。等到事到臨頭,從金色夢中醒來時,悲哀失望,再也來不及了!迷戀的現事很多,主要的有六種:

  一、財富的「積聚」:有些人以為經濟第一,有了錢什麼也行得通,甚至說:『有錢使得鬼推磨』。不知無論富有到什麼程度,財富終歸要「銷」解「散」失的。不要以為這是他們不會經營,過分浪費;財富是個人所不能自主的,所以佛說:『五家所共』(3)。逢到大水,大火,遇到盜賊,惡王,還有生了不肖的兒女:財富是轉眼就完了。積聚財富,不但為了經營與保存,引起種種 [P5] 憂苦,有時財富更成為苦難的直接原因。明末,李闖入北京,對一般富有的大臣宰官,用夾棍與腦箍來追索金銀,金銀是完了,腿也斷了,腦骨也破了,有的連命也丟了。現在,被稱為秧歌王朝的暴政,對於有資財的,從大富到小富,甚至一畝田,一隻牛,都被鬥爭清算。有的除了送上老命而外,還連累全家妻兒。這就是佛說盜賊與惡王的實例。財富本身,多憂多苦而無法保存,還能說有錢就有辦法嗎?

  二、「崇高」的(名位與)權位:這是一般所迷戀的。在位時,叱吒風雲,得心應手,大有一切由我的氣概。然而,崇高「必」然「墮落」。近一些說,慕尼黑時代的希特勒,那還了得!可是等到柏林失陷前夕,也就一籌莫展,只有一死了事。史達林主宰蘇聯三十年,一切榮耀歸於史達林。可是屍骨未寒,就被他的黨徒清算。在佛教傳記中,頂生王統一四洲,上升忉利天,與帝釋共同治理天宮,但末了墮落人間,不免憂愁而死。那位自稱天地之主,人類之父的天帝,也還是不免墮落驢胎馬腹去。崇高的地位,實在是不足依怙的。 [P6]

  三、親愛眷屬的「合會」:或是父母兒女,夫婦的會合,洋溢著家庭的溫暖。或是學校中的師生,同學,社會上的同事,意氣相投,互相扶助,結成深厚的友情。人是被稱為社會的動物,能有親人益友,共住合作,這是極理想而又安心的事。然而,由親愛的而變為冤家,這姑且不說。不論是怎樣的親愛共住,總「要當」來分「離」的。一旦生離死別到來,拋下父母,丟下妻兒,孤苦悽惶的各奔前程,誰還顧得了誰呢!

  四、生存:經驗告訴我們,凡是「有生」的,「無」有「不死」的。死亡的事實,鐵一般的到處都是,可是人類對於自己,總好像是不會死的。生存,一切才有意義,於是為名為利,爭取一切來屬於自己。就是口頭說到要死,而對人對事,還是毫不覺悟。『人生不滿百,常有千歲憂』,這是顛倒的『不死覺』,永生與長生的邪見,都由此而來。然而,你真聽說有不死的嗎?──上面四句,是有名的四非常偈。

  五、「國家」的繁榮:國家對於我們,可說是安全的保護者。國家的強盛 [P7] 繁榮,對於國民的安樂與自由,是有密切關係的。因此,有的以為:只要國家強盛,我們便有了著落。可是國家的強盛,不一定等於自己(自己的家)的安樂。不但政治上的派系起伏,不完全以是否忠於國家為標準;而國家一直在一治一亂的流轉中,「治」平而「還」為紛「亂」。中外歷史,是無可置疑的實證。所以,以國家為惟一依怙,是不正確,不安全的。

  六、社會進步:有的以為:人是社會的動物,社會的文明,一直在進步中;這就是人生的真正意義,何必為個己著想,求覓空虛的歸依?這是見群體而不見個己的偏見!社會文化的進步,姑且看作人生的真正意義。然人類社會的活動,依於所住的「器界」(我們住的世界──地球),是不能離開這一據點的(即使轉移到另一世界,也還是一樣)。但器世界是在凝「成」而「復壞」,壞了又成立的流轉過程中。請設想一下:地球一旦壞了,那時的人類文明,人生的真正意義何在?以社會進步為人生真正意義的人物,才是真正空虛的幻想者! [P8]

  總之,一般人不能引發求歸依的熱心,是由於迷惑了眼前的短暫意義,在人「世間諸」般「可樂」事上,生起錯覺。經上面一一的論究,證明了這些,「無」有一「事」是真正「可依怙」的。一切都是非常非樂,那什麼才是可歸依處呢?

