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無餘涅槃,不能說有說無」等,請問出自何經?

姓名或匿稱: 
楊宗冠

「佛世時,有一比丘說:入無餘涅槃,什麼都沒有。尊者舍利弗等,制止他不要這樣說,這樣說是錯誤的。他不肯接受,佛就叫他來,問他:五蘊是無常嗎?是無常的,世尊!無常是苦嗎?是苦的,世尊!苦的是無我嗎?是無我的,世尊!無我離欲入解脫,可以說有無嗎?是不可的,世尊!既不可以說有,又不可以說無,你為什麼說入無餘涅槃,一切都無有呢?你是愚癡人,你是邪見人!佛不客氣的呵責了他。所以說死後無有,這是極大的邪見!」(《中觀論頌講記》,pp.407-408)

請問這個故事出自何經?

回應

《中觀論頌講記》是導師口頭講述,由演培法師記錄的,所引用的經典,可能是綜合幾部經之大要而成。據導師所講述的內容,經查閱核對,可能出自:《雜阿含經》卷32(905經及《雜阿含經》卷5(104經)等。筆者略引此兩經部分內容供參:

 

《雜阿含經》卷32(905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尊者摩訶迦葉、尊者舍利弗住耆闍崛山中。時有眾多外道出家,詣尊者舍利弗,與尊者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語尊者舍利弗言:「云何舍利弗!如來有後生死耶?」舍利弗言:「諸外道!世尊說言:『此是無記。』」

又問:「云何舍利弗?如來無後生死耶?」舍利弗答言:「諸外道!世尊說言:『此是無記。』」又問:「舍利弗?如來有後生死、無後生死耶?」舍利弗答言:「世尊說言:『此是無記。』」

又問:「舍利弗?如來非有後生死、非無後生死耶?」舍利弗答言:「諸外道!世尊說言:『此是無記。』」

諸外道出家又問:「尊者舍利弗!云何所問如來有後生死,無後生死,有後無後,非有後非無後,一切答言『世尊說此是無記』?云何為上座?如愚、如癡,不善、不辯,如嬰兒無自性智!」作此語已,從坐起去。(略)

 

《雜阿含經》卷5(104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比丘名焰摩迦,起惡邪見,作如是言:「如我解佛所說法,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時有眾多比丘,聞彼所說,往詣其所,語焰摩迦比丘言:「汝實作是說,如我解佛所說法,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耶」?答言:「實爾,諸尊」!

時諸比丘語焰摩迦:「勿謗世尊!謗世尊者不善。世尊不作是說,汝當盡捨此惡邪見」!諸比丘說此語時,焰摩迦比丘猶執惡邪見,作如是言:「諸尊!唯此真實,異則虛妄」。如是三說。

時諸比丘不能調伏焰摩迦比丘,即便捨去。往詣尊者舍利弗所,語尊者舍利弗言:「尊者當知!彼焰摩迦比丘起如是惡邪見言:我解知佛所說法,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更無所有。我等聞彼所說已,故往問焰摩迦比丘:汝實作如是知見耶?彼答我言:諸尊!實爾,異則愚說。我即語言:汝勿謗世尊!世尊不作此語,汝當捨此惡邪見。再三諫彼,猶不捨惡邪見,是故我今詣尊者所,唯願尊者當令焰摩迦比丘息惡邪見,憐愍彼故」。舍利弗言:「如是,我當令彼息惡邪見」。時眾多比丘,聞舍利弗語,歡喜隨喜而還本處。

爾時、尊者舍利弗,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食已出城,還精舍,舉衣缽已,往詣焰摩迦比丘所。……尊者舍利弗就座,洗足已,語焰摩迦比丘:「汝實作如是語,我解知世尊所說法,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無所有耶」?焰摩迦比丘白舍利弗言:「實爾,尊者舍利弗」!舍利弗言:「我今問汝,隨意答我。云何焰摩迦!色為常耶?為非常耶」?答言:「尊者舍利弗!無常」。復問:「若無常者是苦不」?答言:「是苦」。復問:「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復問:「云何焰摩迦!色是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受、想、行、識是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云何焰摩迦!異色有如來耶?異受、想、行、識有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色中有如來耶?受、想‧行、識中有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如來中有色耶?如來中有受、想、行、識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復問:「非色、受、想、行、識有如來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如是焰摩迦!如來見法真實如,住無所得,無所施設,汝云何言我解知世尊所說,漏盡阿羅漢身壞命終無所有,為時說耶」?答言:「不也,尊者舍利弗」!(略)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