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峰上的一棵樹

孤峰上的一棵樹

印順導師曾表示,太虛大師太偉大了,大師是峰巒萬狀,他只能孤峰獨拔,其實這也是峰巒萬狀中的一峰! 

峰巒萬狀中的一峰,意指印順自我定位為太虛門下,只不過「吾愛吾師,吾亦(尤)愛真理」,不代表學生一定要依著老師的思想前行,反當開創自己的路數。 

我的思想不成氣候,終其一生難成大家,不求為雄峰或高峰,但願只為「孤峰獨拔」中的一棵樹,在峰巒群山中孤峰的一棵樹,依附在此山中成長茁壯。 

雖不成為大山,但樹亦有大小可言,即便不能成為大樹──拔地而起的大樹,卻也盼成為依附山峰中一棵不起眼的小樹,安靜佇立、默默生長。 

孤峰上的一棵樹,就像站在巨人肩膀上看得更高、望得更遠,從山峰中汲取土壤養份,在大山呵護孕育下安穩的成長。 

導師從因緣不可思議的經驗中,時時想起了大師;而我在佛法修學的觀念啟發中,時時想起了導師,是他引導我的知見、帶領我走向佛法信仰的正途。 

相關文章 用生命閱讀導師 緣定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