註【1-003】《大智度論》卷一一(「大正」卷二五.一四二頁中)。

導師:

回應

無常法頌曰:
「積聚皆銷散,崇高必墮落,會合皆別離,有命咸歸死。」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三》)

多聞思版主

1.積聚皆銷散─富貴百年難保守,輪迴六道易循環。
2.崇高必墮落─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3.會合皆別離─醉不成歡慘將别,别時茫茫江浸月。
4.有命咸歸死─勸君早辦修行路,一失人身萬劫難。

見龍在田

一般人的人生價值觀不外乎:財富、名位權勢、親眷情愛、壽命、政治、社會安定的追求。種種的苦患,卻也都因為希望的破滅、不如意而生起。有些人也知道所追求的是不可靠的,但於追求不著時,仍生起了苦患想。聰敏者雖亦能對此苦迫生起「離苦得安樂想」,但有時還是浮沉於種種重複式的苦患中。

請問:
這樣看似知苦,卻未能於在身心上深刻體驗,其原因為何?
又當如何對症下藥?

請您談一談自己的看法並說明「支持您之看法的理由」。

多聞思版主

同意"一切都是非常非樂",因人之意識隨當下之緣而引生理化學反應程度不同,而有所謂不同之感受,在正知正念之下可以轉移痛苦指數,或減輕傷害程度,所以我常多元化接觸"佛法",不斷修心,下次定能減輕傷害.

這個問題是從有人類以來就存在的問題。答案其實是再簡單不過的。那就是不懂得這個世界是 無相 的本質。也就是 無明。

因為人們在無始以來就存在一個 我 以及 我所 的價值觀,以滿足生命最終的答案 – “我” 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這個價值觀必需透過外在的條件而成立,也就是說,人們必需要靠一個 “相” 來滿足這個價值觀。而這個 “相” 是經由感官(也就是 蘊) 於外在的 “對相世界” 裡所搜集到的資訊的統合而產生。這就是 “欲求” 產生的原因。 “我” 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不同的人之間的答案可能都不盡相同。 然而,不論種種的答案為何,基本上這些答案都是建立在 “相” 的上面。人們在無始以來的每一期生死裡所欲求的 “相”,不斷的薰習纏結,這些薰習纏結產生的 “相” 又不斷的造成新的生死相續。不同的薰習纏結所產生的 “相” 的慣性,一次又一次的把人們帶往自己所 “熟悉” 的世界。 這是佛法唯識 與 量子物理 Wave function Collapse 的論點。

這樣的生死相續,本來也沒甚麼好不好或苦不苦的問題, 生死本際不可得。因此,解脫生死也同樣的不可得。但人們覺得 “苦” 的主因在於不能清楚的瞭解 一切的 “相” 只是 “識” 所造成 Wave function Collapse 的幻覺。 既然是幻覺,當然是具有 “無常” 的本質。 人們在因為 “相” 而產生 “欲求” 去滿足 “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 的價值觀之時,往往因為 “無常” 的原因而達不到自己所要的 “相”、或是已達成的 “相” 因為 “無常”而破滅時,”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 的價值就開始轉為否定而瓦解。 “識” 因為所依存的價值瓦解而產生不穩定的化學變異而產稱所謂 苦 的感覺 。 “樂” 即是上述機轉的相反態。當這個態一旦開始機轉為正向的時候,”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 所依存的價值得到肯定而凝聚。不穩定的化學變異趨於 暫時的穩定 而產生所謂 ”樂”的感覺。 苦 與 樂 是相對存在的幻相,當你看見天使就會看見魔鬼,反之亦然。只有看不見天使,才會看不見魔鬼。基本上,天使與魔鬼,不是兩個不同的東西。 是同一個東西的兩個不同的面相,這個東西就是人們的 “識”。 之所以人們的 "識" 起浮不定,如 愣伽經 所形容的大海波境界,是因為我們的 "識" 的計算方式不是標準模式的 1 或 0 ,而是 1 與 0 的量子計算模式 ! 所以,我們的 "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 的標準與欲求是無時無刻不在改變。也就是說,人們的 苦,是被自己的 識 所誑惑而不自知。

人們就是因為不能認清這個真相、或是不能或不願意接受這個真相,所以不得解脫、不得自在、也誠如版主所說 有些人也知道所追求的是不可靠的,但於追求不著時,仍生起了苦患想。聰敏者雖亦能對此苦迫生起「離苦得安樂想」,但有時還是浮沉於種種重複式的苦患中。

歸依三寶,個人的淺見即是讓這個不穩定的 “識”,不要去依存 “我 為何存在 以及 如何存在” 的幻覺價值觀。轉而去依存 佛的知見、法的實相 與 僧的生命與生活態度。如此,就可以從苦與樂的幻覺裡解脫了。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認清這個真相並願意接受這個真相。這就是 信。否則還是枉然。

