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佛教」之承傳與開創

承傳與開創

「人間佛教」所重視的即是菩薩道修行,菩薩之普度眾生自不免要廣行方便,如是而有多元多樣的佛法開演。

「人間佛教」之作為「大乘佛教」傳統的新發展,自也經歷如大乘佛法在歷史演進過程中的開創與歧出,在開演過程中有所轉傳(transmission)、亦有所轉變(transformation)、變化(transmutation),甚而因此而變質(deterioration)──因過度轉化而變質。 

如是「人間佛教」之承傳與開創,既是一種延續、也是一種轉向,就某種意義是「照著講」和「接著講」之繼往與開來。 

然而,在宗教的神聖權威底下,現今「人間佛教」追隨者往往都只是「照著講」,而少有突破性的「接著講」,意即繼承有餘、創新不足。 

達摩祖師為禪宗初祖,但後代中華禪的發展,已明顯不同於當初所傳的印度禪,諸多中國祖師對禪法的融攝、轉化和創造,使之落地生根,成為具中國特色的「本土佛教」,一如太虛大師說「中國佛學的特質在禪」。 

佛法弘揚的承先啟後、薪火相傳,「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如六祖慧能之所以能把禪宗帶入另一高峰,亦在於其「青出於藍勝於藍」。相對的,一切以「師說」為尊,徒弟的光芒不能掩蓋師父,將難以注入新的活水,「不進則退」似乎是可以預期。 

大乘佛法的精神之一在於勇於嘗試、敢於創新,倘若太過保守、一味談傳承,便難以展開新的適應,開創新的格局和氣象。 

事實上,大乘佛法的信仰重於精神傳承,只要抓住核心,精神一如,多元形式的開拓是必要的,而且是「生生不息」的命脈延續,否則只有走向枯萎、乃至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