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之攝力

舍利之攝力

一位法師友人贈我印順導師火化後的真身舍利,這位法友也是導師座下的法脈傳承,對於導師同樣有著深刻情誼。 

印順導師理性、人文的思想學風,不故弄玄虛、不怪力亂神,一貫平實的風範啟迪,使我對於舍利不以為意;然而今天我所崇仰的導師,其舍利出現在我眼前、而且是歸我所有,心中升起無比的感恩與珍惜。 

長年接受學術訓練,也承傳導師理性論學的精神,平時不迷信權威,當然也不重神蹟感應,此刻卻讓我感受到舍利之攝受力。雖然「見法即見如來」,導師著作的「法身舍利」遠比「色身舍利」重要,但「睹物思人」,透過他身體曾經存在的一部份,讓人生起無限的追思。 

「永恆懷念」的力量是強大的,宗教純靠理智是不夠的;情感雖不是宗教信仰的全部,但也是其中一部份,而且在佛法實踐中仍是相當重要的。 

很感恩這位「法友」以舍利相贈,我就把「衪」(心目中的聖物)放在我的書桌前,時時自惕自厲,伴我於佛法智慧的修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