TOM大德針對「積聚皆銷散,崇高必墮落,會合皆別離,有命咸歸死。」作了精闢的詮釋:「相」 因為「無常」而破滅時,「為何存在」以及「如何存在」的價值就開始轉為否定而瓦解。
另外TOM兄也提出了解決之道─歸依三寶,就是讓人們不穩定的 「識」,不要依存:我「為何存在」及「如何存在」的幻覺價值觀。轉去依存「佛的知見、法的實相與僧的生命與生活態度」。如此就可從苦與樂的幻覺解脫。最重要的是,認清這個真相並願意接受這個真相。這就是「信」。否則還是枉然。
上述見解正確,而對於讓人們不穩定的 「識」,要如何對治部分。個人提出淺見:誠如TOM兄所言,凡夫的「識」是起浮不穩定的,不要依存。
有關「識」的問題,在唯識宗裡有「轉識成智」的論述,十分精微細緻,略述如下:所謂的轉識成智,就是要轉有情眾的「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藏識)」成為「四智(成所作智、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
關鍵在意識(第六識)與末那識(第七識),因為「意識」是我們日常思維常用且相較之下是淺而能知的,意識有「意根」;而「末那識」一般人較難掌握,「末那識」不同於前六識,是「當體立號」,執著藏識(第八識)為「我」,而且是意識所依的根據,又叫「染污識」。平常人心所思維好的、不好的、不好不壞的想法等等,在在染污了末那識。因此,如果善用「意識」的妙觀察,並日積月累志意將「末那識」轉成平等性,成所作智與大圓鏡智也依因得果接著而來。唯識宗有句話:「六七因中轉,五八果上移。」
─意識、末那識在「因」當中轉,眼耳鼻舌身識與藏識隨著在「果」上移轉。
~唉!唯識學,是甚深微妙之法,只能儘量以最淺顯的字義說「轉識成智」了。

見龍在田

唯識並不一定甚深,只是人們不熟悉它的作用機轉,所以甚深。

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在科學上可以視為資料取得的輸入裝置,意識與末那識。在科學上可以視為Application system , 等同於我們電腦裡的應用程式。 第八識,也就是阿賴耶識,此是最深奧處。在科學上可以稱為 Operating system ,等同於我們電腦裡的Windows作業系統。 作業系統本身並不能執行任何的工作。它只是提供一個平台以供 應用程式 根據這個平台上的標準,來執行運作。所有運算與作業的邏輯,是由作業系統來決定。而 應用程式 是在作業系統的邏輯上,根據輸入的資料來進行判別如何作業。

人們不知道在直覺的感官輸入裝置以外還有一個應用程式,在運算所有取得的資料, 所以一般的眾人們就活在最直覺的感官世界(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完全受制於它, 並就認定這就是世界的全部。這往往是會造最苦的結果。 聰慧些的人們,知道在感官之外還有一個 ”我”的判斷監督(末那識) ,所以凡事要三思而後行,因為他們可以去判斷因果。這是比較會不苦的。但還是會如版主說的 聰敏者雖亦能對此苦迫生起「離苦得安樂想」,但有時還是浮沉於種種重複式的苦患中。那是因為這個層次的人們還是認定”我”的判斷監督程式(末那識) 就是世界的全部。因而不自覺的受制於它。再上一層面的半聖者,知道在最上層還有 阿賴耶識 作業系統,他們雖然已經可以抽離於世俗相的纏縛,大部份的時候可以是不苦的。但是仍然把 阿賴耶識作業系統 看成是”我”。這時的應用程式還有殘存的 “舊檔案”,沒有刪除乾淨。所以他們還是不自覺的透過 感官輸入裝置 去比對 自己 與 對相世界 裡的人們,而產生了 “我”比他們活在更高的層面,他們苦,我不苦 的 “相”。求道求仙的就應該屬於這一類的人們。因為”看”到了”道相”與”仙相” ,認為得道成仙很快樂 。因而同樣不自覺的產生了”樂”,所以 “苦” 還是會如影相隨。

唯有 佛 “知見” 了 “法的實相” , 才能透析阿賴耶識 作業系統,無始以來,週遍流轉法界,非物質,沒有形體,如幻如化,不是 “我” 。 但 ”我”與 阿賴耶識 作業系統 是相依相成而互為因果的關係。我想,通常大部份的說法者在前七識比較容易講解給人們聽受,到了這裡,就遇到瓶頸,真的是不能,也無法用言語文字來清楚的詮釋給一般的人們。這裡是唯識的最深奧處。但是, 所有的答案就在這最深奧處裡。 我想, 還是等版主討論到 唯識 的時候大家再討論, 以免佔用太多篇幅。

《成佛之道》的大架構是有次第的根據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到大乘不共法漸進的論述。其中或有關傳承、或有關適應、或有關佛教史的內容可能還須經由其他經論來詳細討論。同意Tom法友(謝謝!)提到等我們討論到唯識的時候大家再詳予討論。

多聞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