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或以生滅法

庚四
辛一  或以生滅法,縛脫難可立,畏於無我句,佛又方便攝。

  再說真常唯心系。這是依如來藏──如來界,眾生界,自性清淨心等為本依的。如《如來藏》,《勝鬘》,《楞伽》等經,《寶性》,《起信》等論說。在印度及中國,這一系的宏揚,是比般若經論遲一些。

  中觀者依徹底的我法無自性(無我)說,緣起是如幻的生滅,與無常無我的法印相合。唯識者依自相有的立場,說一切法是生滅無常的;種子六義中,第一就是『剎那滅』。對於沒有補特伽羅我,也是徹底的(小乘說一切有及經部,也與唯識相近)。但這在稱為『附佛法外道』,及神教徒,是極難信解的。沒有我體,怎麼會有輪迴?剎那生滅,那前生與後生,又怎樣連繫?這是佛法中的古老問題,如說:『我若實無,誰於生死輪迴諸趣』(99)?《楞伽經》說:『陰界入生滅,彼無有我,誰生?誰滅?愚夫者依於生滅,不覺苦盡,不識涅槃』(100)。大慧菩薩這一段問話,就是代表了一般愚夫──覺得無常無我,不能成立輪迴,也不能成立解脫。在愚夫的心想中,一切是生滅的,生滅無常是[P384]苦的,那就不能發現盡苦得樂的希望了!這似乎非有常住不變的我才成。所以佛法內,佛法外,都「或」有這一類眾生,「以」為「生滅法」,對於繫「縛」生死與解「脫」涅槃,都是「難可」安「立」的。這類眾生,佛說是「畏於無我句」的,就是聽了無我,而怕繫縛解脫不能成立,死後斷滅而畏怯的根性。對於這,「佛又」不能不適應他們,以善巧「方便」來「攝」化了,這就是如來藏法門。

  如來藏說,佛說的經典不少,會使人生起一種意解:在生死眾生,或眾生心中,有如來那樣的體性存在,而具足智慧德相,或說相好莊嚴的。這與印度的神我說,很接近。所以西藏的覺囊巴派,就依十部大乘經──如來藏說教典,成立神我體系的大乘佛教。中國也有這一類,以真我的體驗,作為最高的法門。好在佛知道眾生愚癡,預先在《楞伽經》裏,抉擇了如來藏說的真意義。這是攝化計我外道,而實際與大乘法空性,是一脈相通的。

  
辛二
壬一:甚深如來藏,是善不善因。[P385]

  大慧菩薩所代表的眾生,要求生死輪迴的主體,本有涅槃佛體,佛適應這類根性,所以說如來藏。如說:『如來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兒,變現諸趣。……自性無垢,畢竟清淨』(101)。如伎兒的變現諸趣,可說是輪迴主體。自性無垢,畢竟清淨,就開示了佛身與涅槃的本有,這如一切如來藏經廣說。

  如來藏是「甚深」的,如來徹底體證,了了明見;其他利根深智的大菩薩,才能分證。為什麼叫「如來藏」呢?圓滿究竟的佛,在眾生因地,可說本來就成就了的。如說:『如來藏自性清淨,轉三十二相,入於一切眾生身中。如大價寶,垢衣所纏。如來之藏,常住不變,亦復如是;而陰界入垢衣所纏,貪欲瞋恚不實妄想塵勞所污』(102)。所以如來藏可解說為:含攝如來一切功德,而主要是為雜染法所覆藏。因此,如離了煩惱藏,如來藏也就名為法身了。以如來藏為輪迴解脫的主體來說:『即此法身,過於無邊煩惱所纏,從無始世來,隨順世間,波浪漂流,往來生死,名為眾生』(這就是《楞伽》的『譬如伎兒[P386]變現諸趣』);『眾生界即法身,法身即眾生界』(103)。眾生與佛,平等無差別。所以在眾生叫眾生界,在菩薩叫菩薩界,在如來叫如來界。這一法門,在外表上,與印度的吠檀多哲學,大梵(法身)小我(眾生界),是非常類似的。

