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此無故彼無

壬二: 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緣起空寂性,義倍復甚深。

  無常無我的生死,從煩惱起業,從業起苦果,又從苦果起惑業。這緣起的生死,是否會永遠不斷的生死流轉下去?不!生死是可以解脫的。為什麼可以解脫?就因為他是緣起法的緣故。佛在開示了緣起的生死流轉以後,接著就開示生死的還滅說:『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謂無明滅則行滅,行滅故識滅 ……純大苦聚滅』(37)緣起法是依於因緣而存在的,凡是依緣而存在與生起的,那就不會是常恆不變的;存在的會歸於不存在,生起的終歸會盡滅。生死法,雖一向在即生即滅中,但由於煩惱業的不斷相續,滅而又生,所以苦果也就不斷地相續下去。如能淨治煩惱──無明,愛等不起了,那業力也就銷息,生死也就停止了。如風雖是瞬息不住的,可是風吹不息,水就掀起大波浪,一層層的起伏不斷;風一停,海就波平浪靜了。所以生死可以解脫,是因為生死是 [P214] 緣起的假名有。佛在《阿含經》中,曾這樣說過:『不見一法可取(著)而無罪過者』(38)。所以若取著實法而又說沒有,是錯誤的。真實有的,是不可能成為沒有的;如說實有的成為沒有,那思想上就犯了很大的錯誤。佛不是那樣說的,生死法是緣起的,假有的,所以是不可取著的;本沒有一真實的生,也就不是有一實法滅去了。從這如幻的緣起法中,發見了生死解脫的可能性,也由此而到達生死解脫的境地。怎麼能到達呢?一切法是緣起的假名──假法,假我,是如幻的,是無常空無我的。而無明──我癡,我見,我慢,我愛等一切煩惱,卻迷蒙了真相,把一切法──眾生,看作真實的;想像為有一永恒自在的我。一切從自我中心去活動,於是到處執著,造善惡業而流轉了。如正觀緣起,通達是無常無我的,那自我中心的妄執,失去了對象,煩惱也就不起了(煩惱也是緣起的生滅),生死也就解脫了。佛所以這樣說:『無常想者,能建立無我想。聖弟子住無我想,心離我慢,順得涅槃』(39)

  正觀緣起的無常無我,離煩惱而解脫生死,名為得般涅槃,涅槃到底是怎 [P215] 樣的呢?那是深而更深的。佛為阿難說有為與無為法,也就是緣起與「緣起」的「空寂性」,說是「義倍復甚深」。如說:『此甚深處,所謂緣起(有為)。倍復甚深難見,所謂一切取離,愛盡無欲,涅槃寂靜』(40)。這所以大乘經中,每以大海譬生死緣起的深廣難測;而以最深的海底來形容最極甚深的法性。緣起是相對的假名,眾生為無明所蒙蔽了,不見緣起的本性空寂,也就不知但是無常無我的業果延續。如真能正觀緣起,不取不著,斷盡煩惱,生死永息,那就體證到緣起法性的寂滅。正像風停,體現到波平浪靜一樣。依一般來說,聲聞弟子是漸次悟入的。從無常而通達無我,從通達無我,離我所見,我愛等而契入涅槃。但這是從正觀緣起而來的,緣起是與空寂相應相順的,如《阿含經》說:『如來所說修多羅,甚深明照,難見難覺,不可思量,微密決定明智所知:空相應隨順緣起法』(41)。這是唯證方知的『甚深廣大,無量無數,永滅』。換言之,這是沒有邊際可說的;是超越假名的相對界,而不可以數量說的。也不可以想像為在此在彼的,如說:『於未來世永不復起,若至東方,南西 [P216] 北方,是則不然:甚深廣大,無量無數,永滅』(42)。那不是沒有了嗎?不能說是有,也不可說是沒有的,如說:『離欲滅息沒已,有亦不應說,無亦不應說,有無亦不應說,非有非無亦不應說。……離諸虛偽,得般涅槃,此則佛說』 (43)。總之,這是超越了假名相對界(緣起),而契入絕對界,什麼也不可說,說著也不對。但這是從正觀緣起的空寂而悟入,也就是緣起法性的實證。

