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歸依處處求

丙三: 歸依處處求,求之遍十方,究竟歸依處,三寶最吉祥!

  人們感到生死的苦迫,想尋求「歸依」,「處處」去「求」,雖然「求之」不息,「遍十方」──四方,四維,上下──都求過了,卻盡是些鬼神,鬼神王國的大神,創造神,都不是真正的歸依處。這才知道,「究竟」的真「歸依處」,惟有佛教的「三寶」。佛,法,僧三者,都是希有難得的,價值無上的,妙用無比的,所以都稱之為寶。歸依三寶,使我們化凶為吉,化難成祥,離惡向善,轉黑暗為光明,離苦痛得安樂。這一切吉祥事,都能夠成就,所以 [P13] 說「最」為「吉祥」。

  一切都值不得歸依,惟有三寶才是真歸依處,這不是自讚毀他,而是從事實與理由兩方面得來的結論。事實是:釋迦佛成佛不久,創造神梵天王,從天上下來,懇請如來說法。他覺得,他對於他的兒女(自以為是他的兒女),實在是毫無辨法了。釋迦佛答允了他,這才大轉法輪,救度人頹。梵天王也就作了佛的弟子,得到了離欲的聖果。還有,過去世中,與玉皇大帝神格相近的帝釋天,自己知道快死了。不幸的是,死後要墮落豬胎中。他憂愁苦惱,去請大梵天王,大自在天等設法;甚至天南地北,山中水邊,到處去請問鬼神,與外道仙人,結果是一切徒然。末了,他遇到佛陀,聽佛說法,這才救免了豬胎的厄運,還生天國。多神教的大神,與一神教的創造神,都非歸依佛不可。『歸依處處求,求之遍十方』,正是帝釋天的親身經歷。至於理由,下面將分別讚歎三寶功德,說明三寶功德的究竟,所以真是眾生的歸依處。

導師:

回應

導師在自序中說到:

「著重熏修十善正行,不廢世間資生事業,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而不以厭離(如念死)為初學的法門」,

但在〈歸敬三寶〉章的前16句偈頌中,導師又指出一般人所迷戀的財富、權位等為無一可靠。
請問:
如此警示彼六事之無可依怙來說,是否也是近於「厭離」的法門?
是否與序文所說「不以厭離為初學的法門」相違?
可否請您談一談自己的看法,並說明「支持您之看法的理由」?

多聞思版主

一般人所迷戀的財富、權位等為無一可靠 這是因為無常使然 。 我們既然已經來了這裡,這裡就是這樣,我們厭惡,它是無常。我們不厭惡,它也是無常。智者是要遠離這些因有為欲求而產生的過患。而不是完全 厭離 有為。不論怎樣厭,我們還是離不開這裡。既然離不了,就以智慧與方便來轉 厭離 為 安住, 並以正行為導,實實在在的做好生活中我們應該從事的工作。得來的財富或是權位,不據為己私去算計與欲求,而是用來讓不怎麼好的這裡,變得更好、讓身處苦難裡的人們,能夠少些苦難。

導師所講的:「財富、名(權)位、眷屬合會、生存、國家、社會」等六事,無一事可依怙,是因為這些都是非常、非樂的。但為什麼又說要:「著重熏修十善正行,不廢世間資生事業,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而不以厭離(如念死)為初學的法門」。
一要不依怙,又要不廢世間事業,乍似矛盾,其實有其深意。如果對於財富等六事計為恒常、喜樂,心生執著,一定無法如願,而障礙道業;但過猶不及,如果執持財富等六事,一無可取而生起厭離的話,個人的基本生活就會出問題,同樣也會障道;另外在菩薩道的弘法過程,如果沒有恰如其分社會地位(例如,「上人」等名器的尊重)以及適當的財力(例如,弘法的經費)以及政府的保護(例如,法會場所治安秩序的維持)等等,那麼同樣是障礙菩薩道的環境。
在楞伽經有句話很恰當:「遠離於斷常,世間恆如夢,智不得有無,而興大悲心」。遠離「斷」,相當於「不廢世間資生事業」;遠離「常」,相當於不過分依怙「財富」等六事。畢竟世間如夢如幻,在如夢幻的世間中,我們以大智慧不著有無,依大悲心行菩薩正道。

見龍在田

了解Tom 法友「此離非彼離」回應一文的意思。但對於「厭惡」一詞想表達一些意見。經說:

「若於色說是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是名法師。若於受、想、行、識。說是生厭、離欲、滅盡、寂靜法者。是名法師。」(《雜阿含26經》)

「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於眼生厭。若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彼亦生厭。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雜阿含195經》)

導師在《空之探究》p.64 ~ p.65說到:

「在聖道的修行中,一再說:「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大毘婆沙論』引經而解說:「依厭離染,依離染解脫,依解脫涅槃」。從經論的一再宣說,可見知而後能行﹔修行的重要層次,主要為:厭離nibbida^,離欲vira^ga,滅nirodha,解脫vimutti。」

「厭離」(或僅稱「厭」)的梵文nibbidA(巴利文同)菩提法師的英譯或作 "disenchantment",或作 "revulsion",在他的相應部英譯53頁有說明此二英文字均不能恰當的表達nibbidA 的意涵–前者不及而後者太過。導師在《學佛三要》p.209說:

