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證的轉換

辨證的轉換

「常樂我淨」之「涅槃四德」,相對於「念處四觀」之「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恰好相反,明顯有違於佛教苦、空、無常、無我的根本教示, 因此「涅槃四德」在早期佛教被視為是「四顛倒」。

然既是「涅槃四德」,就必須從出世涅槃的超越角度來設想。表面看來,「涅槃四德」固然有違於「四法印」之「諸受是苦、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卻正合於「涅槃寂靜」。意即,從「涅槃寂靜」之絕待境界,轉化而超拔之,相對於「無常執常、苦受執樂、無我執我、不淨執淨」,躍升至另一層次的「常樂我淨」、與涅槃相應的「常樂我淨」。

「常樂我淨」固然可能受到「梵我」思想影響,而為神妙性的想像投射,但亦可以是佛法表述不可思議、超越理境的指涉。涅槃是不可說的,若一定要說,只能以「常樂我淨」之「境界語」來表示,而這是一切宗教所共通的。

是故法義的轉換及辨證饒富意蘊,「四法印」、「四念住」、「涅槃四德」,既不一致又看其相合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