  依如來藏,成立生死與涅槃,眾生與佛,所以說:「是善不善因」,就是為不善的生死雜染因,也為善的清淨佛果因。但因是多種多樣的,如唯識學有十因,有部立六因,這到底是怎樣的因呢?有些學者,受到一本萬殊──從常無而生妙有的玄學影響,以為:善與不善,是如來藏所本具的,以如來藏為體的,從如來藏所生的。關於這,這裡不能多說。總之,印度的如來藏為因,是自有意義的。如《勝鬘經》說:『如來藏離有為相,如來藏常住不變,是故如來藏是依是持是建立;世尊!不離不斷不脫不異不思議佛法。世尊!斷脫異外有為法,依持建立者,是如來藏』(104)。這樣的文句,《無上依經》,《寶性論》,都是一樣的。是依是持是建立,這就是因;是增上緣,能作因。例如四大能造造色,決非以四大為體而發生造色,是依『生、依、立、持、養』──五[P387]因而說造;是說不離四大,而造色才可以生起(《楞伽經》的『如遍興造一切趣生』,也是這樣的造)。五因中的依、立、持──三因,也就是經說的『是依是持是建立』了。所以,善與不善,依如來藏而有,而不是以如來藏為體,從如來藏生出來的。為什麼如來藏可以為因──依持建立,就因為是常住不變的。儘管輪迴諸趣,解脫涅槃,如來藏是常住不變的,為這一切所依止的。有了常住不變的,那些聽說無常無我,而怕輪迴與解脫無著落的,也就可安心了。如來藏為依止因,可以舉例解說。如太陽,烏雲,依止虛空而有,與虛空不相離。但太陽與烏雲,並不是以虛空為體,也決非從虛空生出來的!如來藏為生死涅槃因,也就是這樣。

  如來藏怎樣的為不善因?無始以來,就有那些與如來藏不相應的,相離的有為法──陰界入,貪瞋癡等無邊煩惱,都依如來藏而有;如灰塵的依明鏡而有一樣。有了這些,生死雜染就流轉不息了。這些都是依如來藏而有的,所以說:『依如來藏故有生死』。怎樣為善因呢?無始以來,就有那些與如來藏相[P388]應的,不可說異,不可分離的不思議佛法,也依如來藏而有;這就是佛性了。但這與如來藏相應而不異的,為什麼不說生,而說依呢?第一,這是無為法,不可以說生。還有,如有漏種子,在阿賴耶識中,是不可說有別異的。但只能說從賴耶中的有漏種子,生有漏現行,不能說從阿賴耶識生。如說一切從阿賴耶識生,就有一因多果的過失了。所以說不異不離,也不能就說是一。同樣的,眾生本具的,能為無漏清淨德性因的,與如來藏不能說有別異的,也只能說『依如來藏』,為依為持為建立。總之,佛是說有『常住不變』的如來藏,為善與不善所依,而一切法都能成立。

  

註【5-099】《成唯識論》卷一(「大正」卷三一.二頁中)。
註【5-100】《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四(「大正」卷一六.五一0頁中)。
註【5-101同上。 [P436]
註【5-102】《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二(「大正」卷一六.四八九頁上)。
註【5-103】《不增不減經》(「大正」卷一六.四六七頁中)。
註【5-104】《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經》(「大正」卷一二.二二二頁中)。

導師:

回應

《攝大乘論》提到種子有六義,謹節錄《攝大乘論釋卷第二》與《攝大乘論講記》的說明如下以為參考:

「一切種子復有六義:

剎那滅者,謂二種子皆生無間定滅壞故。所以者何?不應常法為種子體。以一切時其性如本無差別故。

俱有者,謂非過去亦非未來,亦非相離得為種子。何以故?若於此時種子有,即於爾時果生故。

恆隨轉應知者,謂阿賴耶識乃至治生,外法種子乃至根住,或乃至熟。

決定者,謂此種子各別決定,不從一切一切得生。從此物種還生此物。

待眾緣者,謂此種子待自眾緣方能生果,非一切時能生一切。若於是處是時遇自眾緣,即於此處此時自果得生。

唯能引自果者,謂自種子但引自果。如阿賴耶識種子唯能引生阿賴耶識,如稻穀等唯能引生稻穀等果。如是且顯種果生義。」《攝大乘論釋卷第二》

--------------------------------------------

「四、種子的六種定義:內外世俗勝義的「諸種子,當知有六種」定義。不論內種外種,都須具備六個條件,否則,是不成其為種子的。今分解如下:

 (一)、「剎那滅」:有能生性的種子,在它生起的一剎那──最短促的時間,毫無間隔的隨即壞滅,像這樣的無常生滅法,才是種子。假使常住不變法,那就前後始終一樣,毫無變易,這不但違反種子要從熏習而有的定義,沒有生滅變化,也不能起生果的作用而成為種子。

