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印順佛學的史學與哲學性格

印順佛學的史學與哲學性格
印順法師不只是個佛教學者,亦是一佛教思想家;他的佛學研究除了可以看到史學的一面,也可以見到哲學的一面。

 
歷史研究重於實事求是,以史料文證來推斷發言(或「斷言」),然而宗教信仰只根據史實是不夠的,容易忽略現實世間外超越性的理想與願景。
 
印順法師重視史學但又不全然只依史學,重視哲學但又不輕忽史學。如他不認同「愈古愈真」,認為其忽略了佛法真義在後期中更為發揚光大,而「愈古愈真」顯然是從史學觀點下的宣稱。
 
在此同時,印順法師也不接受「愈後愈圓滿」之說,因為「愈後愈圓滿」脫離了史實認知,而易於「高推聖境」、「擬議圓融」,純然從哲學的想像來說玄妙、判圓滿(如天台、華嚴之「圓教」)。
 
此外,史學性格往往落於保守拘謹(此與聲聞性格接近),而哲學性格通常天馬行空(尤其是帶有文學性、宗教性/藝術性的哲學),印順法師則試著在史學與哲學、教史與教義/教理兩者間取得平衡並相互制衡。
 
面對「大小之爭」或者上座部佛教與傳統中國佛教之「兩極化」的見解,印順法師「不即不離」,展現出「離於兩邊,說於中道」的中觀學立場,這正也是印順佛學詮釋獨到而深刻之所在。


ge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