  
辛二: 此是佛所說,緣起中道義,不著有無見,正見得解脫。

  上來所說的,「是佛」在《阿含經》等「所說」的,名為「緣起中道義」。中道,是正確的,恰好的,沒有偏差,不落於兩邊邪見的。佛法的中道觀,是從緣起法的正觀中顯出,為佛說法的根本立場。所以,正觀也稱為中觀,正法也稱為中法了‧說到不落二邊,經中都依眾生自體說。眾生,是緣起的生滅。緣起是不落兩邊的,不像眾生邊執所想像的。這都依佛說而成立,如說:『若見言命即是身,彼梵行者所無有;若復見言命異身異,梵行者所無有。於此二邊,心所不隨,正向中道。……謂緣生老死,……緣無明故有行』(44)。這是 [P217] 不一不異的緣起中道。又如說:『自作自覺(受),則墮常見;他作他覺,則墮斷見。義說法說,離此二邊,處於中道而說法,所謂此有故彼有……』(45)。又如說:『若先來有我,則是常見;於今斷滅,則是斷見。如來離於二邊,處中說法,所謂是事有故是事有……』(46)。這都是不常不斷的中道。佛說中道,都是依緣起而立論的。最重要的,要算不有不無的緣起中道了。

  佛為刪陀迦旃延,說過不落有無二邊的緣起中道。迦旃延是不著一切相,而深入『勝義禪』的大師。大乘龍樹的《中觀論》,彌勒的《瑜伽論》,都引證這《阿含經》的教授,來說明諸法的真實相,所以這一教授,在抉擇佛法的緣起正見中,有著無比的重要性。佛對迦旃延說:『世人顛倒,依於二邊,若有若無』。佛的聖弟子呢?『正觀世間集者,則不生世間無見。如實正觀世間滅者,則不生世間有見。迦旃延!如來離於二邊,說於中道,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47)。換言之,世人不知緣起義的,顛倒妄執,不能脫出二邊──有見與無見的窠臼。佛弟子依緣起法正 [P218] 觀,那就不起有見與無見了。譬如說:世間人見人生了出來,就執為是實有的而起有見。等到死了,大都是執為實無而起無見的。又如在生死流轉中,一般人是執為實有的。聽見了生死,入涅槃,就執著以為是無了(世人因此大都是怕無我,怕空,怕涅槃的)。但是,佛弟子依著緣起中道去觀察時,如見到世間滅,也就是生死解脫了,就不會起有見。因為緣起如幻的相對性,在涅槃寂靜中是不能安立的。而且,既是可滅的,在生起時也就決非實有,實有是不會依緣而滅的。如見到生死世間的集起,就不會起無見。因為緣起的如幻假有,不是什麼都沒有的。而且,既是可生的,在滅時也決非實無了。還有,了解緣起的此有彼有,此生彼生──世間集,所以生起現前時,知道緣起的流轉相續,不會覺得一死了事而起無見的。了解緣起的此無彼無,此滅彼滅,當生死解脫時,也不會執有實我得解脫的。總之,一切是緣起的,惟是緣起的集滅,並沒有實我,實法,所以不起有見。沒有實我,實法,所以也不會起無見的。真能正觀緣起,就能「不著有」見「無見」,依中道「正見」而「得解脫」了。 [P219] 三學的增上慧學──甚深般若,八正道的正見,都是緣起的中道觀。所以佛弟子能不著常我,不落斷常,一異,有無的執見,破無明而了脫生死。 

 

註解~4.037《雜阿含經》卷一三(大正二�九二下)。  

註解~4.038《雜阿含經》卷一0(大正二�七二中)。

註解~4.039《雜阿含經》卷一0(大正二�七一上)。

註解~4.040《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三下)。

註解~4.041《雜阿含經》卷四七(大正二�三四五中)。

註解~4.042《雜阿含經》卷三四(大正二�二四六上)。

註解~4.043《雜阿含經》卷九(大正二�六0上)。  

註解~4.044《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四下)。 註解~4.044《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四下)。  註解~4.044《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四下)。 註解~4.044《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四下)。 註解~4.044《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四下。註解~4.044《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四下)。

註解~4.045《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五下)。

註解~4.046《雜阿含經》卷三四(大正二�二四五中)。  

註解~4.047《雜阿含經》卷一0(大正二�六六下──六七上)。  

 

 

 

 

 

 

導師:

回應

王毅法友在2011-06-23 提出有關有為法與無為法的問題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node/649。  經過這幾個星期不知王毅法友讀了從207頁到本節的說明是否有助於解答先前的問題?是否有可以分享的心得呢?