(二)、「俱有」(三)、「恆隨轉」:《成唯識論》學者說:種子有兩類,一是種生現的俱時因果,叫做種子。一是種生種的異時因果,叫做種類。俱時因果的種子,合乎俱有的條件而缺恆隨轉義﹔異時因果的種類,合乎恆隨轉的條件而缺俱有義。因之,雖說種子具備六義,但不一定要具足,具備五義也可以。這思想的根據在《瑜伽》,《瑜伽論》因緣有七義中說:『無常法與他性為因,亦與後念自性為因』。一般學者,把種子六義,與《瑜伽》七義作綜合的觀察,因此說:與後念自性為因的,是種子的自類前後相生﹔與他性為因的,是種子的同時生起現行。其實《瑜伽》的本義並不如此,它是從諸法的前後相生與俱有因說的。種子本來具足六義,因為唯識學者將種生現與種生種二類,配合俱有義及恆隨轉義,所以就不具六義了。本論說因緣,不談種生種,種子就是賴耶的能生性,必須建立在種生現的現,與現熏種的現行上。在它能生的動作上,是剎那滅的﹔在生果的時候,是必然因果俱時有的,賴耶的能生性(名言熏習),無始時來,如流水一般的相續下去,不失它的功能,直到最後(對治道生),必然是恆隨轉的。凡是種子,必具備這樣的定義。

 (四)、「決定」:這是說每一功能性(種子)有它不同的性質,不隨便變化,什麼樣的功能性就生起什麼樣的現行法,這樣就不犯一功能性生一切法,或一切功能性唯生一法的過失。但這與唯能引自果的定義,容易相混,引自果也是說自種子引生自果法。所以世親把性決定看為三性的決定:善的功能唯生善的現行,惡的功能唯生惡的現行,無記功能唯生無記的現行。引自果看為引生自類的現行:賴耶種唯引賴耶識,穀麥唯引穀麥果(《成唯識論》約色心辨)。無性把引自果解說為唯在能生自果的意義上建立種子之名。這雖與性決定不同,又似乎與俱時有相混。

 (五)、「待眾緣」:種子,雖恆時隨轉,有它功能性的存在,但並不即刻生果,要等待眾緣的助成。不然,賴耶中有無量的差別種子,便會一時頓現了。這眾緣,雖說可以通說到一切,但世親說要由善惡業熏它,才會生起現行,這才是待緣的本義。

 (六)、「唯能引自果」:賴耶中的種子雖然很多,但引生果法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紊亂,各自種子引各自的果法。這如世間的穀麥等種,唯生穀麥等果一樣。種子雖有等流(名言)種子、異熟(有支)種子兩種,但具有六義,是依名言種子說的。業種約增上緣建立,它不具足恆隨轉、決定、引自果等義。」(<<攝大乘論講記>>p.95 ~ p.98)

多聞思版主

《成佛之道增注本》p.384 ~ p.385提到佛陀「在《楞伽經》裏,抉擇了如來藏說的真意義。這是攝化計我外道,而實際與大乘法空性,是一脈相通的。

《大乘入楞伽經卷五》說:

「如來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兒,變現諸趣,離我我所。以不覺故,三緣和合而有果生。外道不知,執為作者。無始虛偽惡習所熏,名為藏識,生於七識無明住地。」

另謹節錄《如來藏之研究》有關於此的一段文以為參考:

「為了外道的怖畏無我niratman,妄執有我atman,所以說如來藏﹔如來藏不是神我,卻有神我的色采。佛說「諸法無我」,是一般人所不易信受的,所以部派佛教中,也有成立「我」的學派。『楞伽經』中,大慧Mahamati菩薩代表了一般的心理,請佛解說。佛說生死流轉,在生死流轉中的,只是五陰、六界、六入(處),並沒有我。在一般人看來,如沒有我,那誰在生,誰在滅?也就是誰在生死?這是以「無我」為不能成立生死的。還有,如『經』說:「譬如破瓶不作瓶事,亦如焦種不作芽事。如是大慧!若陰界入性,已滅、今滅、當滅,自心妄想見,無因故,彼無次第生」。滅nirodha,被解說為什麼都沒有了,那末前一剎那滅,第二剎那就「無因」而不可能生起了。這是說:生滅無常是不能成立生死流轉的,如經說:「其餘諸識有生有滅,意意識等念念有七」﹔「七識不流轉,不受苦樂」,與『勝鬘經』的「此七法,剎那不在,不種眾苦」說相合。瑜伽學說:剎那不住的有為生滅,可以成立生死的流轉,受苦樂的異熟vipaka,所以以依他起自性para-tantra-svabhava,阿賴耶識alaya為所依。但『楞伽經』雖肯認「無我」,卻同意一般的觀點,所以要在諸行生滅法外,立常住不變,不生不滅的如來藏(藏識)為依止。這樣,「離無常過,離於我論」的如來藏,為一切法依,是最善巧的說法。」(<<如來藏之研究>>p.245 ~ p.246)

多聞思版主

 

