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毘曇之二諦

姓名或匿稱: 
ST

請教各位師長及大德們

《性空學探源》第三章第三項「二諦的建立」這一部分,提到真妄、理事、和實假二諦。

而書中131頁處有個圖表,用實線與虛線表示這三者的關係。但末學在反覆閱讀內文後,卻仍無法清楚理解它要表達的完整意思。在此求助於各位師長及大德們的詳解了。感激不盡。

 

回應

回應者: 常精進

ANS: 導師此處之事理、真妄、假實二諦的相互關係(實線、虛線、無連線),確有不容易明白而費解之處,但基本上可從其說明文字中探其應有之意義。試依導師內文中之說明,解釋如下,提供作為參考。

 

 

學派之初,二諦不必在空有上建立。大略說,有以假實為二諦,有以真妄為二諦,有以理事為二諦的三對。其中的意義,有很多可以相通的,而以真實(真妄二諦)或理性(理事二諦)為勝義者,最與空相近。」(《性空學探源》,p.121

 

先界說各二諦分判之準則:

 

1.真、妄二諦:《婆沙》第一家,以「有漏(妄、虛偽)、無漏(真)」辨析四諦。

滅、道二諦為出世間真實(無漏)功德,是無漏智所體證的境界;

苦、集二諦則是世間虛妄(有漏)法,常識所見的世俗事。

 

2.理、事二諦:

 

1)「事」之意義為:

(A)「世俗言義施設」(《婆沙》第二說:苦、集、滅諦);

(B)或「有為生滅」(《順正理論》第二說:苦、集、道諦);

(C)或「四諦施設安立」(《婆沙》第三、四說)[依文脈順序]

 

2)「理」有:

(A)道諦(《婆沙》第二說)、

(B)無為滅諦(《順正理論》第二說)、

(C)法空非我(《婆沙》第三說)、四諦理十六行相(《婆沙》第四說)。

 

「理」或「真」諦之意義:「將勝義建立在聖人的特殊認識上」(《性空學探源》,p.128>> 唯聖者而非凡夫所觀、所知的內容。」

 

3.實、假二諦:從認識立場辨析一切「法」:

 

1)「實」:「自相有」是「真實法」,包括苦、集(雜染)二諦,道、滅(清淨)二諦。

 

2)「假」:「假名有」是聚合法(一合相),亦即世俗言說施設,包含苦、集、道諦。

 

 

其次,「實線」可理解為兩者有直接對應的內容;「虛線」可理解為部份(或間接)對應。

 

 

 

依上述定義試闡釋圖表:

 

1.從「真妄二諦」而觀:

 

1)「真」是勝義的(無漏)滅、道諦。真諦之「滅為勝義比較理性化」,因此有一實線連至「理」諦;真諦之「道為勝義的比較具體些」,因此有一實線連至「事」諦。

真諦之「滅道二諦不從顛倒起,是真實有的」,與實諦之「是諸法的實相」、「可以破除我見」有直接相對應之內容,因此有一實線連至「實」諦。

真諦之滅、道,與假實二諦第一說 (「《順正理論》卷五十八第三說」)中之假(「宣說補特伽羅城園林等相應言教,皆世俗攝。」),並無直接對應內容;

與假實二諦第二說(「《順正理論》卷五十八第四說」)中之假(「如軍林瓶衣,在物的本身上分析,就要失其存在」),可以有部分之對應內容,如道諦部分可歸於可分析的假諦中,如正語、正業等。

因此真諦與假諦是以虛線相連。

 

2)「妄」是虛妄雜染的苦、集諦,就其是有為法的角度說,包含「實假二諦」之「自相有」法(實諦)以及「假名有」法(假諦)。

在與「理事二諦」的關係中,「事」(言說施設、四諦事相)與「妄」之苦集諦之事相的部分有直接對應的內容。

妄諦之虛妄雜染的苦、集諦,與「理」沒有直接對應的內容,但「妄」之事相與「理」不相離,因此「理」與「妄」有不相離之相關性,二者之間為「虛線」。

 

2.從「理事二諦」而觀:

 

1)「理」是「絕施設」(無施設),如道諦、滅諦;或是「理性」,或是「法空非我」,或是「四諦十六行相」,與「真」諦之「滅、道二諦是無漏智所體證的境界」之內容相當,故為「實線」;

關於「理」之「一切法最高級最普遍的理性」與實諦之關係,與實諦之「能詮真理」、「能令有情證真實理」(順正理論之文,導師未引述)、「可以破除我見」等意義可視為有直接相對應之內容,故為「實線」。

 

「十六行相」有苦、集諦之「理」;

「妄」即苦、集諦之有漏因果,主要是「事」的內涵,亦顯現出「變遷、虛偽」等之無常、苦、空、無我之意義及因緣和合而集起之情況(因、集、生、緣)。

「妄」與「理」意義不相同,但二者有相關性,故為「虛線」。

 

最後,理是一切法最高級最普遍的理性,與「假名有」是可分析之意義沒有直接、間接關係,故無連接線

 

2)「事」是「言說施設」,是四諦事相等。四諦事相之滅、道與真諦(包含內涵與言說教學)可有直接對應之內容,因此是實線;

四諦事相之苦、集與「妄」諦有直接對應之內容,因此是實線。

四諦事相之自相法與「實」諦有直接對應之內容,因此是實線;

四諦事相之和合法與「假」諦有直接對應之內容,因此是「實線」。

 

3.從「實假二諦」而觀:

 

1)「實」是「自相有」的真實法或「可以破除我見」的真實法,此與「真」之滅諦(相當於「實」之擇滅無為)、道(相當於「實」之無漏慧心所等)有直接對應之內容,故為實線。

實諦之自相有的五蘊等及煩惱心所等與「妄」之苦、集有直接對應之內容,因此是實線。

實諦與「理事」二諦皆為「實線」部分:

「實」之「可以破除我見」的真實法與「理」可以有直接對應之內容;

實諦之「自相有」的真實法亦可對應「事」之五蘊一一蘊(「苦」)、「煩惱」心所(「集」)。

2)「假」是「假名有」的聚合法,有苦、集與道諦的假合法。

五蘊假合的眾生(可包含苦、集諦)與「妄」(即苦、集諦的一切法)有直接對應的內容,故是「實線」。

與「真」的關係部分:「滅」諦非聚合法,而「道」諦可以有聚合法(如正語正業、正命等),此處之虛線可指定義與內容部分對應之意

與「事」之關係(四諦施設、事相)部分,「假」之四諦施設事與四諦施設、事相有直接對應的內容,故是「實線」。

關於與「理」的關係,理是不可分析,與假諦之可分析之意義沒有連接,故無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