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四五

四五(9);   一三六八(五九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塚間。時給孤獨長者,有小因緣,至王舍城,止宿長者舍。夜見長者告其妻子、僕使、作人言:「汝等皆起,破樵燃火,炊飯作䴵,調和眾味,莊嚴堂舍」。給孤獨長者見已,作是念:今此長者何所為作?為嫁女、娶婦耶?為請賓客、國王、大臣耶?念已,即問長者:「汝何所作?為嫁女、娶婦?為請賓客、國王、大臣耶」?時彼長者答給孤獨長者言:「我不嫁女、娶婦,亦不請呼國王、大臣,唯欲請佛及比丘僧,設供養耳」。時給孤獨長者聞未曾聞佛名字已,心大歡喜,身諸毛孔,皆悉怡悅。問彼長者言:「何名為佛」?長者答言:「有沙門瞿曇,是釋種子,於釋種中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為佛」。給孤獨長者言:「云何名僧」?彼長者言:「若婆羅門種,剃除鬚髮,著袈裟衣,信家非家而隨佛出家,或剎利種,毘舍種,首陀羅種善男子等,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彼佛出家而隨出家,是名為僧。今日請佛及現前僧,設諸供養」。給孤獨長者問彼長者言:「我今可得往見世尊不」?彼長者答言:「汝且住此,我請世尊來至我舍,於此得見」。

時給孤獨長者,即於其夜,至心念佛,因得睡眠。天猶未明,忽見明相,謂天已曉,欲出其舍,行向城門。至城門下,夜始二更,城門末開。王家常法,待遠使命來往,至初夜盡,城門乃閉;中夜已盡,輒復開門,欲令行人早得往來。爾時、給孤獨長者見城門開,而作是念:定是夜過,天曉、門開、乘明相出於城門。出城門已,明相即滅,輒還闇冥。給孤獨長者心即恐怖,身毛為豎,得無為人及非人,或姦狡(10)人恐怖我耶?即便欲還。爾時、城門側有天神住,時彼天神即放身光,從其城門至寒林丘塚間,光明普照。告給孤獨長者言:「汝且前進,可得勝利,慎勿退還」!時彼天神即說偈言:「善良馬百匹,黃金滿百斤,騾車及馬車,各各有百乘,種種諸珍奇,重寶載其上,宿命種善根,得如此福報。若人宗重心,向佛行一步,十六分之一,過前福之上。

是故長者!汝當前進,慎勿退還」!即復說偈:「雪山大龍象,純金為莊飾,巨身長大牙,以此象施人, 不及向佛福,十六分之一。

是故長者!當速前進,得其大利,非退還也」。復說偈言:「金菩闍國女,其數有百人,種種眾妙寶,瓔珞具莊嚴,以是持施與,不及行向佛,一步之功德,十六分之一。

是故長者!當速前進,得其勝利,非退還也」。時給孤獨長者問天神言:「賢者!汝是何人」?天神答言:「我是摩頭息揵大摩那婆,先是長者善知識。於尊者舍利弗、大目揵連所起信敬心,緣斯功德,今得生天,典此城門。是故告長者:但當進前,慎莫退還,前進得利,非退還也」。時給孤獨長者作是念:佛興於世,非為小事。得聞正法:亦非小事。是故天神勸我令進,往見世尊。時給孤獨長者尋其光明,逕至寒林丘塚間。爾時、世尊出房,露地經行。給孤獨長者遙見佛已,即至其前,以俗人禮法,恭敬問訊:「云何世尊,安隱臥不」?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婆羅門涅槃,是則常安樂,愛欲所不染,解脫永無餘。斷一切希望,調伏心熾燃,心得寂止息,止息安隱眠」。

(11)爾時、世尊將給孤獨長者往入房中,就座而坐,端身繫念。爾時、世尊為其說法,示教、照喜已。世尊說諸法無常,宜布施福事,持戒福事,生天福事。欲味,欲患,欲出遠離之福。給孤獨長者聞法(已),見法,得法,入法,解法,度諸疑、惑,不由他信,不由他度,入正法律,心得無畏。即從座起,正衣服,為佛作禮,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已度,世尊!已度,善逝!我從今日,盡其壽命,歸佛、歸法、歸比丘僧,為優婆塞,證知我」!爾時、世尊問給孤獨長者:「汝名何等」?長者白佛:「名須達多。以常給孤貧辛苦故,時人名我為給孤獨」。世尊復問;「汝居何處」?長者白佛言:「世尊!在拘薩羅人間,城名舍衛,唯願世尊來舍衛國,我當盡壽供養──衣被、飲食、房舍、床臥、隨病湯藥」。佛問長者:「舍衛國有精舍不」?長者白佛:「無也,世尊」!佛告長者:「汝可於彼建立精舍,令諸比丘往來宿止」。長者白佛:「但使世尊來舍衛國,我當造作精舍、僧房,令諸比丘往來止住」。爾時、世尊默然受請。時長者知佛世尊默然受請已,從座起,稽首佛足而去。

四六(12);   一三六九(五九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給孤獨長者疾病命終,生兜率天,為兜率天子。作是念:我不應久住於此,當往見世尊。作是念已,如力士屈申臂頃,於兜率天沒,現於佛前,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時給孤獨天子身放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給孤獨天子而說偈言「於此祇桓林,仙人僧住止,諸王亦住此,增我歡喜心。深信淨戒業,智慧為勝壽,以此淨眾生,非族姓、財物。大智舍利弗,正念常寂默,閑居修遠離,初建業良友」。

