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誠面對生命

真誠面對生命

宗教研究不能視為是一般的學術研究,宗教者對於宗教信仰應多同情的理解畢竟宗教的存在直視世間苦難、服務世間受苦之人;若宗教刻意保持距離,甚至顯得冷漠,以此為純然之客觀,未必是件好事。

 

換句話說,研究某一正信的宗教,不管是基督宗教、佛教、伊斯蘭教、一貫道等,如果對此研究對象有一定好感,或至少是尊重、尊敬的,甚至有一定程度的信仰,如此結合學術研究與信仰關懷,才是一件好事。

 

從事學術研究的人,理性相當發達,但學術的清明冷靜不是把一個人變得冷無情,反要喚起內在的血肉,宗教教導所觸動,而心生景仰嚮往之心。

 

此信仰導向的宗教研究,不應被看輕;相對的從事宗教研究卻蔑視信仰、鄙夷信仰者(的宗教研究),才是必須被看輕的。

 

學者真誠面對生命問題,所在意的不會只是學術的學問,卻是生命的學問,關乎生命實存苦難的學問而且不只是自己生命苦難,也包括人的苦難。反,若一宗教學者輕忽信仰,只當作是純知識的研究討論,這樣的學者並沒有真誠的面對生命。

 

當想到人生苦痛之不可避免、不可承受,就讓人敬重一切宗教感念一切正信宗教。是以宗教的學術研究不能忽略此一向度,甚至必須去感知、默契此一向度,從而在宗教研究上自利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