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經部師認「無為是無」的謬見,是以無常滅為性空寂滅?

姓名或匿稱: 
勝皓

導師在中觀今論中說

一般聲聞學者,為名相章句所迷,將有為生死與無為涅槃的真義誤會了。如薩婆多部,把有為與無為,看作兩種根本不同性質的實體法。這由於缺乏無生無為的深悟,專在名相上轉,所以不能正見《阿含》的教義,不能理解釋迦何以依緣起而建立一切。涅槃即是依緣起的「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法則而顯示的,如何離卻緣起而另指一物!又如經部師以無為是無,有為才是實有;那麼佛法竟是教導眾生離開真實而歸向絕對的虛無了!要知道:生滅相續的是無常,蘊等和合的是無我,依無常無我的事相,說明流轉門。能夠體悟無我無我所,達到「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涅槃,這是還滅門。這雖是釋尊所教示的,但這不過是從緣起事相的消散過程上說。這「無」與「滅」,實是有與生的否定,還是建立在有為事實上的,這那裡能說是涅槃——滅諦?所以古人說:「滅尚非真,三諦焉是」?還有,大眾系學者,誤會不生不滅的意義,因而成立各式各樣的無為,都是離開事相的理性。所以不是將無為與涅槃看作離事實而別有實體,即是看作沒有。尤其生滅無常,被他們局限在緣起事相上說,根本不成其為法印!」(《中觀今論》,pp.29-31)

試為分析如下

一般聲聞學者,為名相章句所迷,將有為生死與無為涅槃的真義誤會了。

甲說、薩婆多部,把有為與無為,看作兩種根本不同性質的實體法。

這由於缺乏無生無為的深悟,專在名相上轉,所以不能正見《阿含》的教義,不能理解釋迦何以依緣起而建立一切。涅槃即是依緣起的「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法則而顯示的,如何離卻緣起而另指一物!

乙說、經部師以無為是無,有為才是實有;

那麼佛法竟是教導眾生離開真實而歸向絕對的虛無了!

正義:???

要知道:生滅相續的是無常,蘊等和合的是無我,依無常無我的事相,說明流轉門。能夠體悟無我無我所,達到「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涅槃,這是還滅門。這雖是釋尊所教示的,但這不過是從緣起事相的消散過程上說。這「無」與「滅」,實是有與生的否定,還是建立在有為事實上的,這那裡能說是涅槃——滅諦?所以古人說:「滅尚非真,三諦焉是」?

丙說、大眾系學者,誤會不生不滅的意義,因而成立各式各樣的無為,都是離開事相的理性。

小結;所以不是將無為與涅槃看作離事實而別有實體(指有部),即是看作沒有(指經部)。尤其生滅無常,被他們(指有部經部大眾部)局限在緣起事相上說,根本不成其為法印!」(《中觀今論》,pp.29-31)

有問題的地方是在經部這一段。「又如經部師以無為是無,有為才是實有;那麼佛法竟是教導眾生離開真實而歸向絕對的虛無了!要知道:生滅相續的是無常,蘊等和合的是無我,依無常無我的事相,說明流轉門。能夠體悟無我無我所,達到「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涅槃,這是還滅門。這雖是釋尊所教示的,但這不過是從緣起事相的消散過程上說。這「無」與「滅」,實是有與生的否定,還是建立在有為事實上的,這那裡能說是涅槃——滅諦?所以古人說:「滅尚非真,三諦焉是」?」

導師在批評經部師時,

1.先說「經部師以無為是無,有為才是實有;那麼佛法竟是教導眾生離開真實而歸向絕對的虛無了!」。是說經部以為「有為是實在有;無為又是實在無」,陷於常見(實有)實無(斷見)的大邪見。

2.其次引用佛陀流轉門與還滅門之教說,「要知道:生滅相續的是無常,蘊等和合的是無我,依無常無我的事相,說明流轉門。能夠體悟無我無我所,達到「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的涅槃,這是還滅門。這本是釋尊說明緣起的教說,引導學人還滅涅槃。

3.但是隨即又轉出「這雖是釋尊所教示的,但這不過是從緣起事相的消散過程上說。這『無』與『滅』,實是有與生的否定,還是建立在有為事實上的,這那裡能說是涅槃——滅諦?所以古人說:『滅尚非真,三諦焉是』?」

(1)似乎與佛說的流轉還滅二門相衝突?這不是佛陀明確的教說?

(2)所云「但這」係指流轉還滅等事相,「不過是從緣起事相的消散過程上說。這「無」與「滅」,實是有與生的否定,還是建立在有為事實上的,這那裡能說是涅槃——滅諦?所以古人說:「滅尚非真,三諦焉是」?等,這是導師的正義?

4.導師說法如行雲流水,七轉八轉,把學人都轉暈了。

5.導師的真義是否是指,

(1)流轉與還滅二門,雖是釋尊依據緣起教示的,但是,如(經部學者)將「無為」侷限在「緣起事相的消散過程上說」;未能依緣起因果(生滅)事相,直見其常、我、生性的不可得,體見離生滅自性之空寂。所以,未見佛陀教示緣其流轉還滅二門之真義。

(2)「這緣起事相的「無」與「滅」,實是「有」與「生」的否定」。都還是建立在有為事相上說的。這事相的離散消滅,是無常滅,不是性空寂滅。故導師說「那裡能說是涅槃——滅諦?」。

(3)經部學者錯在以無常滅(甚至是空無)為性空寂滅、涅槃寂滅(滅諦)等,陷於斷滅見中。「其實,無常是常性不可得;如以無常為剎那滅盡,即是斷滅的邪見。」(《中觀論頌講記》,p.351)經部師未能依緣起生滅事相,體見緣起常性不可得、我性不可得、生滅自性不可得。未能依事相緣起假名有,悟入緣起無自性,自性本來空寂。反而以空無為無為;有為是實有,自陷於斷(無為是無)常(有為是實有)的邪見。

(4)四諦本為入道之門,今有部、經部、大眾部等學者,反於事相上戲論四諦的實有實無,終至漂流於悟道門外?

(5)故導師說:「『有』是從緣起法的存在而說的,『無』是從存在法的否定而說的,這都是世俗的、假名的。真正悟入畢竟空性,得究竟解脫,「滅者即是不可量」。《阿含經》以從薪有火,薪盡火滅作喻;此火的滅性,不可說何處去,更不可說有說無了。畢竟空寂,是超越有無而不可以有漏心分別是有是無的。」(《中觀論頌講記》,pp.406-408)

回應

本題涉及部派諸多異義不易理解(之前本版也有部份的討論),建議勝皓法友有空時先詳細參考厚觀法師《中觀今論》及《中論(中觀論頌講記)》相關章節之講義及影音開示。

 

https://video.lwdh.org.tw/html/zgjl/zgjl00.html

 

https://video.lwdh.org.tw/html/zl/zl00.html

 

主編隨筆版主:常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