說此偈已,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其夜過已,入於僧中,敷尼師壇,於眾前坐。告諸比丘:「今此夜中,有一天子,容色絕妙,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於此祇桓林,仙人僧住止,諸王亦住此,增我歡喜心。深信淨戒業,智慧為勝壽,以此淨眾生,非族姓、財物。大智舍利弗,正念常寂默,閑居修遠離,初建業良友」。

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世尊所說,給孤獨長者生彼天上,來見世尊。然彼給孤獨長者,於尊者舍利弗極相敬重」。佛告阿難:「如是,如是。阿難!給孤獨長者生彼天上,來見於我」。爾時、世尊以尊者舍利弗故,而說偈言:「一切世間智,唯除於如來,比舍利弗智,十六不及一。如舍利弗智,天人悉同等,比於如來智,十六不及一」。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七(13);   一三七〇(五九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曠野精舍。時有曠野長者疾病命終,生無熱天。生彼天已,即作是念:我今不應久於此住,不見世尊。作是念已,如力士屈申臂頃,從無熱天沒,現於佛前。時彼天子天身委地,不能自立,猶如酥油委地,不能自立。如是彼天子天身細軟,不自持立。爾時、世尊告彼天子:「汝當變化作此麤身而立於地」。時彼天子即自化形,作此麤身而立於地。於是天子前禮佛足,退坐一面。爾時、世尊告手天子:「汝手天子,本於此間為人身時,所受經法,今故憶念不悉忘耶」?手天子白佛言:「世尊!本所受持,今悉不忘。本人間時有所聞法,不盡得者,今亦憶念。如世尊善說,世尊說言:若人安樂處,能憶持法,非為苦處,此說真實。如世尊在閻浮提,種種雜類,四眾圍遶而為說法,彼諸四眾聞佛所說,皆悉奉行,我亦如是,於無熱天上,為諸天人大會說法,彼諸天眾悉受修學」。佛告手天子:「汝於此人間時,於幾法無厭足故,而得生彼無熱天中」?手天子白佛:「世尊!我於三法無厭足故,身壞命終,生無熱天。何等三法?我於見佛無厭足(14)故,身壞命終,生無熱天,我於聞(15)法無厭足故,生無熱天;供養眾僧無厭足故,身壞命終,生無熱天」。時手天子即說偈言:「見佛無厭足,聞法亦無厭,供養於眾僧,亦未曾知足。受持賢聖法,調伏慳著垢,三法不知足,故生無熱天」。

時手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四八(16);   一三七一(五九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無煩天子,容色絕妙,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生彼無煩天,解脫七比丘,貧、瞋恚已盡,超世度恩愛。誰度於諸流,難度死魔軍?誰斷死魔縻,永超煩惱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尊者優波迦,及波羅揵荼,弗迦羅娑梨,跋提、揵陀疊,亦婆休難提,及波毘瘦㝹,如是等一切,悉皆度諸流。斷絕死魔縻,度彼難度者,斷諸死魔縻,超越諸天軛。說甚深妙法,覺悟難知者,巧便問深義,汝今為是誰」?

時彼天子說偈白佛:「我是阿那含,生彼無煩天,故能知斯等,解脫七比丘,盡貪欲、瞋恚,永超世恩愛」。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眼、耳、鼻、舌、身,第六意入處,若彼名及色,得無餘滅盡。能知此諸法,解脫七比丘,貪有悉已盡,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鞞跋楞伽村,我於彼中住,名難提婆羅,造作諸瓦器,迦葉佛弟子,持優婆塞法,供養於父母,離欲修梵行,世世為我友,我亦彼知識。如是等大士,宿命共和合,善修於身心,持此後邊身」。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如是汝賢士,如汝之所說,鞞跋楞伽村,名難提婆羅,迦葉佛弟子,受優婆塞法,供養於父母,離欲修梵行,昔是汝知識,汝亦彼良友。如是諸正士,宿命共和合,善修其身心,持此後邊身」。

佛說此經已,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四九(17);   一三七二(五九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此世多恐怖,眾生常惱亂,已起者亦苦,未起亦當苦,頗有離恐處,唯願慧眼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無有異苦行,無異伏諸根,無異一切捨,而得見解脫」。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五〇(18);   一三七三(五九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云何諸眾生,受身得妙色?云何修方便,而得乘出道?眾生住何法?為何所修習?為何等眾生,諸天所供養」?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持戒明智慧,自修習正受,正直心繫念,熾燃憂悉滅,得平等智慧,其心善解脫。斯等因緣故,受身得妙色,成就乘出道,心住於中學,如是德備者,為諸天供養」。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常驚恐、顏色,羅吒國估客,輸波羅、須達,須達多生天,首長者生天,又有無煩天)(19)

註解:

[註 21.009]『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八經。『別譯』一八六經。

[註 21.010]「狡」,原本作「姣」,依聖本改。

[註 21.011]以下『相應部』缺。

[註 21.012]『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〇經。『別譯』一八七經後文。『中部』(一四三)『教給孤獨經』後分。『增壹阿含經』(五一)「非常品」八經後分。

[註 21.013]『增支部』「三集」一二五經。『別譯』一八八經。

[註 21.014]「足」,原本缺,依元本補。

[註 21.015]「聞」,原本作「佛」,依元本改。

[註 21.016]『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四經。『別譯』一八九經。

[註 21.017]『相應部』(一)「天子相應」一七經。『別譯』一八一經。

[註 21.018]『別譯』一八二經。

[註 21.019]攝頌見『別譯』卷九(大正二‧四四三上)。次第小異。


book | about seo