「以財物為例,聲聞聖者覺得這是毒蛇般的東西,不可習近,有不如無。如果是大乘聖者,一定是拿財物去供養三寶,濟施貧病,利用他而並不厭惡他。」

這裡用「不可習近」個人覺得就可以理解為「厭離」。記得仁俊長老也曾說過「厭離」不是「厭惡」。

謹附前面提到的菩提法師的原文如下供參考/思惟,由於現在討論用字,就不再譯為中文以免失真。

Nibbida, in MLDB, was translated "disenchantment." However, the word or its cognates is sometimes used in ways which suggest that something stronger is intended. Hence I now translate the noun as "revulsion" and the corresponding verb nibbindati as "to experience revulsion." What is intended by this is not a reaction of emotional disgust, accompanied by horror and aversion, but a calm inward turning away from all conditioned existence as comprised in the five aggregates, the six sense bases, and the first noble truth. Revulsion arises from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things as they really are (yathabhRtafiaijadassana), and naturally leads to dispassion (viraga) and liberation (vimutti; on the sequence, see 12:23). – P.53, CDoB, Ven. Bhikkhu Bodhi

多聞思版主

依照美國韋伯大辭典的解釋:
1.disenchantment,to free from illusion.謂「從幻覺中解放」之意(中英辭典譯為:醒悟、覺醒的意思)。
2.revulsion: (1) a strong pulling or drawing away : withdrawal .(2)a sudden or strong reaction or change .(3) a sense of utter distaste(不喜歡) or repugnance(厭惡; 反感.)
--revulsion有(1)強烈地拉離或拖離。(2)突然或強烈的反應或變化(3)轉變為不喜歡或厭惡的感覺。
當然,與厭離(nibbidA)相比較,disenchantment較輕,revulsion較重。
不過個人另外有個見解:
佛經在由梵翻華,由華譯英,由巴利對照華、梵、英當中,著實會把人搞得頭暈目眩。一般非佛學院的佛學研究者或者佛學院及研究所但非梵文或巴利文專業的佛學鑽研者,倒不如老老實實地用我們最熟悉的漢語(文言文)將大藏經的各部經律論義理及歷代大德註疏融會貫通,受用甚大!如果必須以英文參照或弘法的話,再加上現有的英文經典,以及英英辭典、英漢辭典的對譯工夫,應已足矣(中國歷代證悟的祖師大德,不須巴利文或英文的對照,而僅懂得少許漢語式古梵文,亦能了知如來真實義)。
如果有須要用上古梵文或巴利文的話,可能運用現成古梵文或巴利文現成的研究成果(站在巨人肩膀上)較為實際。因為,一頭栽進梵文或巴利文的「訓詁學」裡,對於古漢文真義的融會貫通可能又疏忽了。

見龍在田

不論經文是從梵文翻為漢文或從巴利文翻為英文,有的由於原文因流傳而脫落、失真,或有的譯者譯錯了,或其他原因而多少與原文有些出入。又以漢譯來說,即便翻譯無誤,因為文字的用法或因地域的隔閡,或經長時間的演變而今不同古,這都會導致有些經文難解的困惑。對讀北傳從梵文翻為漢文與南傳從巴利文翻為英文的經文可以解決部分這樣的問題。個人的經驗,有些原來看不懂的漢譯經文經過對讀從巴利文翻的英譯本後才懂,對讀的確有幫助,而且常常再回頭讀漢譯經文時才驚嘆古德從梵文翻為漢文的精準 –– 有些我們現在讀不懂的,其實不一定是譯錯了或因流傳而失真,真正的原因是字的用法古今不同。不過以上說的不含見龍在田法友提到的「由梵翻華,由華譯英」。由梵翻華,再由華譯英最大的用處是原本已流失,而無英文版的經典,藉此讓無法讀漢譯本的讀者也能(將就)研讀。這也就是前面僅附菩提法師的原文而不再翻為中文的原因。

多聞思版主

搞理工的遇到這些説文解字,就有點頭痛。不過,用 “厭煩 或 厭倦” 就適當。 因為這些有為法總是在無常裡轉不出來,覺得厭煩、厭倦了,所以尋求出離。 所以叫 厭離。 而大乘菩薩因為 [ 廣度諸群生的悲願 ] + [ 以 空 相應緣起的無常 ] = 不厭、不煩、不倦 的長在生死,而不會厭離 。

is not a reaction of emotional disgust, accompanied by horror and aversion, but a calm inward turning away from all conditioned existence as comprised in the five aggregates, the six sense bases, and the first noble truth. Revulsion arises from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things as they really are (yathabhRtafiaijadassana), and naturally leads to dispassion (viraga) and liberation (vimutti; on the sequence,

不是反應在情緒上的厭惡、恐懼與反感, 而是內心平靜的對於一切的有為存在, 都包含在 五蘊, 六觸 與 第一勝義 ( 空 ? ) . 而感到厭煩與厭倦. 感情上的突變因而從智慧升起, 進而察覺到一切事物的真正本質 . 自然導致超越世俗感情用事的次第解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