多聞思版主

 《成佛之道增注本》p.214~215正觀緣起的無常無我,離煩惱而解脫生死,名為得般涅槃,涅槃到底是怎樣的呢?那是深而更深的。佛為阿難說有為與無為法,也就是緣起與「緣起」的「空寂性」,說是「義倍復甚深」。如說:『此甚深處,所謂緣起(有為)。倍復甚深難見,所謂一切取離,愛盡無欲,涅槃寂靜』。」

書上註解40說的《雜阿含經》卷一二 依大正藏的編號即《雜阿含293經》。《雜阿含293經》也說到佛陀為彼比丘說賢聖出世空相應緣起隨順法:

所謂『有是故是事有。是事有故是事起。』、

所謂『緣無明行,緣行識,緣識名色,緣名色六入處,緣六入處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死、憂、悲、惱苦,如是如是純大苦聚。乃至如是純大苦聚。』如是說法。」

值得注意的是,經文舉了十二支緣起為出世空相應緣起隨順法的例子,而且包含了順的苦集與逆的苦滅,這顯示出涅槃寂靜(無為)也是空相應緣起隨順法。有關這,謹節錄《空之探究》兩段文如下以為參考

佛說的法,為什麼甚深?因為是「出世間空性」相應的。出世間空性,是聖者所自證的﹔如來所說而與之相應,也就甚深了。出世間空性,是難見難覺,唯是自證的涅槃甚深。佛依緣起prati^tya-samutpa^da, pat!icca-samuppanna說法,能引向涅槃,所以緣起也是甚深了。阿難以為:佛說「此緣起甚奇,極甚深,明亦甚深,然我觀見至淺至淺」,以此受到了佛的教誡。這樣,甚深法有二:緣起甚深,涅槃甚深,如『雜阿含經』卷一二(大正二‧八三下)說:

「此甚深處,所謂緣起。倍復甚深難見,所謂一切取離,愛盡,無欲,寂滅,涅槃。如此二法,謂有為、無為」。

『相應部』的「梵天相應」,『中部』的『聖求經』等,也都說到了緣起與涅槃──二種甚深。涅槃甚深,緣起怎樣的與之相應呢?依緣起的「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闡明生死的集起﹔依緣起的「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顯示生死的寂滅──涅槃。

緣起是有為,是世間,是空,所以修空(離卻煩惱)以實現涅槃﹔

涅槃是無為,是出世間,也是空──出世間空性。

『雜阿含經』在說這二種甚深時,就說:「說賢聖出世空相應緣起隨順法」。「出世空相應緣起隨順法」,透露了「空」是依緣起而貫徹於生死與涅槃的。這雖是說一切有部所傳,但是值得特別重視的!(<<空之探究>>p.8 ~ p.9)

 

緣起的世間法,如幻、如化﹔

出世的涅槃,「受諸因緣故,輪轉生死中,不受諸因緣,是名為涅槃」,也是依緣起的「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而成立。(<<空之探究>>p.229)

多聞思版主

 成佛之道增注本》217頁提到了不一不異的中道、不常不斷的中道、不有不無的中道,不禁聯想起龍樹菩薩《中論》歸敬頌的八不:「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成佛之道增注本》217頁提到了三組六不,另一組即是不來不出的中道。謹節錄《空之探究》211頁的一段文以為參考:

不來不出的中道,如『雜阿含經』說:「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除俗數法,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中道的不生不滅,『阿含經』約無為──涅槃說。涅槃是苦的止息、寂滅,在『阿含經』中,是依緣起的「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而闡明的。

多聞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