一鍋水滾沸了以後完全燒乾了 。看似水都已滅去不復再見 , 而實際上只是H2O 產生 相變 成為氣態 , 冷卻以後就會再經過一次 相變 而變回水 。 而再變回來的水 , 卻不會是本來的那鍋水 。 是因為分子因為相變而轉態的過程中產生了其他物質的參雜 。 若是那鍋水滾沸的時候有加上蓋子 , 那麼大部份的水還是會回到本處 。 若是沒有蓋子 ,那麼本來的那鍋水就會隨機的擴散到其他的地方 。 但,即使升到天上 ,最後還是會再變回水再回來 。只是不知道會回到那裡 。 這個人人皆知 , 看似簡單的過程 。卻示現了生滅的流轉 。 因為因緣合和而有了 H2O, 也因為因緣合和 有了 相變 以後的生滅流轉 。 而 生滅 只是我們看到H2O的表相 。  H2O的本身是沒有生滅的 。 它們只是隨著因緣而無止盡的 相變流轉 而已 。 因此., 我們或許可以簡單的類比  H2O即是水的如來藏 。 然而, 一切事物更深層的真相卻沒有那麼簡單 。H2O 是由更小的粒子組成的 , 更小的粒子是由更更小的粒子組成的 …… 如此不斷的細分下去到最後不能再細分割的程度 ,最尖端的物理導出了一個驚人的真相- 稱之為 普朗克尺度 ( Planck scale ) 。 在那裡, 我們所知的時間、空間與一切的物理法則完全失效不適用 。在那個尺度下空無所有., 不存在任合物質 。 而是暫時稱之為 弦( String ) 的東西 。這個東西不是東西, 而僅只是一種量子能量的波動 。而所有一切我們所知的物質卻是由這個波動合和而產生層層粒子結構所產生的 。不同頻率的波動合和產生了各種層層不同的粒子 , 不同的粒子又和合不同頻率的弦的波動而產生了一切萬物。 我們感官所體驗的一切, 只是這些常住且不生不滅(因為本不自生,所以能常住不滅)同樣無差別的 弦 所產生隨機無自性量子波動的幻像 。 整個宇宙的時空就是 弦 波動的舞台 !

 

在佛法所敘述的諸法實相裡 , 一向否定有真實的時間與空間存在 。 而鄰虛塵與鄰礙色的觀點與粒子物理相合 。 所有一切物質的本質是 弦 。 或許, 弦 就是如來藏? 我們不是獨立於宇宙而另外存在,因此我們也同樣會受到 弦 的波動影響 。 我們(或許應稱為 如來藏我) 每次經歷生死所累積的習性會造成 弦 波動頻率的改變 , 而有種種生死流轉與受生差別。 修行,就是控制 弦 的波動頻率以達到解脫與涅槃 。 而實際上 , 弦 的本身依然不變 。 (大般若經 : 真如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清淨不變如虛空無等等)。所有的生死流轉與涅槃解脫也僅只是存在於我們虛妄意識裡的一個幻像 。

 

阿難。如汝所言四大和合,發明世間種種變化。阿難。若彼大性,體非和合,則不能與諸大雜和。猶如虛空,不和諸色。若和合者,同於變化。始終相成,生滅相續。生死死生,生生死死,如旋火輪,未有休息。阿難。如水成冰,冰還成水。汝觀地,麤為大地,細為微塵。至鄰虛塵,析彼極微色邊際相,七分所成。更析鄰虛,即實空性。阿難。若此鄰虛,析成虛空,當知虛空,出生色相。汝今問言,由和合故,出生世間諸變化相。汝且觀此一鄰虛塵,用幾虛空,和合而有。不應鄰虛,合成鄰虛。又鄰虛塵,析入空者,用幾色相,合成虛空。若色合時,合色非空。若空合時,合空非色。色猶可析,空云何合。汝元不知如來藏中,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淨本然,周遍法界。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循業發現。世間無知,惑為因緣,及自然性皆是識心,分別計度。但有言說。都無實義。

-首愣嚴經 卷第三

 

佛告諸菩薩言。善男子等。喻如金銀頗梨金剛栴檀等寶器及瓦器等。是諸器等皆受空界。空界遍在諸器。以空界平等故。如是善男子等。若法如際及空。此等諸法即一無差。入第一義空故。而彼眾生以作種種行故。受種種生示現千種。我分化成若干千色。所受地獄畜生餓鬼人天色。聲聞辟支佛菩薩佛色。此等諸色雖皆可見。平等 色如 色空 等一 無差無有別異。善男子等。以是義故當如是知。

- 寂調音所問經

 

 

 

 

 

渠今正是我,但我不是渠

《成佛之道增注本》p.386頁引經論說如來藏是依、是持、是建立,另可參考《勝鬘經講記》241~244頁〈別釋依義〉的一段說明(連結如下):

 http://yinshun-edu.org.tw/Master_yinshun/y03_02_02_02_01_03_03_02_01_02

多聞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